我不會為「口袋婆婆」淚流滿面(圖)

2017-12-7 09:45 作者: 呼蘭胖子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81歲蔣貴英,在成都街頭拾荒十餘年,被稱為;;「口袋婆婆;;」。(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12月7日訊】這兩天,好多官媒,包括那個環球時報都在炒作一個;;「英雄;;」——;;「口袋婆婆;;」。這是怎麼回事兒呢?我們先看看新聞:81歲蔣貴英,在成都街頭拾荒十餘年,被稱為;;「口袋婆婆;;」。女兒6歲患腦膜炎癱瘓,女婿胃癌離世後,養活女兒和外孫的重擔,全落在蔣婆婆肩上。有人讓她推著女兒出去討錢,被蔣婆婆果斷拒絕:;;「太丟人了。;;」就這樣,她硬是靠自己的雙手撐起全家。

這些官媒在炒作;;「口袋婆婆;;」的時候,用盡了各種煽情的語言,說;;「口袋婆婆;;」弄哭了整個朋友圈、還說她是什麼;;「英雄;;」。說實話,看到這些官媒在無所不用其極的煽情,我不但沒哭,反而有深深的恥辱感。這個國家不是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嗎?不是滿世界援助嗎?怎麼到了自己的國民這裡就沒人管啦?

這位母親,現在已經81歲了,自己都應該是需要別人照顧的年齡了,現在卻要靠拾荒撐起一個家庭所有的不幸。她的女兒癱瘓多年,這麼多年就一直沒有社會救助?殘聯呢?紅十字呢?婦聯呢?如果說,這些機構不知道,街道辦總知道吧?

不知道為什麼,這位蔣婆婆讓我想起了另一起悲劇中的主角,那就是發生在廣州的一件事,83歲的黃婆婆殺了自己的小兒子,這是怎麼回事?原來,今年5月9日,黃婆婆在家中將約60粒安眠藥餵食給46歲的小兒子,然後用棉墊摀住其面部,再用絲巾勒住其脖子致其死亡。俗話說,虎毒不食子,黃婆婆為什麼殺了自己的親生骨肉?原來,黃婆婆的小兒子早產出生被確診大腦發育不良及軟骨症,不會說話,生活不能自理,後大腦衰退加快,長期臥床長肉瘡,很痛苦。黃婆婆照顧他很辛苦,因擔心先他離世,產生了讓他在沒有知覺的情況下弄死他的念頭。黃婆婆稱被害人僅一個哥哥,她不能把那麼重的責任給大兒子。越秀法院判決黃某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雖觸犯法律構成犯罪,但其悲可憫,其情可宥;;」。為什麼我會想到黃婆婆這件事兒?因為我擔心,如果有一天蔣婆婆堅持不下去了,會不會也走上黃婆婆的悲劇道路?

正常的社會,對特殊的殘障人群都應該有特殊的福利政策,在醫療、住房、食品等方面都有完善的保障,可是,在我們這個號稱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制度下,像蔣婆婆女兒和黃婆婆兒子這樣的高等級殘障人群根本得不到社會的任何照顧。而這樣的殘障人群在美國,從診斷之日到3歲,有完全免費的;;「家庭支援;;」與;;「早期干預;;」;從3歲至6歲學齡前階段,由政府埋單上公立學校,任何學校不得拒收,還有義工上門協助服務;6歲至18歲的義務教育階段,政府每年為殘障孩子家庭保障4萬美元的;;「特殊兒童補貼;;」,而且上公立學校全部免費,還有配套的;;「支持就業;;」和;;「福利工廠;;」;18歲之後,家長根本不需要再責任,他們完全由專門的群體保護負責,進入福利公寓直到死亡。在美國,家長不會因生養了一個殘障孩子而增加經濟負擔,更不會;;「毀;;」了自己的一生。

其實,不僅僅是美國,歐洲、日本等國家對於殘障人群的福利政策也是完善的。跟我們一水之隔的兄弟臺灣,人家在這方面做得也是非常的好,我記得有次聚會,大家談起臺灣為什麼有那麼多殘障人士?有個臺灣的記者朋友說:大陸不是沒有殘障人士,而是他們根本出不了門。大家都表示疑惑,他進一步解釋道:在大陸,重度殘疾者只能靠家人照顧生存,除非去醫院時外出,絕大多數時間躺在病床上,根本出不了門;稍輕一點的,因為社會歧視,他們不敢出門。最重要的是,大陸基礎設施有問題,比如一個坐輪椅的殘疾人出門,電影院有台階、商場有台階、銀行有台階……對於截癱的普通輪椅族來講,任何一個5CM以上的高度的台階都是快步過去的門檻。雖然今年來修了一些無障礙通道,那也是遠遠不夠,至於盲道被佔用等現象那更是屢見不鮮。他的一席話,叫大家很是鬱悶。臺灣的財政收入似乎比深圳還少,還有軍隊要養,人家為什麼能做到在法律上和保障體繫上對殘障人士的保護那麼好呢?其實,這涉及到一個政府的執政理念問題。

這事兒如果發生在歐美國家會怎麼樣?我想一定是個巨大的醜聞,不僅歐美的媒體會天天報導此事,咱們的官媒也會大肆炒作。但是,發生在中國,你看不到任何的官員為此負責,反倒是看到官媒在煽情,在誘導人們留下同情的眼淚。有些官媒甚至把這事兒當成一個所謂的正能量典型在宣傳,說什麼;;「這是個有志氣的婆婆,願你被生活溫柔以待;;」,這種宣傳手段真是令人噁心。作為媒體,國家的社會保障體系出了問題你們不去反思,不去推動社會保障體系的完善,反而玩煽情,搞什麼正能量,真是讓人受不了。所以,他們說整個朋友圈都在為蔣婆婆哭,完全是扯淡,估計整個朋友圈看到這樣的新聞憤怒的更多一些吧?

在社會保障方面,中國什麼時候;;「和國際接軌;;」?當社會保障、醫療、教育方面全面落後於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上百年,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在那兒?中國這麼龐大的稅收,三公消費少一點,對外援助少一點,什麼保障體系建立不起來?新聞聯播天天喊全國人民很幸福,問題是,人民的幸福何在?黃婆婆將婆婆這樣的家庭幸福何在?這麼虛假的幸福有何意義?對於蔣婆婆和黃婆婆這樣的人來說,生活從來沒有容易二字,還說什麼;;「所有的善良被溫柔對待;;」,官媒說這種話的時候自己不覺得臉上發燒嗎?不過,現在我們應該為蔣婆婆竊喜,她是生活在程度,假如生活在北京,她是不是這次被;;「清退;;」的對像?

一個社會如果不能建立起對蔣婆婆女兒這種高等級殘障人士的完善保障制度,政府不對這樣的殘障人士有所作為,卻讓一個八十一歲的婆婆拾荒養活她,然後再把蔣婆婆樹立成;;「勵志;;」典型,這樣的社會是變態的,所有為這位老人感動的;;「愛心;;」人士也都是無恥的。

所以,我不會為就;;「口袋婆婆;;」淚流滿面,因為我羞恥,因為我憤怒,因為我負能量。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