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怪胎 一份令人脊背發涼的黑名單(組圖)

2018-01-08 05:22 作者: 陳秋穎

手機版 简体 1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當局推出的「社會信用體系」被批為「社會怪胎」
中共當局推出的「社會信用體系」被批為「社會怪胎」(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1月8日訊】(看中國記者陳秋穎綜合報導)中共當局計畫於2020年啟動「社會信用體系」,為了推進這一系統,大陸當局已多次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目前,已有逾700萬人登上這份黑名單,只要登上這份名單就將變成「二等公民」,處處受到歧視。

墮入黑名單的資深新聞業者

《法廣》引述《加拿大環球郵報》報導,經常在微博指控高幹腐敗,揭露他們罪行的資深新聞從業員劉虎在2017年初發現,自己墮入了中共用來監控人民並無孔不入的「社會信用系統」黑名單。被列入黑名單後的劉虎,不能訂機票,不能買房子,不能申請銀行貸款……

值得注意的是,被列入黑名單前,劉虎沒有收到任何通知,「沒有任何檔案,沒有警察逮捕令,沒有任何官方的通知,他們就這樣切斷我過去有權所享用的一切。最令人不寒而慄的就是你根本束手無策,你不能向任何人投訴,你就是這樣的無助。」劉虎說。

據悉,劉虎曾任職於廣州《新快報》,長年來,在微博指控高幹腐敗,揭露他們的罪行。劉虎曾經實名舉報多名省部級官員,包括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陝西省公安廳廳長杜航偉等。此舉也使得劉虎身處中國的言論審查邊緣。

2013年8月,劉虎被警方帶走拘留,同年底,劉虎被當局以「捏造和散播謠言」罪名起訴。2015年,劉虎被控告損害名譽,法院判決要求劉虎在其騰訊微博首頁置頂位置刊登道歉聲明,否則法院將公布判決文件,費用由劉虎負擔。

當時,劉虎的微博有74萬個粉絲,他拒絕道歉,只願意付款。但劉虎在積極履行判決確定的給付金錢義務後,卻被承辦法官李欣指沒有執行微博發布道歉內容。

據劉虎於去年9月中旬發布的文章,他先後通過與執行法官交涉,控告執行法官,提出執行異議申請等方式維權,無一奏效。

至今,劉虎仍在黑名單上。

逾700萬人登上黑名單

給劉虎帶來困境的是中共當局推動的「社會信用體系」計畫。《加拿大環球郵報》指出,這個系統給中國每一個人評分。不像西方社會以一個人的財務信用為評級標準,中國的評分標準屬於全覆蓋,將一個人完全「數字化」。

報導指出,當今世上,只有中國政府試圖將現代科技用於人民的行為監控,中國此舉是新型極權主義的典範。

逾700萬人登上「社會信用」黑名單
逾700萬人登上「社會信用」黑名單(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據《華爾街日報》去年末的一篇報導,為了推進這一系統,大陸當局已多次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登上黑名單的人不僅被點名羞辱,而且禁搭飛機和高鐵,有些地方政府甚至在公布欄上貼出失信者的照片、全名和地址。在2017年前,上述懲罰措施已逾7百萬件。

通過審閱黑名單上數十個個案,《加拿大環球郵報》發現,有一個女子只不過是個小女孩就已被列入黑名單,另外有個男人因為偷了幾包香菸而名列榜上,報導認為,這顯示出這個剛剛成形的系統傾向於寧枉勿縱。

人們尚未意識到的「社會怪胎

中共當局的這項計畫預計於2020年全面實施,當局聲稱,實施後會讓國家變得「更誠實和可以信賴」。值得注意的是,誰來管理這個系統,被評分者能否提出異議,甚至系統本身是否合法,都還沒有明確說法。

《華爾街日報》認為,很明顯的,中國政府希望讓官僚僅憑瑣事即可嚴限人民權利。《德國之聲》去年末的報導引述德國維爾茨堡大學漢學教授Björn Alpermann強調,從全國性計畫和地方試點項目顯示,這是一個涉及方方面面的非常全面的信息收集系統。

《新蘇黎世報》上週五刊發的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員Mareike Ohlberg撰寫的客座評論《一次說謊——處處受限!》,將中國的信用體系比做「社會怪胎」。

文章指出,這個「怪胎」將造成「超出常規的嚴厲懲罰,子女無辜受牽連,個人名譽徹底毀滅……」但大多數人還完全沒有領悟這個體系意味著什麼,「等到大多數中國人切身感受到它的威力時,也許再有公民抗議也無濟於事了。因為參加這樣的示威肯定會導致大扣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