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百萬炫富女律師 故事好笑又有點傷感(組圖)

2018-01-13 09:58 作者: 遇言不止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追求時尚,巨額消費是福?是禍?(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月13日訊】近日,盈科深圳律所的一位漂亮女律師在微博上火了。據這位張姓小姐姐本人稱,她畢業於北大,是亞洲第一大律師事務所盈科的合夥人,負責商務諮詢,每小時收費3600。有人在微博上貼出了張小姐的微信截圖——「記一次美簽經歷」,以及「電梯中的隨想」。

「剛花五萬在巴黎買的新款包包真不放心交給簽證處門口的大媽保管」

「我抬起戴了卡地亞手錶手鐲的那隻手撩撩頭髮看看表」

「穿了平時開庭穿的整套巴寶莉襯衫西服,香奈兒13寸(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在等待時將羊毛大衣搭在手腕上,偶爾看下卡地亞的表」

「我抖抖手腕,整整巴寶莉羊毛西服的衣領」


(以下皆為網路圖片)

原本想劃劃重點,看完她的朋友圈都劃不出重點了,全篇都是她的卡地亞、2萬多的婚紗,和她Burberry的羊毛西服......

渾身是戲的敘事中穿雜著一大串目不暇接的品牌標籤,塑料公主的名媛夢一眼望穿。在如今,這種小時代式的行文注定是要遭到群嘲的。畢竟,近年來大夥都精乖了,連郭敬明自己也不好意思有失風格的使蠻力炫富了。

看看人家這兩萬起的婚紗。

稍後,無所不能的吃瓜群眾將妹子的身家背景扒了個底朝天,連閑魚賬戶都翻了出來(論實名的風險)。已爆出的情況是,張小姐是北大的函授生,兩年前拿到的律師執照,不符合律所合夥人條件,在二手網站上買賣衣物,被停過信用卡。此外,雖然律政界不乏月薪百萬的「大碗」,但據盈科出身的員工反映,實習律師的工資十分微薄,即便拿到執照,頭幾年也未必能積攢下足夠的客戶,張小姐提到的月消費5萬較為可疑。

由此看來,張小姐的日子恐怕並非如同表面所說的那樣風光,現在又被爆出頭銜造假,學歷注水,行事疏漏,前途也是堪憂啊。

頭銜造假,學歷注水已經收到廣東律師協會的「邀請」了。

人生,總比我們預想的要慘淡一些

去年日劇《東京女子圖鑒》播出時引發了眾多國人女性的共鳴。這部一直提問、不斷反省、價值多元、沒有結論的電視劇令每一位奮鬥在北上廣深的女孩心有慼慼。

與家住鄉下,嚮往東京的綾一樣,張小姐通過杜拉拉和郭敬明對繁華都市中的白領生活充滿憧憬,她至今仍然在關心小四又買了些什麼,用了些什麼,對能彰顯身份的標籤十分看重,上網註冊全部使用職位 + 真名。在大家年輕的時候,或許激勵你向上攀爬的動力並不高尚,只是一種純粹的慾望。

在微博上也說過老是關注郭敬明買了什麼,穿了什麼,用了什麼。

看到綾出走、搬家、升職,一步一步成為職場精英,我們欽佩。看到綾分期付款,不惜支付高利貸買下一件禮服裙,我們嘆惋。

看到張小姐函授、自考、4年後終於考到律師執照,我們唏噓。看到張小姐在二手網站買賣朋友圈中晒出的奢侈品,我們沉默。

綾說,不想一輩子待在秋田鄉下,想要做大都會中的時髦女性。張小姐說,08年時自己還是鄉村殺馬特,非主流,只知道LV,後來「進化」到去東京買限量款,再後來是去巴黎買香奈兒。

在現代社會的層層鄙視鏈中,人們以消費符號為基礎建立價值共同體,實現自我認同和身份建構。然而,戲裡戲外,消費主義最終難免帶有悲觀的意味。

綾無法通過一件高價禮服而打破與富二代男友之間的階級壁壘。為了物質享受,她任由三個不靠譜的男人啃噬了太多的光陰,當衣服包包垂手可得之時,真心反而成了奢侈品。

而張小姐呢,投入不菲、苦心經營的高大上人設如今成了全網的笑料。更要命的是,作為律師,這次的失足怕是要斷送她的職業生涯。


《東京女子圖鑒》劇照(視頻截圖)

翻了翻張小姐的微博,其實這姑娘除了膚淺、愛現,本質並不討厭(這麼心眼兒不在線的妹子能壞到哪去呢),甚至還有點小可愛。比如會一邊吐槽一邊懷念長的像「土狗」的前男友;為小龍蝦之死抄寫《心經》;還有讓我笑了半宿的這一段「霸道總裁就是我」:

「做夢喜歡上一個皇子,幫他奪了王位。後來他被突厥俘虜,我另立新君。他被放回來時,沒有問能否復位,只是問我還愛不愛他。」

妹子啊,你這麼逗,你的客戶知道嗎?

原本看笑話的網友們,現在都在說:

「笑完有點傷感,這姑娘讓人想到自己,在我們不堪回首的QQ空間中,何嘗不是同樣中二、奇葩、虛榮過。」

年少無知的時候,我們多少都痴信過奢侈品所帶來的身份認同和心理安撫,隨著閱歷增長,有人已經逃出生天,謹言慎行,有人則還深陷其中,執迷不悟。

奢侈品並不能點亮我們慘淡的人生。這個似曾相識的故事,莫泊桑在130年前就已經寫過了。那篇小說叫做《項鏈》,女主角瑪蒂爾德是個渴望進入上流社會的漂亮姑娘,她曾說:

世上最教人丟臉的,就是在許多有錢的女人堆裡露窮相。最終,為了一條不丟臉的鑽石項鏈,她付出了半輩子的代價。

一百年之後,社會變了,時代更迭,同樣的故事卻一直在上演。

消費主義是為中產階級而設的陷阱

雙11、雙12、618、520,電商造節運動已經持續了好幾年。《好看的女孩都自帶燒錢屬性》、《會花錢的姑娘才會賺錢》、《如何讓月入5千看起來像月入5萬》......

每天,我們都能在營銷號上看到這些10萬+的文章。各路時尚博主和品牌廣告都在告訴你,消費是對自己的獎賞,你配得上更好的物質,包包和鞋子的搭配不能錯,口紅的系列和色號很重要。

從地鐵到電梯,從電視到微信,目所能及的各個角落都是:買吧,買吧,剁手有理!購買了這個Logo,你就會獲得相應的階級標籤,擁有了這張門票,你就能變成更好的自己,捨得給自己花錢,你就是自強自立的女人。

這不止是一隻手袋、一瓶面霜、一雙鞋子,更是人生轉折點的信物。

消費主義擅長的,正是創造消費的「正義性」和緊迫性。而新時代的消費主義更是精妙的裹挾了「獨立女性」這個標籤,來看一下咪蒙教主的標題:

捉姦的時候,該塗什麼口紅?

口紅我自己買,你給我愛情就好!

口紅這麼純潔的事,不要被愛情沾侮了。

明明是口紅的軟文,帶給你的感覺卻是:我有錢、我自立、我不懼。天空任鳥飛,只要買了這支300塊的口紅,我就是勢均力敵的存在,能夠掌控自己的人生。

在推廣迪奧的一款口紅時,咪蒙是這樣寫的:

撕X、捉姦必須用這隻口紅啊!如果你20歲以後還沒有一隻正紅色的唇膏,那未來的人生可能會過得很艱難。

在推廣Christian Louboutin的限量款時,咪蒙更是直接了當的告訴你:

買它就是為了滿足虛榮而裝X,它的存在價值就在於在朋友圈中拉仇恨。

這種價值觀,與其說是女性精神的逆襲,不如說是另一種畸形文化的崛起。打著平等、獨立的大旗,教唆女性放縱自己的慾望。

2016年,雙11時天貓在微博上打出了三觀極不正確的標語:「沒有一個姑娘因為買買買而貧窮,特別是好看的姑娘」。其所推行的觀念正是一個世紀前瑪蒂爾德所認同的:她覺得自己本是為了一切精美的和一切豪華的事物而生的。

消費主義的本質是暗示自我物化與物化他人,既助長了男權對女性的物化,反過來也誘使女性物化自我。叔本華說,慾望是左右搖晃的鐘擺,到達了一個滿足的頂點後便迅速下跌,需要新的一輪投餵。十幾,二十歲正是被慾望浸泡的年紀,沒有被物質高高舉起過的姑娘難免陷入這個痛苦的輪迴。

瑪蒂爾德、綾、張小姐,都是本性不壞,只是有點小虛榮的普通姑娘。瑪蒂爾德為了償還借債辛苦勞作了十年,終於能夠心平氣和的面對自己的有錢朋友。綾翻過一山又一山,千帆過盡,鬥志不減。張小姐通過函授、完成律考,進入知名公司。

這本來是三個勵志的故事,只是,故事裡的主人翁們為她們的「項鏈」付出的太多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