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道陵對弟子設下的七道考驗 哪項最難?(圖)

2018-02-12 19:22 作者: 尹仙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不是仙家盡虛妄,從來難得道心堅。(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世人開口說神仙,眼見何人上九天?

不是仙家盡虛妄,從來難得道心堅。

山中諸弟子曉得真人張道陵法力廣大,只有王長一人,私得其傳。紛紛議論,盡疑真人偏向,有吝法之心。真人曰:「爾輩俗氣未除,安能遺世?……明年正月七日午時,有一人從東方來,方面短身,貂襲錦襖,此乃真正道中之人,不弱於王長也。」諸弟子聞言,半疑不信。

到來年正月初七日,半正午,真人乃謂王長曰:「汝師弟至矣,可使人如此如此。」王長領了法旨,步出山門,望東而看,果見一人來至。衣服狀貌,一如真人所言,諸弟子暗暗稱奇。王長私謂諸弟子曰:「吾師將傳法於此人,若來時,切莫與通信;更加辱罵,不容入門;彼必去矣。」諸弟子相顧,以為得計。那人到門,自稱姓趙,名升,吳郡人氏,慕真人道法高妙,特來拜謁。諸弟子回言,「吾師出遊去了,不敢擅留。」趙升拱立伺候,眾人四散走開了。到晚,逕自閉門不納。趙升乃露宿於門外。

趙升欲拜真人為師接第一試

次日,諸弟子開門看時,趙升恢前拱立,求見師長。諸弟子曰:「吾師甚是私刻,我等伏侍數十年,尚無絲毫秘訣傳授,想你來之何益?」趙升曰:「傳與不傳,惟憑師長。但某遠路而來,只願一見,以慰乎生仰慕耳。」諸弟子又曰:「要見亦由你,只吾師實不在此。知他何日還山?足下休得痴等,有誤前程。」趙升曰:「某之此來,出於積誠。若真人十日不歸,願等十日;百日不來,願等百日。」眾人見趙升這位數日,並不轉身,愈加厭惡。漸漸出言侮慢,以後競把作乞兒看待,惡言辱罵。趙升愈加和悅,全然不校。每日,只於午前往村中買一餐,吃罷,便來門前伺候。晚間,眾人不容進門,只就階前露宿,如此四十餘日。

諸弟子私相議論道:「雖然辭他不去,且喜得瞞過師父,許久尚不知覺。」只見真人在法堂鳴鐘集眾,曰:「趙家弟子到此四十餘日,受辱已足了,今日可召人相見。」眾弟子大驚,才曉得師父有前知之靈也。王長受師命,去喚趙升進見。趙升一見真人,涕泣交下,叩頭求為弟子。真人已知他真心求道,再欲試之,過了數日,差往田舍中,看守黍苗。

遇美女再碰第二試

趙升奉命來到田邊,只有小小茅屋一間,四圍無倚,野獸往來極多。趙升朝暮伺候趕逐,全不懈怠。忽一夜,日明如晝。趙升獨坐茅屋中,只見一女子,美貌非常。走進屋來,源源道個萬福。說道:「妾乃西村農家之女,隨伴出來玩月。因往田中小解,失了伴侶,追尋不著,迷路至此。兩足走得疼痛,寸步難移,乞善士可憐,容妄一宿,感恩非淺。」趙升正持推阻,那女子逕往他床鋪上,倒身睡下。口內嬌啼宛轉,只稱腳痛。趙升認是真情,沒奈何,只得容他睡了。自己另鋪些亂草,和衣倒地,睡了一夜。

次日,那女子又推腳痛,故意不肯行走,撤嬌撤痴的要茶要飯。趙升只得管顧他。到晚來,先自脫衣上鋪,央趙升與他扯披加衣。趙升心如鐵石,見女子著邪,連茅屋也不進了,只在田膛邊露坐到曉。至第四日,那女子已不見了,只見牆上,題詩四句,道是:

美色人皆好,如君鐵石心。

少年不作樂,辜負好光陰。

字畫柔媚,墨跡如新。趙升看罷,大笑道:「少年作樂,能有幾時?」便脫下鞋底,將字跡撻沒了。

見金逢虎連闖第三、四試

光陰茬苗,不覺春去秋來。趙升奉真人之命,擔了樵斧,去山後砍柴。偶然砍倒一株枯松,去得力大,唿喇一聲,松根進起。趙升將雙手拔起松根,看時,下面顯出黃燦燦的一窖金子。忽聽得空中有人云:「天賜趙升。」趙升想道:「我出家之人,要這黃金何用?況且無功,豈可貪天之賜?」便將山土掩覆。收拾了柴擔,覺得身子睏倦,靠石而坐,少憩片時。忽然狂風大作,山凹裡跳出三隻黃斑老虎。趙升安坐不動,那一隻虎攢著趙升,咬他的衣服,只不傷身。趙升全然不懼,顏色不變,謂虎曰:「我趙升生平不作昧心之事,今棄家人道,不遠千里,來尋明師,求長生不死之路。若前世欠你宿債,今生合供你啖嚼,不敢畏避;如其不然,便可速去,休在此篙惱人。」一虎聞言,皆弭耳低頭而去。趙升曰:「此必山神道來試我者。死生育命,吾何懼哉!」當日荷柴而歸,也不對同輩說知見金、逢虎之事。

償絹不吝、被誣不辯過第五試

又一日,真人吩咐趙升往市上買絹十匹。趙升還值已畢,取絹而歸。行至中途,忽聞背後有人叫喊云:「劫絹賊慢走!」趙升回頭看時,乃是賣絹主人,飛奔而來,一把扯住趙升,說道:「絹價一些未還,如何將我絹去?好好還我,萬事全體!」趙升也不爭辯,但念:「此絹乃吾師欲用之物,若還了他,如何回覆師父?」便脫下貉襲與絹主,准其絹價。絹主尚嫌其少,又脫錦襖與之,絹主方去。趙升持絹獻上真人。真人間道:「你身上衣服,何處去了?」趙升道:「偶然病熱,不曾穿得。」真人嘆曰:「不吝己財,不談人過,真難及也。」乃將布袍一件,賜與趙升,趙升欣然穿之。

存心濟物過第六試

又一日,趙升和同輩在田間收谷,忽見路旁一人,仰頭乞食,衣裳破敝、面目塵垢,身體瘡膿,臭穢可憎;兩腳皆爛,不能行走。同輩人人掩鼻,叱喝他去。趙升心中獨懷不忍,乃扶他坐於茅屋之內,問其疾苦。將自己飯食,省與他吃。又燒下一桶熱湯,督他洗滌臭穢。那人又說身上寒冷,預求一衣。趙升解開布袍,卸下裡衣一件,與之遮寒。夜間念他無倚,親自作伴。到半夜,那人又叫呼要解。趙聲聞呼,慌忙起身,扶他解手,又扶進來。日間省返食養他。常自半飢的過了,夜間用心照管。如此十餘日,全無倦怠。那人瘡患將息漸好,忽然不辭而去。趙升也無怨心。後人有詩讚曰:

逢人患難要施仁,望報之時亦小人。

不吝施仁不望報,分明天地布陽春。

捨命從師度第七試

時值初夏,真人一日會集諸弟子,同登天柱峰絕頂。那天柱峰,在鶴鳴山之左。三面懸絕,其狀如城。真人引弟子於峰頭下視,有一株桃樹。傍生石壁,如人舒出一臂相似,下鄰不測深淵。那桃樹上結下許多桃子,紅得可愛。真人謂諸弟子曰:「有人能得此桃實,當告以至道之要。」那時諸弟子除了王長、趙升外,共二百一十四人。皆臨崖窺瞰,莫不股戰流汗,連腳頭也站不定。略看一看,慌忙退步,惟恐墜下。只是一人,挺然而出,乃趙升也。其對眾人曰:「吾師命我取桃,必此桃有可得之理;且聖師在此,鬼神呵護,必不使我死於深谷之中。」乃看準了桃樹之處,擁身望下便跳。有這等異事,那一跳不歪不斜,不上不下,兩腳分開,剛剛的跨於桃樹之上,將桃實忽意採摘。遙望石壁上面,懸絕二三丈,四旁又無攀緣,無從爬上,乃以所摘桃子,向上拋去。真人用手一一接之。拋了又摘,摘了又拋;下邊拋上邊接,把一樹桃子,摘個乾淨。真人接完桃子,自吃了一顆,王長吃了一顆,把一顆留與趙升,恰好餘下二百一十四顆,分派諸弟子,每人一顆,不多不少。

真人間:「諸弟子中那個有本事,引得趙升上來?」諸弟子面面相覷,誰敢答應?真人自臨崖上,舒出一臂,接引趙升。那臂忽長兒二三丈,直到趙升身邊。趙升隨臂而上,眾弟子莫不大驚。真人將所留桃實一顆,與趙升食畢。真人笑而言曰:「趙升心正,能投樹上,足不蹬跌。吾今欲自試投下,若心正時,當得大桃。」

眾弟子皆諫曰:「吾師雖然廣有道法,豈可自試於不測之崖乎?方才趙升幸賴吾師接引。若吾師墜下,更有何人接引吾師者?萬萬不可也。」有數人牽住衣據,苦勸。惟王長、趙升,默然無言。真人不從眾人之勸遂向空自拋。眾人急覷桃樹上不見真人蹤跡;看著下面茫茫無底又無道路可通。眼見得真人墜於深谷,不知死活存亡。諸弟子人人驚嘆個個悲啼。趙升對王長說道:「師猶父也。吾師自投不測之崖,吾何以自安?不若同投下去,看其下落。」於是升、長二人,各奮身投下,剛落在真人之前。只見真人端坐於磐石之上,見升、長墜下,大笑曰:「吾料定汝二人必來也。」

這幾樁故事,小說家喚做「七試趙升」。那見得七試?第一試,辱罵不去。第二試,美色不動心。第三試,見金不取。第四試,見虎不懼。第五試,償絹不吝、被誣不辯。第六試,存心濟物。第七試,捨命從師。

原來這七試,都是真人的主意。那黃金、美女、大蟲、乞丐,都是他役使精靈變化來的。賣絹主人,也是假的。這叫做將假試真。這七件都試過,才見得趙升七情上,一毫不曾粘帶,俗氣盡除,方可人道。

至期,群仙儀從畢至,天樂擁導,真人與王長、趙升在鶴鳴山中,白日升天。

通過這個故事,我們可以從一個側面了解古人求道之誠心、對師父的正信和得道之不容易。

(資料來源:馮夢龍《喻世明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