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前夕政協常委再提重要的經濟議案(圖)

2018-02-13 10:11 作者: 李正鑫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按照慣例,中共政府的人大與政協「兩會」將在3月初召開,日前,全國政協常委李崴再次重申在去年3月提出的議案,即建立人口數據問責制。有分析指出,中國的人口危機和經濟危機正在產生共振。
日前,全國政協常委李崴再次重申建立人口數據問責制。(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2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正鑫綜合報導)按照慣例,中共政府的人大與政協「兩會」將在3月初召開,日前,全國政協常委李崴再次重申在去年3月提出的議案,即建立人口數據問責制。有分析指出,中國的人口危機和經濟危機正在產生共振。

按照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中共政府實施的變相計畫生育政策--「全面兩孩」進入第二年,出生人口不升反降。2017年中國出生人口為1,723萬人,相比2016年減少了63萬。

這一數據比中國國家衛計委最保守預測的2,023.2萬要少整整300萬,甚至相比不放開兩孩政策時的預測值1,770萬,還要少47萬。

全國政協常委李崴撰文表示,對於涉及到國家最基礎的人口數據,出現這麼大的差距已經不是統計誤差和預測失誤能夠解釋了。這種誤判繼續下去,更將嚴重誤導人口政策的決策,威脅國家的長治久安。為此,重申在2017年「兩會」遞交的全國政協提案,希望引起社會關注,以助於建立人口數據問責制,避免再次發生如此嚴重的誤判事件。

根據李崴的文章,其議案涉以下內容:(一)成立向高層負責的獨立的調查委員會,委員會可以包括國家安全委員會、中紀委和國家監察委員會及專業學者;(二)人口普查和抽樣調查是有關人口的專門性調查,禁止任何部門對其進行修改;(三)每年公布出生人口數是衡量政策短期效果的重要參考。規範各部門數據格式,公布包括按地區、年齡等分列的詳細數據以及數據收集、處理方法,以便外界監督、核實;(四)成立獨立的專門機構,整合與監測人口統計和預測。定期發布不同數據源的、在格式規範的可對比的數據報告;(五)對計畫的實施效果設定明確的預警標識和問責機制。

另外,李崴在2016年「兩會」時就提案建議:最遲在2017年底以前全面放開生育,並且要推出各種輔助家庭養育的政策,把九年義務教育向下延伸到學齡前三年,以及政府財政加大婦幼保健投入。

據《財新網》2月10日報導,俄羅斯科學院國民經濟預測研究所人口和生態中心主任阿納托利·維什涅夫斯基曾言,俄羅斯生育率在1966年就低於更替水平,但被複雜的數字遊戲遮蓋。長期低生育率惡化了社會經濟問題。等到20世紀90年代危機全面爆發後,勢頭已無法扭轉。

中國人口問題專家黃文政撰文表示,元朝的崩潰就與朝廷不能掌握真實的人口和耕地數、賦役無據、財政困難有關;明朝初年為了避免「蹈胡元之弊」,嚴厲打擊人口和耕地統計腐敗,罪在官者處斬,罪在民者充軍;但到明後期,人口和耕地卻「無一實數」。清朝雍正年間實行「攤丁入畝」政策,將賦役與人口脫鉤、與耕地掛鉤,才獲得了較準確的人口數。

看中國特約評論員唐新元指出,中國的人口危機和經濟危機正在產生共振。中國經濟原來的發展模式已經走到盡頭,之前中國經濟的發展基本都是靠人口紅利,是靠廉價勞動力堆砌出來的GDP。出生人口不斷下降,意味著以後的勞動人口數量也會下降,成了拉低經濟增長的因素;從養老方面看,2017年中國養老保險撫養比降至2.8比1。養老保險金支付最困難的黑龍江省,它的撫養比是1.3︰1,即1.3個人養1個人,百姓們的養老成為難題;這對未來的房地產領域也會有衝擊,現在中國樓市庫存已經高企,人口的減少對官方聲稱的去庫存也產生壓力。

另外,中國的人口數據始終遭到多方質疑。有專家表示,中國人口統計數據存在長期嚴重失真問題,錯誤的統計數據會帶來很大的經濟隱患。2017年5月22日,人口形勢與經濟發展研討會在北京大學舉辦,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研究員易富賢出席併發言。易富賢表示,官方公布的人口出生數據有50%的水分,這是在犯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