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頭苦工中頭彩 卻做了一件事情終身悔恨(圖)

民族主義第三講

2018-03-12 08:00 作者: 孫中山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孫中山先生舉過很多例子讓國民理解三民主義。
孫中山先生舉過很多例子讓國民理解三民主義。(國父紀念舘)

按:今天是孫中山先生逝世93周年,先生曾經舉過很多例子讓國民來理解三民主義——「這件故事是我在香港親見過的:從前有一個苦力,天天在輪船碼頭,拿一枝竹槓和兩條繩子去替旅客挑東西,每日挑東西就是那個苦力謀生之法。後來他積成了十多塊錢,當時呂宋彩票盛行,他就拿所積蓄的錢買了一張呂宋彩票。那個苦力因為無家可歸,所有的東西都沒有地方收藏,所以他買得的彩票也沒有地方收藏。他謀生的工具只是一枝竹槓和兩條繩子,他到甚麼地方,那枝竹槓和兩條繩子便帶到甚麼地方,所以他就把所買的彩票收藏在竹槓之內。因為彩票藏在竹槓之內,不能隨時拿出來看,所以他把彩票的號數死死記在心頭,時時刻刻都念看。到了開彩的那一日……」

民族主義這個東西,是國家圖發達和種族圖生存的寶貝。中國到今日已經失去了這個寶貝。依我的觀察,中國的民族主義是已經失去了,這是很明白的;並且不只失去了一天,已經失去了幾百年。試看我們革命以前,所有反對革命很利害的言論,都是反對民族主義的。再推想到幾百年前,中國的民族思想,完全沒有了。

康熙末年以後,明朝遺民逐漸消滅、當中一派是富有民族思想的人,覺得大事去矣,再沒有能力可以和滿州抵抗,就觀察社會情形,想出方法來結合會黨。他們剛才結合成種種會黨的時候,康熙就開博學鴻詞科,把明朝有智識學問的人,幾乎都網羅到滿州政府之下。哪些有思想的人知道了不能專靠文人去維持民族主義,便對於下流社會和江湖上無家可歸的人收羅起來,結成團體,把民族主義放到那種團體裡去生存。這種團體的份子,因為是社會上最低下的人,他們的行動很鄙陋,便令人看不起。又用文人所不講的語言,去宣傳他們的主義,便令人不太注意。所以那些明朝遺老實在有真知灼見。

至於他們所以要這樣保存民族主義的意思,好比在太平時候,富人的寶貝,自然要藏在很貴重的鐵箱裡頭。到了遇著強盜入室的時候,主人恐怕強盜先要開貴重的鐵箱,當然要把寶貝藏在令人不注意的地方;如果遇到了危急的時候,或者要投入極汙穢之中,也未可知。故當時明朝遺老想保存中國的寶貝,便不得不把他藏在很鄙陋的下流社會中。所以滿州二百多年以來,無論是怎樣專制,因為是有這些會黨口頭的遺傳,還可以保存中國的民族主義。當日洪門會中,要反清復明,為什麼不把他們的主義保存在智識階級裡頭呢?為什麼不做文章來流傳,如太史公所謂「藏之名山傳之其人」呢?因為當時明朝的遺老看見滿州開博學鴻詞科,一時有智識有學問的人差不多都被收羅去了,便知道那些有智識階級靠不住,不能藏之名山傳之其人,所以要在下流社會中藏起來,便去結合那些會黨。在洪秀全時代,反清復明的思想已經傳到了軍隊裡頭,但因洪門子弟不能利用他們,故他們仍然只是清兵。

又有一段故事,也可以引來證明:當時左宗棠帶兵去征新疆,由漢口啟程到西安,帶了許多湘軍、淮軍經過長江。那時會黨散在珠江流域的,叫做三合會;散在長江的,叫做哥老會。哥老會的頭目,叫做大龍頭。有一位大龍頭在長江下游犯了法,逃到漢口。那時清朝的驛站通消息固然很快,但是哥老會的碼頭通消息更快。左宗棠在途上有一天忽然看見他的軍隊自己移動集中起來,排起十幾里的長隊。便覺得非常詫異;不久接到一件兩江總督的文書,說有一個很著名的匪首,由漢口逃往西安,請他拿辦。左宗棠當時無從拿辦,只算是官樣文章,把這件事擱起來。後來看見他的軍隊移動得更厲害,排的隊更長,個個兵士都說去歡迎大龍頭,他還莫名其妙。後來知道了兵士要去歡迎的大龍頭,就是兩江總督要他拿辦的匪首,他便慌起來了。當時問他的幕客某人說:「什麼是哥老會呢?哥老會和這個匪首有什麼關係呢?」幕客便說:「我們軍中自兵士以至將官,都是哥老會,那位拿辦的大龍頭,就是我們哥老會的首領。」左宗棠說:「如果是這樣,我們的軍隊怎樣可以維持呢?」幕客便說:「如果要維持這些軍隊,便要請大帥也去做大龍頭;大帥如果不肯做大龍頭,我們便不能去新疆。」左宗棠想不到別的方法,又要利用那些軍隊,所以便贊成幕客的主張,也去開香堂,做起大龍頭來,把那些會黨都收為部下。由此可見左宗棠後來能夠平定新疆,並不是利用清朝的威風,還是利用明朝遺老的主義。中國的民族主義,自清初以來,保存了很久;從左宗棠做了大龍頭之後,他知道其中的詳情,就把碼頭破壞了,會黨的各機關都消滅了,所以到我們革命的時候,便無機關可用。這個洪門的機關都被人利用了,所以中國的民族主義真是老早亡了。

中國的民族主義既亡,今天就把亡的原因拿來說一說。此中原因是很多的,尤其以被異族征服的原因為最大。凡是一種民族征服別種民族,自然不准別種民族有獨立的思想。所以民族主義滅亡的頭一個原因,就是我們被異族征服。征服的民族,要把被征服的民族所有寶貝,都要完全消滅。滿州人知道這個道理,從前用過了很好的手段,康熙時候興過了幾次文字獄。但是康熙還不如乾隆狡滑,要把漢人的民族思想完全消滅。康熙說他是天生來做中國皇帝的,勸人不可以逆天;到了乾隆,便更狡滑,就把滿漢的界限完全消滅。所以自乾隆以後,智識階級的人多半不知有民族思想;只有傳到下流社會。但是下流社會雖然知道要殺韃子,只知道當然,不知道所以然。所以中國的民族思想,便消滅了幾百年。這種消滅,是由於滿州人的方法好。

中國民族主義之所以消滅,本來因為是亡國,因為被外國人征服。但是世界上民族之被外國人征服的,不只中國人,猶太人也是亡國。猶太人在耶穌未生之前,已經被人征服了。故自耶穌以後,猶太的國雖然滅亡,猶太的民族至今還在。又像印度也是亡國,但是他們的民族思想,就不像中國的民族思想一樣,一被外國征服的,民族思想便隨之消滅。何以外國亡國,民族主義不至於亡,而中國經過了兩度亡國,民族思想就滅亡了呢?這都是由於中國在沒有亡國以前,已漸由民族主義進於世界主義。所以歷代總是用帝國主義去征服別種民族。

但是中國征服別國,不是像現在的歐洲人,專用野蠻手段,而多用和平手段去感化人,所謂王道,常用王道去收服各弱小民族。中國在沒有亡國以前,已經有了受病的根源,所以一遇到被人征服,民族思想就消滅了。這種病的根源,就是在中國幾千年以來,都是帝國主義的國家。如現在的英國,和沒有革命以前的俄國,都是世界上頂強盛的國家。到了現在,英國的帝國主義還是很發達,我們中國從前的帝國主義,或者還要駕乎英國之上。

英俄兩國現在生出了一個新思想,這個思想是有智識的學者提倡出來的,這是什麼思想呢?是反對民族主義的思想。這種思想說民族主義是狹隘的,不是寬大的。簡直的說就是世界主義。現在的英國和以前的俄國、德國以及中國現在提倡新文化的新青年,都贊成這種主義,反對民族義。我常聽見許多新青年說:「國民黨的三民主義,不合現在世界的新潮流,現在世界上最好最新的主義是世界主義。」究竟世界主義是好是不好呢?如果這個主義是好的,為什麼中國一經亡國,民族主義就要消滅呢?世界主義,就是中國二千多年以前所講的天下主義。我們現在研究這個主義,他到底是好是不好呢?

照理論上不能說是不好。從前中國智識階級的人,因為有了世界主義的思想,所以滿清入關,全國皆亡。康熙就是講世界主義的人,他說:「舜,東夷之人也;文王,西夷之人也;東西夷狄之人,都可以來中國做皇帝。」就是中國不分夷狄華夏;不分夷狄華夏,就是世界主義。大凡一種思想,不能說是好不好,只看他是合我們用不合我們用。如果合我們用便是好,不合我們用便是不好。合乎全世界的用途便是好,不合乎全世界的用途便是不好。世界上的國家,拿帝國主義把的國家征服了,要想保全他的特殊地位,做全世界的主人翁,便是提倡世界主義,要全世界都服從。中國從前也想做全世界的主人翁,總想站在他國之上,故主張世界主義。因為普通社會有了這種主義,故滿清入關便無人抵抗,以致亡國。

照進化論中的天然公例說:適者生存,不適者滅亡;優者勝,劣者敗。我們的民族到底是優者呢?或是劣者呢?是適者呢?或是不適者呢?如果說到我們的民族要滅亡、要失敗,大家自然不願意。要本族能夠生存能夠勝利,那才願意,這是人類的天然思想。現在我們民族處於很為難的地位,將來一定要滅亡。所以滅亡的原故,就是由於外國人口增加和政治、經濟三個力量一齊來壓迫。我們現在所受政治力、經濟力兩種壓迫一達極點;惟我們現在的民族還大,所受外國人口增加的壓迫,還不容易感覺,要到百年之後才能感覺。我們現在有這樣大的民族;可惜失去了民族思想。因為失去了民族思想,所以外國的政治力和經濟方才能打破我們。如果民族思想沒有失去,外國的政治力和經濟力一定打不破我們。

但是我們何以失去民族主義呢?要考究起來,是很難明白的。我可以用一件故事來比喻,這個比喻或者是不倫不類,和我們所講的道理毫不相關,不過借來也可以說明這個原因。這件故事是我在香港親見過的:從前有一個苦力,天天在輪船碼頭,拿一枝竹槓和兩條繩子去替旅客挑東西,每日挑東西就是那個苦力謀生之法。後來他積成了十多塊錢,當時呂宋彩票盛行,他就拿所積蓄的錢買了一張呂宋彩票。那個苦力因為無家可歸,所有的東西都沒有地方收藏,所以他買得的彩票也沒有地方收藏。他謀生的工具只是一枝竹槓和兩條繩子,他到甚麼地方,那枝竹槓和兩條繩子便帶到甚麼地方,所以他就把所買的彩票收藏在竹槓之內。因為彩票藏在竹槓之內,不能隨時拿出來看,所以他把彩票的號數死死記在心頭,時時刻刻都念看。到了開彩的那一日,他便到彩票店內去對號數,一見號單,知道是自己中了頭彩,可以發十萬元的財;他就喜到上天,幾乎要發起狂來,以為從此便可不用竹槓和繩子去做苦力了,可以永久做大富翁了。由於這番歡喜,便把手中的竹槓和繩子一齊投入海中。

用這個比喻說,呂宋彩票好比是世界主義,是可以發財的。竹槓好比是民族主義,是一個謀生的工具。中了頭彩的時候,好比是中國帝國主義極強盛的時代,進至世界主義的時代。我們的祖宗以為中國是世界的強國,所謂「天無二日,民無二王」,「萬國衣冠拜冕旒」,世界從此長太平矣;以後只要講世界主義,要全世界的人都來進貢,從此不必要民族主義,所以不要竹槓,要把他投入海中。到了為滿洲所滅的時侯,不但世界上的大主人翁做不成,連自己的小家產都保守不穩,百姓的民族思想一齊消滅了,這好比是竹槓投入了海中一樣。所以滿清帶兵入關,吳三桂便作嚮導;史可法雖然想提倡民族主義擁戴福王,在南京圖恢復,滿洲的多爾袞便對史可法說:「我們的江山,不是得之於大明,是得之於闖賊。」他的意思以為明朝的江山,是明朝自己人失去了的,好比苦力自己丟了竹槓一樣。近來講新文化的學生也提倡世界主義,以為民族主義不合世界潮流。這個論調,如果是發自英國、美國,或發自我們的祖宗,那是很適當的;但是發自現在的中國人,這就不適當了。德國從前不受壓迫,他們不講民族主義,只講世界主義;我看今日的德國,恐怕不講世界主義,要來講一講民族主義罷!我們的祖宗如果不把竹槓丟了,我們還可以得回那個頭彩,但是他們把竹槓丟得太早了,不知道發財的彩票,還藏在裏面。所以一受外國的政治力和經濟力來壓迫,以後又遭天然的淘汰,我們便有亡國滅種之憂。

(民國13.2.10.)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