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響七.七抗戰第一槍——抗日名將佟麟閣(視頻)

2018-03-25 12:36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打響七.七抗戰第一槍——抗日名將佟麟閣 (看中國原創視頻)

1937年7月7日,佟麟閣將軍指揮西北軍第二十九軍在盧溝橋打響了八年抗戰的第一槍。他是全面抗戰爆發後第一位為國捐軀的高級將領,也是戰死在抗日戰場的八位國民黨上將之一。

仰慕岳飛 立志報國


下令打響八年抗戰第一槍的第29軍副軍長佟麟閣將軍。(網路圖片)

佟麟閣(1892—1937),原名凌閣,字捷三,1892年生於河北省高陽縣一個農民家庭。高陽縣居易水之南,保定府之東,曾經慘遭八國聯軍之日軍的大肆燒殺掠奪,百姓流離失所。佟麟閣幼年即仰慕岳飛、班超等先賢之為人,立志要做一名為國家民族獻身的人。

讀過幾年私塾後,16歲的佟麟閣投入北洋馮玉祥軍中,由最低級的職位「棚目」(班長)做起,參加北洋兩次次直奉戰爭。每逢作戰,佟麟閣必身先士卒,每役戰績卓著。馮玉祥奇其才,累加超擢,是馮生前最賞識的將領。到1925年,佟麟閣已晉升為國民軍第一軍第11師師長。

長城抗日 保障軍需供給

1931年,日本關東軍製造「九.一八」事變,炮轟中國東北軍瀋陽北大營,燃起侵略中國的戰火。1932年,佟麟閣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教導團團長兼張家口警備司令、察哈爾省政府代主席兼抗日同盟軍第一軍軍長、第二十九軍副軍長。

1933年日軍佔領山海關後,繼續向長城各口———獨石口、古北口、喜峰口進犯。宋哲元第二十九軍奉命在喜峰口抗擊日寇。副軍長佟麟閣則在後方積極備戰,維持局勢,保障供給,保證了第二十九軍前線將士無後顧之憂,攻擊張北一帶日偽軍,先後收復康保、寶昌、沽源、多倫四城,擊斃日軍茂木騎兵第四團及偽軍李華岑等部千餘人,取得了長城抗戰的勝利。

「七.七」盧溝橋事變 堅決抵抗 以死報國


守衛盧溝橋的國軍士兵。(網路圖片)

長城抗戰後,西北軍第二十九駐守河北省宛平縣地區,這裡有一座擁有七百多年歷史的著名石橋——盧溝橋,此橋距北平市前門僅15公里,為通往北平市的交通要道。

1937年7月6日,日軍駐豐臺的清水節郎中隊,全副武裝,要求通過宛平縣城到長辛店地區演習。宛平中國第二十九軍37師不許,與日軍相持達十餘小時。全軍當即作了應變準備,嚴陣以待。至晚,敵始退去。7日夜間,日軍在宛平城外盧溝橋一帶演習,藉口一名士兵失蹤,無理要求入城搜查,遭到中國守軍拒絕。此後,日軍一個中隊突然向中國守軍發起攻擊,並炮轟宛平城。佟麟閣代軍長立即命令37師110旅自衛還擊。該旅吉星文219團金振中營遂奮起抵抗,打響了中華民族全面抗戰的第一槍。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七.七事變」,又稱「盧溝橋事變」。


佟麟閣下令吉星文團金振中營打響八年抗戰第一槍。圖為盧溝橋國軍機槍陣地。(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盧溝橋事變發生後,二十九軍全體將士對日寇的猖狂進犯,怒不可遏。佟麟閣立即與師長馮治安、趙登禹、張自忠、劉汝明等緊急磋商,部署軍事。他慷慨陳詞:「釁將不免,吾輩首當其衝。戰死者光榮,偷生者恥辱。榮辱繫於一人者輕,而繫於國家民族者重。國家多難,軍人應當馬革裹屍,以死報國。」聞者一致擁護,請纓殺敵,佟麟閣以軍部名義向全軍官兵發布命令:凡有日軍進犯,堅決抵抗,誓與盧溝橋共存亡,不得後退一步。

7月8日上午11至12時,日軍兩次向盧溝橋發炮180餘發,盧溝橋車站附近被敵佔領。同時敵人又由永定河東岸向西岸進攻,企圖強奪盧溝橋。橋西金振中營守軍一排,頑強戰鬥,全排壯烈犧牲。守宛平城西門城樓的連長見之,怒火滿腔,不待命令,即派兵一排,手持大刀,飛速馳援,一遇日軍,舉刀就劈,殺得日寇鬼哭狼嚎,血肉橫飛。19歲的土兵陳永德,接連砍死13個鬼子。

在保衛盧溝橋的戰鬥中,金振中營官兵立下「寧為戰死鬼,不作亡國奴」的誓言,發揮大刀的威力,與日軍拚殺。在迥龍廟(即大王廟)戰鬥中,三失三得,擊斃日軍大隊長一木清,金營長負重傷。

7月11日,200多日軍進攻大王廟,被二十九軍大刀隊迎頭痛擊,血肉相搏。此隊日軍被斬斷頭顱者三分之一,人心大快。

日軍增派援軍,到7月19日,逼近北平。而二十九軍軍長宋哲元由天津返回北平後,仍幻想和平,竟下令打開封閉的城門,撤除防禦沙包等。佟麟閣力持不可,說:「軍長苟有不便,請回保定,以安人心。平津責之麟閣。如敵來犯,我決以死赴之,不敢負托。」宋從佟請,決心抗敵,於是急調趙登禹師星夜來北平增強防務。

二十九軍與日軍激戰至7月27日,軍長宋哲元下令軍部撤回北平城內,並命增援北平的132師趙登禹師長為南苑戰場指揮官。但副軍長佟麟閣不願隨軍部回城,決心與趙登禹共守南苑。

佟麟閣素來孝敬雙親,愛撫妻兒。但是自從「七七事變」發生以後,他公而忘私,國而忘家,雖然設在南苑的指揮部與北平城內寓所近在咫尺,但將軍從戰爭開始從未回家。當時,佟麟閣父親病重,家人多次催促他回北平城內寓所探視,他則因為戰事瞬息萬變而不肯片刻離開營地,寫信告之家人:「大敵當前,此移孝作忠之時,我不能親奉湯藥,請代為之。」夫人生日,希望將軍回家團聚,但由於戰事緊急,他回電話說:「國難當頭,軍務緊急,大丈夫應當效馬援甲,馬革裹屍還鄉。」

7月28日,日軍對北平、天津發動了瘋狂的進攻。拂曉時分,日軍出動通縣、豐臺等地駐軍,在30餘架飛機和幾十輛裝甲車的配合下,直撲南苑。當時南苑守軍有二十九軍衛隊旅、騎兵第九師留守的一部、軍事訓練團、平津大學生軍訓班等共5000餘人。佟麟閣誓死堅守。他說:「既然敵人找上門來,就要和他死拼,這是軍人天職。」

日軍見久攻不下,便派飛機前來助戰。午後忽報大紅門發現敵人,佟麟閣親率一部親往堵擊,因寡不敵眾,被日軍四麵包圍。在指揮突圍中,佟麟閣被敵機槍射中腿部,仍然堅持指揮作戰。此時,敵機又來狂轟濫炸,帶傷指揮作戰的佟麟閣不幸被彈片擊中頭部,血灑疆場,壯烈殉國,時年45歲。

模範軍人 追晉上將

當時《北平時報》登載一篇文章說:佟副軍長善治軍,二十九軍紀律嚴明,勇於作戰,而於老百姓則秋毫不犯,堪稱模範軍人……二十九軍的大刀隊,從喜峰口戰役到盧溝橋抗戰,屢建奇功,赫赫有名。

佟麟閣將軍是在抗日戰爭中為國捐軀的第一位高級將領。7月31日,國民政府發布褒獎令,表彰佟麟閣在盧溝橋戰鬥中「以捍衛國家保守疆土為職志,迭次衝鋒,奮厲無前,論其忠勇,洵足發揚士氣,表率戎行。不幸身陷重圍,歿於戰陣,追懷壯烈,痛悼良深」,並追晉佟麟閣為陸軍上將,將其生平事跡宣付史館,以彰忠烈。

1946年4月5日清明節,北平市政府及各界人士在八寶山忠烈祠為佟麟閣等抗戰殉國將領隆重舉行入祀大典,並將西城區南溝沿命名為「佟麟閣路」。通州亦因佟麟閣曾在該縣指揮抗日,乃命名一條街為「佟麟閣街』,以為紀念。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