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件事讓蔣中正大嘆「減我陽壽20年」?(圖)


「永福車禍」事件之後,蔣中正的身體就大不如前。
「永福車禍」事件之後,蔣中正的身體就大不如前。(網路圖片)

眾所周知,各國元首的維安工作至關重要,一個國家領導人的安全稍有閃失,即可能影響到國家的安定,甚至連帶地動搖國本。

1969年秋天發生在臺灣的一場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座車車禍事件就是一個極不應該發生的大疏失,這次「永福車禍」事件,給蔣中正的身體健康帶來極其嚴重的後遺症,從這場意外事件以後,他的身體就逐漸走下坡。

軍車風馳電掣 豈料暗藏危機  

1969年9月16日上午,蔣中正還神采奕奕地主持了軍事會談,臺軍高級將領都出席了那天在陽明山舉行的會談。照例,會談在「讀訓」(宣讀蔣中正寫的訓詞)聲中結束。下午,會談進行分組討論議題。

大約中午12點半左右,蔣中正離席,回陽明山官邸(即現在已開放的草山行館)吃中飯、休息。

這天下午5點,蔣中正座車剛要結束山下的行程,從山下回到陽明山官邸,蔣的車隊上坡沿著陽明山仰德大道前進,到嶺頭、永福附近。這時陽明山軍事會談分組會議剛散會,軍用汽車一輛接一輛魚貫下山,風馳電掣,每部軍車下山車速都幾乎超過60公里。

司機誤踩油門 蔣中正受重創

當蔣的車隊「先導車」——即第一輛的開道車,駛過一道大彎,走到一部停靠在路邊的公路局客運班車前面兩三百米左右,忽然發現有一部軍用吉普車,猛然從客運班車左後方超車竄出,迎面朝「先導車」疾駛而來。

「先導車」的司機反應極為機警,當下立刻踩剎車避過了這輛軍用吉普車,而緊跟在「先導車」後方的蔣中正座車司機徐達生,或許是一時分神,也或許是緊張過度,明明見到「先導車」踩剎車了,自己原本也應該急踩剎車的,卻錯把油門踩到底,轟然一聲,整部坐車硬生生朝「先導車」的後車廂撞個正著。蔣中正座車的車頭和「先導車」後車廂,都撞了個大窟窿。

撞車瞬間,蔣中正坐在座車右後座的座位上,正倚著枴杖閉目養神。坐在座車左後座的宋美齡,則是習慣性地假寐。早年臺灣尚未有座車需繫安全帶的規定,何況總統座車安全絕對沒有顧慮,兩位老年人壓根兒也沒想到要繫座位上的安全帶。更糟的是,凱迪拉克七人座大轎車原本空間就很大,為了考量蔣中正的舒適度,讓其雙腿在車內可以伸縮自如,座車內拆掉了多餘座位,因此前後座距離,有一兩米長度,這使得撞擊能量和力度相對加大。

座車追撞突發於一兩秒鐘內,完全猝不及防,蔣中正被猛烈彈出,正面直衝駕駛座後側隔板。由於衝撞力道過猛,蔣中正的嘴巴、胸部、下半身都受到強力衝擊,嘴唇肉和嘴裡的假牙兩相擠壓,嘴唇當場撞出血來,胸部更是一陣悶痛,他頓時感覺天旋地轉,待他回過神來,但聞71歲的宋美齡當場疼得哇哇大叫,宋美齡頸部劇烈受創,雙腿膝蓋創傷尤其嚴重,幸未骨折,是不幸中的大幸。

坐在「隨一車」的代理侍衛長孔令晟將軍,連忙下車查看情況,當他見到座車引擎室凹陷了一個大窟窿,車內的蔣中正、宋美齡兩人痛得面色如土,驚覺大事不妙,當下第一要務是緊急送蔣中正夫婦到「榮民總醫院」,其次隨即通知蔣經國,並拿起無線電緊急命令憲兵單位,封鎖陽明山仰德大道,以及總統府沿線,盤查所有開往總統府及國防部的軍用吉普車。

宋美齡宅心仁厚 肇事司機未受罰 

兩天後,查出了那天超車的吉普車和師長的姓名,師長的官位不保,開車的司機也移送軍法處分。令官邸和侍衛人員感到詫異的是,追撞事件明明是座車司機徐達生心神不專或者緊張過度,誤把油門當剎車踩造成的,直接肇事者徐達生竟然絲毫未受當局處分,照常在士林官邸負責開車。

仁慈的宋美齡聽從孔令偉的意見,主張寬恕徐達生。宋美齡說:「錯不在徐達生,應該饒恕他的無心之過。」

蔣中正心臟受創 後遺症突顯

蔣中正夫婦被送到「榮民總醫院」急救後,醫師初步診察,僅發覺蔣中正受的是外傷,事後蔣中正也不覺胸部有任何不適,所以壓根沒想到胸腔或心臟受傷的問題。

事實上,叫疼叫得厲害的宋美齡,除了腿部和膝蓋略有拉傷,身體其他部位及內臟反倒毫髮未損。蔣中正嘴巴上講沒事,事後證明他的胸腔心臟部位受創極重,內傷是造成他數個月之後,心臟發生擴大現象的病源。

車禍事件數週後,醫師安排蔣中正至「榮民總醫院」做例行的身體檢查,才發現隱藏的嚴重危機。蔣中正的心臟大動脈部位,傳來一陣陣雜音。心臟專科醫師終於證實,陽明山車禍撞擊的瞬間,蔣中正的主動脈瓣膜曾受到重創。

1971年5月22日,蔣中正到「榮總」做例行體檢,醫師告訴他第二個不幸的消息,情況進一步惡化,他的心臟有明顯擴大現象。車禍後遺症一天比一天突顯,蔣中正心裡陰霾重重。

蔣中正:永福車禍 減我陽壽20年

1969年冬天,亦即陽明山車禍後3個月左右,某日,薛岳從臺灣南部寓所到士林官邸探望蔣中正,蔣中正語氣低沉地告訴他:「今年夏天陽明山車禍以後,我身體大不如前。」蔣中正向薛岳抱怨,自己走路都覺得比以前吃力。

1970年春,蔣中正在臺灣花蓮「青山招待所」度假,嚴家淦副總統前往青山探視,似知來日無多,他心情鬱悶,沈重的說:「永福車禍,減我陽壽20年!」(永福是陽明山車禍發生的地點)說出這句感觸良深的話,證明那場車禍對蔣中正身體健康的嚴重斲傷。

1969年夏天之前,蔣中正一年難得感冒一次,即便感冒,亦不過流點鼻涕,過一兩天即痊癒,然而,車禍過後,病痛不斷。

從車禍、心臟擴大……一連串損及健康的意外事件,紛至沓來,1972年元月,蔣中正老是覺得身體倦怠,大清早起床之後,即覺昏昏欲睡,侍從副官發現,蔣中正居然一大早9點半就躺在床上,沒人敢問他哪裡不舒服,但直覺情況有異。

畢生嘔心瀝血 護衛中華民族

1972年,蔣中正在自己最後的日記中說:「此為最黑暗之時期,但余對光復大陸之信心,毫不動搖,且有增無已,因確信上帝與真理和我同在也。」

1975年,他於病中手書「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生死於度外」。4月5日,臺北本來是風和日麗,清明節午夜近12時,突然風雨交加,雷電大作,臺灣人經歷了從未有過的暴風雨,蔣中正因突發性心臟病在臺北士林官邸逝世,整個臺灣陷入悲痛之中。

蔣中正戎馬一生,北伐、抗日、剿共,畢生奉獻中華,為護衛中華和保護中華傳統文化嘔心瀝血。

著名歷史學家唐德剛認為,蔣中正「是我民族史上千年難得一遇之曠世豪傑、民族英雄也……五千年來,率全民,禦強寇,生死無悔,百折不撓,終將頑敵驅除,國土重光,我民族史中,尚無第二人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