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卷流香】世事無常 浮生若夢(圖)

2018-04-19 19:00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黃粱一夢終須醒,無根無極本歸塵。(圖片來源:pixabay)

鄭燮,字克柔,號板橋居士、板橋道人,是清朝官員、著名詩人、書畫家,為「揚州八怪」重要代表人物,其詩、書、畫,世稱「三絕」。

有專家認為,鄭板橋的詩歌及詩歌中煥發出的人格魅力,鑄就了鄭板橋書畫的靈魂。和他的詩一樣,鄭板橋的詞也極有真性情,語言真誠坦率,質樸本色,風格酣暢漓淋。

本文為讀者介紹的是鄭板橋的兩首詞《滿庭芳・贈郭方儀》和《瑞鶴仙・酒家》。

滿庭芳・贈郭方儀

(清)鄭板橋

白菜醃菹,紅鹽煮豆,儒家風味孤清。破瓶殘酒,亂插小桃英。莫負陽春十月,且竹西村落閑行。平山上,歲寒松柏,霜裡更青青。乘除天下事,圍棋一局,勝負難評。看金樽檀板,豪輩縱橫,便是輸他一著,又何曾著著讓他贏!寒窗裡,烹茶掃雪,一碗讀書燈。

將白菜做成醃菜,以紅鹽烹煮豆子,其中自有讀書人孤獨清高(或單調而清淡)的風味。破瓶子裡還殘留一點酒香,正可以隨意插置幾枝桃紅色的小花。不要辜負十月這小陽春的好天氣,悠閑漫步於竹西芳徑那裡的村落,風景優美宜人。望向平山,已是歲末寒冷季節,松樹柏樹在霜雪裡更顯得亭然青翠。

天下事,盛衰無常,這就好似下圍棋一樣,一局棋勝負難以料定。許多英雄豪傑,看破紅塵,了悟人生無常,有人就此放下慾望、執念,潛跡歌酒。世事既如棋局,輸贏乃是常事,一著輸,不意味著著著輸,又何必計較這一著的輸贏呢!讀書就是書生的本分,放下執著妄想,心情愜意,烹茶掃雪,用心讀書、順其自然就是了,安貧樂道,不必執著於去追名逐利。

郭方儀是鄭板橋同年,從詞中可以推測,他的這個友人生活清貧,仕途功名也不順暢。在詞中,鄭板橋用安貧樂道和世事盛衰無常之理來開導友人。

詞的前半段,寫得詼諧幽默、生動有趣,看似在談論生活中的衣食住行,別有一番風味。但其實這些都是鋪墊,詞的後半段才是重點,非常富有哲理,讀後有一種海闊天空的感覺。

人生如棋局,不會常輸,也不會總贏,輸輸贏贏,得得失失,一波三折,這不就是人生麼?所以又何必在乎輸一著呢?這著輸了,也許下著又贏回來了,難以預料呀。

本本分分,順其自然就好了,太看重得失、輸贏,就會鑽牛角尖、走極端。其實鄭板橋的詞也是勸諭世人,不要把窮達、得失、功名看得太重,今天得到的,也許明天就會失去,今天沒有的,也許明天就會得到。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有個好的心態,放下妄念,該得的就會得到,命裡沒有的想求也不會得到。既然這樣,不如心安神寧,安貧樂道,本分行事就好。「寒窗裡,烹茶掃雪,一碗讀書燈」,三言兩語,樸實易懂,卻蘊含了高深的內涵,妙哉!

何不想開些,遇到困難挫折不要灰心喪氣,「便是輸他一著,又何曾著著讓他贏」!

瑞鶴仙・酒家

(清)鄭板橋

青旗江上酒,正細雨梨花,清明前後。蝦螺雜魚藕,況泥頭舊瓮,新開未久。清醇可口,盡醉倒漁翁樵叟。向村墟歸路微茫,人與夕陽薰透。知否?世間窮達,葉底榮枯,卦中奇偶。何須計較,捧一盞,為君壽:願先生一掃長安舊夢,來覓中山渴友。解金貂付與當壚,從今脫手。

清明前後,細雨潤梨花時節,江邊酒旗飄飄,黃泥封的陳年佳釀,剛剛開封,好一處酒家。青蝦、田螺、鮮魚並老藕,清醇可口的老酒,好酒好菜。打魚的漁夫、打柴的樵夫,也來上兩杯,紛紛醉倒。酒足飯飽後,提著漁具,擔著柴火,在夕陽中歪歪扭扭地向村莊走去,酒後的人面是紅的,夕陽也是紅的,都被這清醇可口的老酒薰得通紅。

知道嗎?人世間的窮困潦倒和顯貴通達,葉子一榮一枯的變化,人生的吉凶禍福,這些都是有定數的,既然如此,又何必太計較這些呢?還是讓我捧上一杯酒,祝你健康長壽。希望你拋除做高官的美夢,邀上三五老酒友,一醉方休。解下金貂付與酒家,換來老酒,痛痛快快地喝上一番,從今以後再也沒有名韁利鎖的羈絆。

「世間窮達,葉底榮枯,卦中奇偶」,均指人世升沉和吉凶禍福。古時用八卦推算人的命運,以奇數為凶,以偶為吉。

「一掃長安舊夢,來覓中山渴友」,是這首詞的魂、精華之處。鄭板橋明寫醉酒之樂,但實質上是在詞中勸諭世人打破功名利祿的迷夢。而「長安舊夢」的典故則蘊含了修煉、返本歸真的內涵。整首詞寓意深刻,回味無窮。

中山渴友,指酒友。晉朝人干寳《搜神記》卷十九載:「狄希,中山人也,能造千日酒,飲之,千日醉。」

「長安舊夢」,據唐代瀋既濟《枕中記》載:盧生至長安求官,在邯鄲旅店作了一夢,夢中做了高官。「長安舊夢」是這首詞的關鍵所在,因此筆者略微展開相關的細節如下。理解了「長安舊夢」,就會明白鄭板橋這首詞所要表達的主題是什麼。

唐代傳奇《枕中記》的故事大意是:唐開元七年(公元719年),盧生騎著青駒穿著短衣進京趕考,結果功名不就,垂頭喪氣,鬱鬱不得志。一天,旅途中經過邯鄲,在客店裡遇見了得神仙術的道士呂翁,盧生自嘆貧困,道士呂翁便拿出一個瓷枕頭讓他枕上。

盧生倚枕而臥,一入夢鄉便夢到娶了美麗溫柔出身清河的崔氏妻子,中了進士,升為陝州牧、京兆尹,榮升為戶部尚書兼御史大夫、中書令,平步青雲,官至宰相。忽遭同僚陷害入獄、流放多年。平反後封燕國公。他的五個孩子也高官厚祿,嫁娶高門。盧生兒孫滿堂,享盡榮華富貴。八十歲時,生病久治不癒,終於死亡。

斷氣時,盧生一驚而醒,轉身坐起,左右一看,一切如故,呂翁仍坐在旁邊,店主人蒸的黃粱飯(小米飯)還沒熟哩!這也是黃粱夢(黃粱一夢)的由來。

呂翁對盧生說:「人生所經歷的輝煌,不過如此啊。」盧生惆悵良久,謝道:「恩寵屈辱的人生,困窘通達的命運,獲得和喪失的道理,死亡和生命的情理,全知道了。這是先生你遏止我的慾念啊,我哪能不接受教誨啊!」一再磕頭拜謝後離去。(「夫寵辱之道,窮達之運,得喪之理,死生之情,盡知之矣」。)

唐瀋既濟創作《枕中記》之後,一再被後人續寫改編,唐代有《南柯記》,宋代有《南柯太守》,元朝馬致遠作《邯鄲道省悟黃粱夢》,明朝湯顯祖改編《邯鄲記》,清代蒲松齡作《續黃粱》。

明代劇作家湯顯祖創作了《邯鄲記》,將呂翁改為八仙之一的呂洞賓。呂洞賓想要度一人來蓬萊山門作掃花使者。這天他忽見邯鄲地方有仙氣升騰。原來窮途潦倒的書生盧生,這天騎驢閑行來到橋頭小店歇腳。呂洞賓見盧生相貌清奇,有成仙的資質,覺得此人可度,於是有意到店裡與盧生閒聊。

盧生抱怨自己命運不濟,呂仙則給他一個瓷枕入睡。盧生在夢中經歷了一連串宦海風波,五十餘年人我是非,一夢醒來,店小二為他們煮的黃小米飯尚未熟。盧生方知剛才一切全是黃粱一夢。盧生至此蟠然醒悟,就隨呂洞賓去蓬萊仙山做桃花苑的掃花使者去了。

元朝馬致遠創作了《邯鄲道省悟黃粱夢》,寫書生呂岩(呂洞賓)去求取功名,在邯鄲道黃化店內遇見仙人鐘離權(漢鐘離)。鐘離給呂一枕頭,呂枕之入睡,夢中經歷了富貴窮通,醒來,此時店婆婆所煮之黃粱米飯尚未熟。「一夢中盡見榮枯,覺來時忽然省悟」。呂洞賓大徹大悟,看破紅塵,厭棄了酒、色、財、氣,決定跟鐘離權出家修道,最終得正果,位列仙班,賜號純陽子。

清代蒲松齡作《續黃粱》,主要講述的是一位福建曾姓舉人在考中進士後,和幾個進士到京城郊區遊逛,遇到一個算命先生說其會做二十年宰相,後在一個寺廟中做了個黃粱夢的故事。

其故事結尾處有段話意味深長:要修自己的德行,要行仁道,就是在火坑中,也能生長出青蓮花來。(「修德行仁,火坑中有青蓮也」。)

降福給行善的人,降禍給淫惡的人,這是上天不變的道理。聽聞做了宰相而高興萬分的,一定不是因為知道這個職位須得鞠躬盡瘁的緣故。在夢中,宮室妻妾,無所不有。然而夢固然是虛妄的,妄想自然也不是真的。他(曾某)幻夢中的惡行,在幻夢中鬼神也給於曾惡報。人們還沒有理解人生是短暫的時候,像這樣飛黃騰達的夢想是在所不免的,因此應把這則故事當作為《邯鄲記》的續編。

(「福善禍淫,天之常道。聞作宰相而忻然於中者,必非喜其鞠躬盡瘁可知矣。是時方寸中,宮室妻妾,無所不有。然而夢固為妄,想亦非真。彼以虛作,神以幻報。黃粱將熟,此夢在所必有,當以附之邯鄲之後。」)

結語

世事無常,浮生若夢!這是筆者讀鄭板橋的這二首詞的最深感受。

喜愛鄭板橋詩詞的朋友,一定不會對唐代傳奇《枕中記》感到陌生,因為鄭板橋在詩詞中不止一次提到它。「黃粱一夢」就源於《枕中記》,鄭板橋在詞中的「長安舊夢」難道不就是指這「黃粱一夢」嗎?

世事無常!「乘除天下事,圍棋一局,勝負難評」。「便是輸他一著,又何曾著著讓他贏」!世事既然無常,又何須執迷名利而無法自拔呢?

浮生若夢!人生何嘗不是短暫虛幻的夢境?我們每個人難道不也是在經歷「長安舊夢」嗎?夢中窮苦通達、榮辱得失,滋味嘗盡?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歸宿又在哪裡?

筆者體悟,「長安舊夢」影射的《枕中記》、《邯鄲記》及《黃粱夢》等展現給世人的是:功名利祿不長久,恩怨情仇似雲煙,人生百年如一夢,是幻是真難分辨,生生世世輪迴苦,跳出輪迴才是福,睡夢終有醒來時,唯有修行是出路。

參考文獻:

1.《名家講解鄭板橋詩文》,長春出版社,2009
2.《鄭板橋集》,三晉出版社(山西古籍),2008
3.(唐)瀋既濟,《枕中記》
4.(明)湯顯祖,《邯鄲記》
5.(元)馬致遠,《邯鄲道省悟黃粱夢》(簡稱《黃粱夢》)
6.(清)蒲松齡,《續黃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