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壯士為何死守四行倉庫?(視頻)

【昨夜星辰】謝晉元:堅苦成仁光騰孤島血 英魂不泯怒吼浦江潮

2018-05-04 07:05 作者: 趙長歌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英雄團長謝晉元。(看中國原創視頻)

「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民族英雄謝團長。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那八百壯士孤軍奮守東戰場……我們的國旗在重圍中飄蕩飄蕩……」《八百壯士歌》是時局艱危的年代裏,讓中國人滿含熱淚的精神希冀。歌中的謝團長,名叫謝晉元。

投筆願從班定遠

謝晉元(1905∼1941年),字中民,廣東省蕉嶺縣人,寡言恬靜,為人忠敬。1925年,肄業於國立廣東大學。當年12月,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修政治科。

對自己的投筆從戎,謝晉元寫詩銘志曰:「河山破碎實堪傷,休作庸夫戀故鄉。投筆願從班定遠,千古青史尚留芳」。

休作庸夫戀故鄉

1926年,謝晉元在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1師任排長,離鄉隨軍北伐。1927年,在龍潭戰役中,一馬當先奮勇作戰,激戰七晝夜,取得勝利,建立奇功。1929年成婚,有兩子兩女。1935年,始服務於第88師。

1936年謝晉元將妻兒送回老家,臨別時,謝晉元對妻說:「這場戰爭將會是長期、激烈和殘酷的,如果不安頓好你們,我無法安心殺敵。讓你呆在這麼苦的地方實在是不得已,侍奉年老父母和撫養年幼子女的重擔本應該由我來挑,但作為軍人,為國效命就不能顧家,所以現在不得不交給你了。但你要相信,這場戰爭的最後勝利一定會屬於我們,到勝利那天,我就來接你們返回上海。」(謝晉元次子謝繼民講述)

1937年8月初,日軍炮火迫近淞滬。淞滬會戰前夕,謝晉元隨部自無錫開赴上海參加抗戰。8月13日,淞滬會戰爆發,第88師262旅向日軍打響第一槍,並於第一日攻佔閘北重要據點八字橋,謝晉元時任262旅部參謀主任。時任88師參謀長的張百亭將軍撰文回憶說:「世人均知謝晉元將軍為一勇將,卻不知謝將軍智謀深遠,更是一個有高度修養的參謀人才」。

隨淞滬戰事擴大,日援軍大舉在各地登陸。第88師奉命轉攻為守,在閘北樞軸陣地堅守75日,日軍未能攻破,稱88師為「可恨之敵」。期間,88師補充預備兵5次,犧牲壯烈。在隨後的南京保衛戰中,262旅524團團長韓憲元在雨花臺殉國,團附黃永淮重傷,謝晉元遂補職兼任第524團中校團附。

河山破碎實堪傷

謝晉元(中)與守衛四行倉庫的第一營四位連長合影。
謝晉元(中)與守衛四行倉庫的第一營四位連長合影。

「山圍故國週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1937年底,抗戰時局日趨緊張。經過3個多月的奮勇鏖戰,10月26日,友軍失利,大場被陷。謝晉元奉命帶領88師524團第一營,掩護大軍50餘萬人退往滬西,並駐守四行倉庫。

四行倉庫是金城、大陸,鹽業、中南四個銀行在上海的聯營倉庫,6層高,是當時上海少有的鋼筋水泥高樓,牆體厚實,易守難攻。倉庫位於蘇州河北岸,與公租界以鐵絲網相隔,內儲有幾萬包糧食等物資。堅守四行倉庫的只有一個營400多人兵力,為自壯軍威,謝晉元對外告稱800人,是為「八百壯士」。

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除了掩護主力部隊後撤,更為壯國際視聽。1937年11月,主要西方國家要為中日戰爭,在比利時京城布魯塞爾召開九國公約會議。當年10月22日,蔣委員長在給蔣廷黻大使的電報上說:「九國會議在即,現在所亟應考慮者,我國此次固為自衛而戰,亦為遠東整個安危之所繫。……惟英美為求息戰起見,是否將有過分遷就日本之處,殊堪顧慮。日本正在橫行無忌,如不參加會議、或拒絕一切調解,愈見其甘為戎首。……」

中華民國前外交官瀋呂巡先生談到當時的局勢說:「上海是個國際都市,如果上海完全失守,西方國家大概就不管你了。所以為了比京九國會議,中華民國派5位大使參加,可以想見這個會議有多重要。所以為了比京九國會議,蔣介石說一定要死守上海,一直到等這個會議開完。……這就是蔣介石委員長為什麼一定要死守四行倉庫,因為那是上海最後一個據點,不容在會議開始前淪陷。」(《穿越1945——紀念抗戰勝利70年訪談紀實》)

青天白日旂飛揚

八百壯士在四行倉庫作戰,立即引起轟動,上海民衆、外國使節、軍事觀察員紛紛在蘇州河南岸觀戰。原以為北岸國軍部隊已全部撤退,不想竟還有一支守軍與10倍於己的日軍死拼。這支孤軍和這座彈痕纍纍的倉庫,讓上海市民奔相走告,感動振奮。

八百壯士和這座彈痕纍纍的倉庫,讓上海市民奔相走告,感動振奮。
八百壯士和這座彈痕纍纍的倉庫,讓上海市民奔相走告,感動振奮。

10月28日夜,女童子軍楊慧敏衝過火線,向四行倉庫的守軍獻送國旗。楊慧敏女士在自述中,回憶當時的情景:

「槍炮聲沉寂下去,我又開始慢慢爬,終於到了東側的樓下。謝晉元團長、楊瑞符營長早有消息,知道我要來獻旗,他們都在等候我。

我脫下外衣,將浸透了汗水的國旗呈獻給他們,在朦朧的燈光下,這一群捍衛祖國的英雄都激動得流下淚來了!謝團長說:『勇敢的同志,你給我們送來的豈僅僅是一面崇高的國旗,而是我們中華民族誓死不屈的堅毅精神!』

他立即吩咐準備升旗。因為屋頂沒有旗桿,臨時用兩根竹竿連接紮成旗桿。這時,東方已現魚肚白,曙色微茫中,平臺上站了一、二十個人,都莊重地舉手向國旗敬禮。沒有音樂,沒有排場,只有一兩聲冷槍聲,但那神聖而嚴肅的氣氛,單純而悲壯的場面,卻是感人至深的。我一輩子永遠不會忘記。

謝團長帶我參觀各處、窗口和各種工事都就地利用倉庫積存的整麻袋黃豆或麥子堆成,十分堅固。負傷的弟兄們躺在地上,有的在呻吟!我的熱淚長流,我堅決要留下來替他們服務。但是謝團長硬把我我送出門口,將我推出去。他喊:『衝過馬路,跳下河!』

我猛衝過去,躍下蘇州河。頭上槍聲大作,我知道敵軍發現了我,這時已是白天了。我平日練就的游泳技術救了我,我深潛水中,遊至對河公共租界登岸。抬頭一看,蘇州河畔站滿了人,紛紛向四行倉庫屋頂迎著朝陽招展的美麗國旗招手歡呼!」

當天,《申報》特稿報道:「天亮時分,國旗飄展,隔河民眾經此地,紛紛脫帽鞠躬,感動落淚。」這一壯舉隨即由路透社傳遍世界。

民族英雄謝團長

在堅守四行倉庫3天後,謝晉元給88師師長孫元良寫信:「元良師長鈞鑒:竊職以犧牲的決心,謹遵鈞座意旨,奮鬥到底。在未完成達成任務前,絕不輕率怠忽。成功成仁,計之熟矣。工事經三日夜加強,業經達到預定程度。任敵來攻,定不得逞。二十七日敵軍再次來攻,結果,據瞭望哨兵報告,斃敵在八十人以上。昨晨六時許,職親手狙擊,斃敵一名。河南岸同胞望見,鹹拍掌歡呼。現職決心待任務完成,作壯烈犧牲!一切析釋鈞念。職謝晉元上。二十九日午前十時。於四行倉庫。」

謝晉元給孫元良師長寫信:「二十七日敵軍再次來攻,結果,據瞭望哨兵報告,斃敵在八十人以上。」
謝晉元給孫元良師長寫信:「二十七日敵軍再次來攻,結果,據瞭望哨兵報告,斃敵在八十人以上。」(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1937年11月1日,堅守了4晝夜之後,各國迫於日軍壓力,透過外交關係請國民政府下令撤離孤軍。謝晉元奉最高統帥命令率部撤退至蘇州河南岸的公租界區,上海暫告淪陷,謝晉元率孤軍在這裏度過3年多的歲月。

「國軍撤退後的上海,孤軍營成爲上海同胞惟一振奮和關切的對象。孤軍的榮辱丕泰,上海同胞都視爲自己所身受的一樣。有一段時期,孤軍營未被限制普通人的出入,上海同胞可以隨便和孤軍接談,所以晉元路上每天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好像聖徒擁向聖地。」(孫元良《億萬光年中的一瞬》)

孤軍軍魂何處尋

由於孤軍的精神感召力量,日軍多次誘降謝晉元,計未能逞。謝晉元在孤軍營中,每日操課,訓練部署勤學不輟,待機報國。並告孤島同胞,堅定抗戰必勝、建國必成的信心。

1941年4月24日清晨,謝晉元在租界軍營循例集合,舉行精神升旗後,遭營內4名變節漢奸持刀行刺,倒地殉國。上海數萬民眾前往瞻仰遺容。烈士遺骸奉命葬於上海晉元路孤軍營中,黃埔軍校內建紀念碑。

然而,在「文革」的衝擊中,英雄團長謝晉元被打成「反動軍官」。其家被抄,家人遭到輪番批鬥。謝晉元在「孤軍營」的墓碑遭毀棄,其墓地被砸毀破壞,墓地周圍被圍以籬笆,目的是為了「不要讓『反動軍官』造成惡劣影響」。

千古青史尚留芳

1941年5月8日,中華民國政府通令嘉獎,追贈謝晉元少將軍銜,授予其抗戰最高榮譽獎章「青天白日勳章」,在重慶舉行隆重的追悼大會。蔣委員長挽曰:「堅苦矢成仁,終古光騰孤島血;英魂應不泯,從今怒吼浦江潮。」中華民國遷臺後,在高雄市將一條街道命名為「晉元街」,將謝晉元靈位入祀忠烈祠。

「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民族英雄謝團長。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那八百壯士孤軍奮守東戰場……」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