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鮮花插少年頭!這就是古代的美少年(圖)



戴花不是女人的專利,因為古代男子的頭上是會插花的。清禹之鼎《攬鏡簪花圖》。(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

有一張古圖描繪的是北宋時韓琦出任揚州太守,這一年在他官署的後花園裡盛開了四朵芍藥花,中黃蕊上下二分紅花,極像身穿朱袍,腰繫玉帶的官員。此花盛開之時,韓琦邀請同在大理寺供職的王圭、王安石和另一位大理寺官員前來賞玩,但那日那位官員腹瀉不止,韓琦便邀路過揚州的大理寺丞陳升之前來,四人簪花飲酒。三十年間,四人相繼為相,一時傳為佳話。

古代男子是戴花的,後來才成為女子的專利。到了明朝末年,袁崇煥還有詩:「竹葉喜添豪士志,鮮花香插少年頭。」清人趙翼在《陔餘叢考・簪花》中說:「今俗惟婦女簪花,古人則無有不簪花者。」

宋朝修文德,終其兩宋,皇帝即便受了士大夫再大的氣,也遵守一項祖訓:不殺上疏言事之人。

皇帝與百官除了公務以外,還要舉行宴會,聯誼溝通感情,君臣於飲酒娛樂中,表現皇帝的喜好,見證官員的性情。司馬光節儉,在《訓儉示康》一文中教育兒子:我平時衣著簡樸,不戴花,唯有皇帝舉行宴會,讓進士出身的官員簪花飲酒,「乃簪一花。」寇准年紀輕輕就中了進士,為人又坦蕩磊落,深得宋真宗的喜愛,在一次宴會上,真宗把寇准招到跟前,賜他一杯酒,說:「寇准年少,正簪花吃酒時!」語氣口吻,想像目光中不乏羡慕與喜愛。

不僅朝廷官員簪花,民間也同此俗:《水滸傳》浪子燕青,「腰間斜插名人扇,鬢邊常簪四季花」。俊美極了!而「一枝花」蔡慶,「茜紅衫上描鸂鶒,茶神衣中繡木香。曲曲領沿深染皂,飄飄博帶淺塗黃。金不燦爛頭巾小,一朵花枝插鬢傍。」--真可謂旖旎也。

至今,青海民歌「花兒與少年」,將花兒與少年並提:「人裡頭最美的少年,少年是人間的春天!」聽起來十分動人又令人惆悵……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