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雙生緣(二十一)(圖)

2018-05-24 12:30 作者: 齊嵋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小說連載】雙生緣二十一
【小說連載】雙生緣(二十一)。(圖片來源:pixabay)

(接前文)

第二十一章

齊元英帶著一隊人馬,趕往下個消失點,冥冥中,他有種感覺,自己必須趕到那個地方。經過一堆亂石,齊元英停下腳步,不對,剛才已經經過這堆亂石,怎麼又繞到這裡?齊元英讓大家沿途作下記號,果然小半個時辰後,他們又繞回這亂石堆。齊元英下令沿著標記往回走,眾人繞了一圈最終還是回到亂石堆。齊元英讓大家就地休整,正思量如何破局,伍吉軒報告有幾個人不見了蹤影。

「剛才趕路一直跟在我身後,沒有任何異樣,到了這裡才發現他們不見了。」

齊元英拍拍伍吉軒的肩,「別急,告訴兄弟們小心行事,若有異樣立刻示警。」

齊元英看著眼前的亂石堆,看似雜亂,他卻隱隱覺得不是那麼簡單,可惜秦書奇不在,否則他可能能看出些蹊蹺。齊元英想起了臨行時秦書奇說的話,「用心指路」,他定下心神,取下身後的弓箭,拉滿弓,對準亂石堆,閉上眼睛,心念一動,射了出去。一箭射出,亂世堆不見了影蹤,一片迷霧升起,轉眼間眾人身陷重重濃霧之中,齊元英抽出寶劍,護住要害,沉下心靜待其變。

濃霧後傳來激烈的廝殺聲,似乎是隊伍裡的其他人遇到襲擊,用心指路,齊元英對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全力射出一箭,「扑哧」一聲,箭似乎射中了什麼,迷霧漸漸散去,一個人影顯了出來,胸口插著那支箭,腳下橫七豎八的躺著齊家軍的兄弟們,不知是死是活。齊元英看著那人,雖然有人形,但似乎不能稱之為人,青黑色的臉,雙眼紅的像要滴出血來,長發披散在肩上,枯瘦的右手抓著胸前的箭一拔,流出的不是血,卻是一些黑色的液體。那怪物將箭往地上一扔,口中發出「嗬嗬」的聲音,向齊元英走來。

齊元英一個箭步上前,寶劍橫斜向怪物的左腿削去,怪物的左腿一擊而斷,那怪物隨之摔倒,齊元英正要去查看兄弟們的狀況,卻見那怪物站起身來,竟然又生出了新的左腿,齊元英一怔,那怪物已經伸著長爪抓了過來,齊元英急忙閃避,但仍被抓破了左肩,傷口頓時麻痺沒了感覺,齊元英心知中了毒,眼前一陣陣發黑,他一咬舌尖,強迫自己清醒,就地一滾,接連劈出幾劍,砍斷了那怪物的一條手臂和頭,那怪物僵立了一瞬,齊元英緊接著一劍刺中怪物的心臟部位,手腕一轉,將它的心剜了出來,完成這一連串動作用盡了齊元英殘存的力氣,他眼前一黑,便要跌倒,勉強用劍支撐著自己。

可那怪物轉眼間又生出了頭,手臂,和心,再次向齊元英扑來。齊元英往腰間一摸,摸出一顆小小的驚雷彈,那是雲雀兒好玩做出來的,怪物扑到眼前,齊元英閃身避開,將驚雷彈往怪物張開的口中一扔,怪物下意識將驚雷彈吞了下去,「轟」一聲,怪物喉間至胸前被炸開一個大洞,齊元英再也支撐不住,昏了過去。

怪物正要向齊元英抓去,空中忽然傳來渺渺簫音,怪物停下了動作,這簫音似曾相識,聞之可親,卻想不起來緣故,怪物使勁抓頭,心中煩躁不安,好像自己忘記了很重要的東西,越想越是頭疼欲裂,但又情不自禁的想多聽一聽。

簫音娓娓,怪物的腦中出現了一些畫面,田野,藍天,清風,竹籬笆,黃泥屋,笑吟吟的婦人對他說:「甫兒,又玩的滿頭汗了。過來,娘給你擦擦。」電光火石之間,往事歷歷在目,少年苦讀,青年籌謀,割據燕地,漢中大敗,被九湜救出,許以不死之身,卻變成一個無知無覺的怪物!

簫聲越來越近,一隻白鶴落在他的面前,鶴上坐的正是那日漢中城上吹簫之人。楨兒看著眼前的人,一時顯出人形,一時變成怪物,楨兒舉起鳳鳴吹起了冰絨花,晶瑩剔透的雙生花冉冉升起,懸在空中旋轉著,黑氣從怪物身上,從齊元英和躺著的齊家軍將士身上漸漸被吸起,消散,怪物漸漸恢復了人形,正是那日領兵圍攻漢中的黎甫。

隨著黑氣被吸走,黎甫能保持人形的時間也越來越長,簫音漸歇,雙生花也化成點點星光消散在空中。黎甫趴在地上,呼呼的喘著粗氣,忽然接連吐出一口口血,楨兒上前一察看,他的內臟幾乎都已破碎,回天乏術,楨兒為他施了氣針,但也只能稍稍緩解疼痛。

黎甫腦中一個聲音響起,「回到不死之身,你就不用死也不用受這種痛苦。」黎甫沒有理會它,淒然一笑,對楨兒說:「謝謝你!簫聲真美…」話音未落,他口吐鮮血含笑而死。

楨兒輕嘆一口氣,轉身扶起爹爹,齊元英已經甦醒過來,還來不及說上話,天空中傳來雲牙的聲音,「快去打開生門,否則你們都要葬身於這個八絕陣中!」楨兒匆匆告別齊元英,騎上鶴兒在紫金山上空盤旋,不停有齊家軍將士陷入陣中身殞,眼睜睜看著親人手足死去,楨兒心急如焚卻始終看不透八絕陣的奧妙。

「雲牙前輩,看不出異樣!」楨兒只能向雲牙求救。

雲牙大叫:「你的眼力太差!我在陣外看不到,但八絕陣的生門那裡能量與別處應該有些微不同。」

楨兒又轉了幾圈,仍看不出任何不同之處,眼看著八絕陣不停收割著齊家軍將士的生命,楨兒心如刀絞,忽然鶴兒發出一聲長吟,劃破長空,楨兒猛然驚醒,輕拍鶴兒,舉起鳳鳴吹起了「無涯」,簫聲像海浪般波動蔓延,籠罩了整個紫金山,一波接一波,一浪接一浪。楨兒心中一動,拍拍鶴兒,飛向紫金山一處山坳。越靠近那山坳,簫音激發山坳上方形成旋轉的氣流,氣流越來越強。

「你打開了生門!」雲牙興奮的大叫。

楨兒無暇回應,一心一意吹奏「無涯」,氣流越來越強,覆蓋面越來越大,漸漸有齊家軍將士被捲入其中,拋出陣外。雲牙叫道:「我接著呢,你只管把人扔出來就行!」

隨著氣流加強,楨兒愈發吃力,但人還沒有全部救出,還不能停,楨兒心無旁騖的吹奏著,眼前又升起了那東海上明月共潮生的波瀾壯闊,自己彷彿化為躍出海面的鯤鵬,頂著颶風扶搖直上,萬里翱翔悠遊,在這一瞬間,楨兒心中對道有了一點感悟,她感到身體被層層打開,直至再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只剩自己的意念在天地間自在遨遊。

不知過了多久,楨兒睜開眼睛,重新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齊家軍都被送出了八絕陣,楨兒騎著鶴兒向氣流飛去,要在通道關閉之前出去。忽然一道電光襲來,擊散了氣流,楨兒一回頭,一束電光迅速向楨兒劈來,鶴兒一個急轉,發出一聲悲鳴,被擊中了翅膀,鶴兒和楨兒跌落回山坳,一個人站在半山腰冷冷的看著她。

「九湜!」楨兒為鶴兒處理了傷口,鶴兒化為玉鶴翩然落下,楨兒小心將它收好。

九湜眼中的恨意看的楨兒為之一驚。九湜心中嫉恨難平,我苦修上百年,尚未入道,她何德何能?竟然得窺道意!何其不公!原本見楨兒打通生門,九湜想著天意難違,這次就放過他們,誰知…現在的九湜只有一個想法,毀了她!

守在陣外的雲牙見到生門關閉,楨兒還未出來,大叫起來:「出了什麼事?快出來呀!」忽然見到八絕陣圖發生陣陣晃動,漸漸塌裂,「不好,八絕陣要自毀!」

八絕陣中天旋地動,山崩地裂,楨兒看著九湜嘴角的冷笑意識到他做了什麼,一剎那,楨兒心中升起了無限的悲憫,「朝聞道,夕死可矣。九湜,你錯了。」楨兒舉起鳳鳴,心中無懼無悲,身邊的飛沙落石彷彿都無關己身,她溶入了鳳鳴的簫音中,跨過了生與死,悠遊在天地之間。

陣外的齊元英和眾人只見地動山搖,紫金山轟隆隆的倒塌,突然一道光柱直通天頂,聖潔悠揚的簫音順著光柱響徹天地,雲牙聽著那簫聲,怔怔的呢喃:「她居然悟到了道意!」

待到光柱隱去,簫聲消散,紫金山已夷為平地,楨兒卻始終沒有出來,齊家軍眾人心中悲慼,忽然一個東西憑空落入秦書奇手中,正是楨兒的裝著八鼎的布袋,秦書奇看著齊元英,「將軍,楨兒…」

「楨兒已經尋到了她的道,我們應該為她高興。」齊元英眼中含淚笑著說。

雲牙在空中一扭身,「蠢人!她已經得窺道的門逕,這是多大的幸事!我得趕快去找她了!」說著騰空而去。

如意在睡夢中,忽然見到楨兒騎著白鶴向她飛來,她微笑著將兩朵美麗的並蒂連枝的花放入如意手中,「如意,來生再見!那時我們將得到真正的正法大道。今生你莫忘善待修行人,種下將來得道的機緣!珍重!」如意從夢中驚醒,不見楨兒,只見手中那兩朵並蒂花的光影,漸漸化作星光消散。

一個月後,齊家軍攻陷都城,在皇宮中找到了第九隻鼎,衛氏夫婦用六個月的時間煉化了九鼎,鑄成了九口洪鐘,掛在皇城的八個方位和中心。一年後,齊家軍統一漢地,齊元英稱帝,在位五年後,齊元英退位給齊如意,和獨孤鳳,秦書奇入終南山修道。

齊如意在位三十餘年,大詔天下禮敬修道之人,興建道觀,一時間國人修道者眾,幾乎家家都有香爐供著真人。齊如意在位後期,佛教正式傳入中土,齊如意大力支持,自此佛道教義在中土廣傳。夜闌人靜時,如意對著明月輕道:「姐姐,我沒有辜負你的囑託,但願我們和世人都能在將來得聞大道!」

(全文完)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