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雙生緣(十八)(圖)

2018-05-06 12:00 作者: 齊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說連載】雙生緣(十八)。(圖片來源:pixabay)

(接前文)

第十八章

冬去春回,齊家軍結束了與北戎的戰爭,回到了邊塞的草場,北戎主力連連受挫,都城中又發生了叛亂,最後只能全線退兵。草場裡,慧娘終於盼來了大軍回歸,之前她多次查探,但因為齊家軍一直在打游擊戰,沒有固定的地點,因此遲遲不能將驚雷彈運送出去,因為驚雷彈事關重大,又不敢輕易離開。交接之後,慧娘急忙想往賀城趕,獨孤鳳攔住了她,「我們已經收到消息,如意他們很好,你不用擔心,他們已經能獨擋一面了,整個明州和益州都已經在他們和乞僚人的掌握之下了。」「可是…」慧娘還是不放心,獨孤鳳勸阻道:「小鷹都有單飛的一天,我們不可能護著他們一輩子。」慧娘狠狠心點了點頭。

齊元英他們在營帳中討論黎甫派人送來的信函,約齊元英他們於燕地邊境會面,共商天下大事。郭通道:「這個黎甫一定不安好心。我們與北戎交戰,他們卻躲在一邊招兵買馬,擴張地盤,從來沒有與北戎正面作戰,連配合我們牽制北戎兵力都不肯做,現在卻來和我們會談,和他們有什麼可談的?」

蔣游點點頭,又搖搖頭,「狼子野心是顯而易見,但會談恐怕還得去。黎甫現在已經佔據了整個燕地和中原的一半地方,北戎退兵後,他們與朝廷的合作必然破裂,中原戰亂即起,我們不可能置身事外。」

「讓他們打好了,兩個都不是好人!我們何必去趟這渾水?」

秦書奇微微點頭,「我贊成郭信的說法,這兩方都不是能承載天命的聖主,不過是姦邪小人,沒有必要和他們談什麼。如意他們已經掌控西南,我們當務之急是打通通往西南的通道,早日掌握西部諸州,才能和他們兩方抗衡。將軍,不能再等了。」

齊元英略一沉吟,「好,順勢而行,先取涇渭再下漢中。」

眾人齊聲應「是」。

齊家軍五日後向南挺進,月餘便攻克了涇渭之地,所到之處整編官吏,減免賦稅,推行仁政,民心齊向,從軍者眾。就在齊元英他們攻下漢中時,黎甫接受了朝廷的招安,被封為平西大將軍,帶二十萬大軍向漢中攻來,兩軍於漢水兩邊對壘。

郭信與蔣游看著對岸敵方的軍營,浩浩蕩蕩分布在對岸,一眼看去看不到邊,「油子,你怎麼看?」

「黎甫治軍有一手,他們看來在等船隊,船隊一到,只怕就要開始渡漢水。」

「他們不是已經有船了嗎?」

蔣游搖搖頭,「他們一定是想全線鋪開渡漢水,我們兵力少,不可能全線阻擊。」

郭信想了一想,「確實如此,想必他是如此打算。不過他低估了我們的騎兵和強弩,就算兵力不夠,也能守住。」

「能守住,但只怕我們的損失也不小。應該有更好的辦法…」蔣游摸摸下巴,「我看我們得後退,這裡留一些人和十幾架強弩就夠了,嘿嘿!」

「你主意多,聽你的。那我先領大夥兒後退筑營壘,這裡交給你了。」郭信揮揮手就回營準備去了。蔣游叫過騎兵營的三支小隊,沿漢水河岸布下十幾架強弩,準備好帶火藥的火弩箭,佈置好三支騎兵,便安心等著黎甫的軍隊渡河。

黎甫沒有想到自己打算的萬無一失的渡漢水居然遭遇如此慘敗,兩百多艘運兵船行到漢水中間便遭遇火箭襲擊,還不是一般的火箭,這種火箭不但燃燒,還會爆炸,被擊中的船隻大多沉沒,士兵多數落入漢水淹死,少數幾艘船好不容易靠了岸,士兵剛上岸便被騎兵襲擊,潰不成軍,最後只能鳴金收鼓,渡漢水的四萬先鋒軍幾乎全軍覆沒。

饒是黎甫一向以冷靜自持,也難免又驚又氣,這是黎甫第一次與齊家軍交戰,之前只聽說他們的威名,卻沒有想到他們的武器和戰鬥力都高出己方這麼多!如何能擊敗這麼強大的對手,黎甫陷入了思考,齊家軍難道就沒有弱點嗎?黎甫忽然想起一個人,先前來投奔他的一個自稱在齊家軍裡待過幾年的人,好像叫劉什麼,對,劉角全。

黎甫叫人將這個劉角全帶來,「劉兄,不知在我軍營中待的可還習慣?先前忙於軍中事務,一直沒能和劉兄詳談,是小弟我的不是。」

劉角全頓覺受寵若驚,先前被冷落的不滿煙消雲散,「將軍太客氣,小人能為將軍效力,實乃三生有幸!」

「劉兄,實不相瞞,小弟這次的麻煩只怕只有劉兄才能幫我啊!劉兄你也看到了今日我們先鋒軍渡江的慘敗了,齊家軍實在厲害啊!我們這次只怕要折在這裡了,只是這麼多兄弟的前程和性命都要斷送,小弟心有不甘啊!」黎甫將劉角全迎上主座。

「就是那衛氏夫婦造的強弩,確實厲害,還有那火藥,也是他們造出來的。」

「是啊,他們的武器勝過我們百倍。劉兄,你在齊家軍中多年,可知他們有什麼顧忌之處?」

「顧忌?這我倒沒有看出來。」劉角全仔細回想在齊家軍兵器營的時候,卻想不起來齊家軍有什麼顧忌的人或事。

「那他們平日裡都談論些什麼呢?」

「他們老說百姓的生活苦,盡講這些沒用的,自己的日子過的清苦的很,一年到頭也吃不上幾頓好酒好菜,還老去賙濟別人,跟著他們一天好日子也沒過上!」劉角全恨恨的說。

黎甫眼睛一亮,敷衍了劉角全幾句便把他打發回去,心中有了計較,召集手下將領商討,誰知他把主意一說,手下的兄弟卻紛紛反對,反倒是先前不怎麼聽話的朝廷的將領大力支持。

「兩軍交戰,怎麼能把普通百姓參進來?這不道義啊!」

「無知!將軍這個主意極為高明,齊家軍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我們立於不敗之地。」

「將軍,我們本來也就是百姓,怎麼能做這樣的事呀?」

「胡說什麼?!能為朝廷效力,那些百姓只有高興的!」

……

黎甫一聲嘆息,流淚說道:「我何嘗不知讓百姓來參戰有所不公,可是我們奉命剿匪,便是為了天下太平,此乃大義!況且如今我們船隻不足,若要渡江,只能徵用民船,齊家軍一向標榜他們為天下百姓而戰,想必不會為難這些人。我這也是無奈之舉啊!」

眾將領聽他這麼說,只能應諾,遣人前往漢水各處徵用船家和船隻,數日後再次渡漢水。

蔣游看著漢水上密密麻麻渡過來的漁船,冷笑了一聲,「黎甫,原來不過如此!」隨即召集大家後退,退入郭信他們筑好的營壘。

黎甫領軍順利渡過漢水,沒有遭遇一箭一兵,連先前反對的將領也不得不承認將軍的計謀奏效。黎甫沒有匆忙行軍,就地休整幾日後,向漢中開拔。行出幾里,探子回報說前方有齊家軍的營壘,在去往漢中的必經之處,有幾座臨時搭就的營壘,黎甫不由晒笑,這小小几座營壘,也想擋住自己的十幾萬大軍?當即命令弓箭手掩護,先鋒軍前進攻克營壘。

誰料先鋒軍還未靠近營壘,便引發驚天動地的爆炸,火藥!比那火箭威力更大的火藥!硝煙過後,伏屍滿地,黎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轉瞬之間幾千先鋒軍居然全線潰敗!隨即而來的是巨大的恐懼和暴怒,「將那些漁夫帶過來,讓他們打頭陣!」

「將軍!這是讓他們去送死!咱們不能這麼做!」…

黎甫這次卻不願再多作解釋,「擋我者,軍法處置!」…

郭信和蔣游站在營壘後看著被敵軍催趕著向壁壘走來的漁人和緊隨其後的敵軍,郭信眼睛都要噴出火來,「卑鄙小人!」

蔣游卻淡然道:「黎甫這是自絕生路。」

郭信下令道:「強弩和弓箭手準備,避開漁人,直射後方敵軍。發信號給兩翼重騎兵營,一輪火箭之後,發動攻擊。其他人,跟我來。」

黎甫站在山丘之上,遠眺戰場,弓箭,火箭紛飛,爆炸聲四起,硝煙還未散去,兩側殺出兩隊重騎兵,己方射出的弓箭不是射程不夠近不了他們的身,就是射不穿他們的盔甲,一時間這兩隊騎兵所向披靡,斬殺了自己的幾員大將,己方潰不成軍,壁壘中又殺出一隊騎兵,直衝過來,勇猛難當,三對騎兵在己方軍隊中縱橫絞殺,很快己方死傷大半,那些漁人卻不見蹤影,想必是躲了起來,都說漁人狡猾,果不其然!此時的黎甫已經不能冷靜下來,只有一個想法,「繼續上!對方就這麼些人,這麼些武器,耗也能耗死他們!」

這一戰一直殺到夜幕低垂,雙方各自鳴金收兵。蔣游看著郭信明顯疲累卻神采奕奕的回了營,「好久沒有這麼痛快的打一場了!可惜沒碰上什麼像樣的對手!」

「好了,你是打痛快了,我們的弓箭火藥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退回漢中吧?」蔣游問道。

郭信立馬跳了起來,「才滅了他們幾萬人就退了?!至少得再滅掉一半!」

「今日一戰,兄弟們受傷的也不少,再戰下去,傷亡可能就重了,畢竟我們人數和武器都有限。而且我們已經完成了將軍分派的任務,拖了他們這麼多天,又滅了他們幾萬人。更重要的是,經過這幾天,黎甫已失人心,他已經失去了最大的倚仗,不足為懼了。」蔣游笑嘻嘻的說服郭信。

「聽你的,咱們什麼時候撤退?」

「現在。這次我殿後,你別跟我爭,我這次還沒松過筋骨呢!」蔣遊說著誇張的伸了伸手腳。

郭信笑著說:「行,我帶受傷的兄弟先走,你帶著其他人殿後。咱們漢中見。」

(未完待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