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松花江墜龍事件完整版(圖)



它通身是鱗,脊背上的鱗是鐵青色的...(圖片來源:Pixabay)

1944年8月(具體哪一天記不清了),我父親任佰金領著我(任殿元,當時27歲)和漁民叢來順(43歲)、謝八(38歲)等駕船出江打魚。我們出江少則三五天,多則十幾天,和我們一同出江的還有4只船、10多個人。

這天早晨,我們的船隻行進到了牡丹江(為松花江某段的舊稱)南岸(當時這裡歸肇源縣管轄,位於肇源縣城偏西北15公里處),突然發現陳家圍子村後頭圍了許多人,估計要比陳家圍子全村人還要多4倍。我們將船靠了岸,向岸邊的一個人打聽,那人小聲地告訴我們:「黑龍江裡的黑龍落到沙灘上了!」一聽這消息,我們既興奮又緊張,我父親說:「魚上不上網也不差這一會兒,走,看看去!」5只船上的10多個人就全上了岸,我們幾乎是跑著趕到的。

一看那場景,把我父親那樣的老「魚鷹子」都嚇呆了。但見一個黑色的巨型動物臥在沙灘上,它太大了!陳家圍子的人用柳條子在它身上搭了個棚子,算起來得有20多米長。它有10多米長,頭頸比身子細,頭像牛犢子腦袋那麼大,略呈方形,上寬下窄,頭上沒有杈角,只是在前額上長了一個扁鏟形狀的角,像牛角,短且直,根部粗約10厘米。臉形和畫上畫的龍差不多,長著七八根長鬚子,又粗又硬,還直抖動,嘴形特像鯰魚嘴,又扁又寬,嘴有30多厘米長,閉著,看不到它的牙和舌。

它閉著雙眼,眼角圍了一團蒼蠅,它的眼皮一動,蒼蠅就「嗡」地一聲飛開了。它長著4個爪子,但看不準爪子有幾個趾,因為爪子深深地插進了沙灘裡,小腿比小夥子的胳膊還粗。它的身子前半部分粗,由於是趴在地上,能看出接近大人腰那麼高,估計直徑得有1米多。後腿以後的部分是尾巴,比前身細,但很長,足有八九米。整個形象就像個巨型4腳蛇(東北土話叫馬蛇子,即蜥蜴類動物)。

它通身是鱗,脊背上的鱗是鐵青色的,足有冰盤那麼大,形狀和鯉魚鱗差不多。肚皮和爪子上的鱗是粉白色的,瞅著比脊背上的鱗鮮嫩,並且略小於脊背上的鱗。脊背上的鱗乾巴巴的,像曬乾的魚坯子(乾魚)。大群的蒼蠅在它身上飛來飛去,它不時地抖動身上的鱗,發出乾澀的「哢哢」聲,每響一次,蒼蠅就「嗡」的一聲飛起來;聲音一停,蒼蠅就又落了下去。它身上的腥味兒極大,相距幾百米遠就能聞到。它身下臥著的地方已經臥出了一條長溝,身邊的嫩雜草都被它踩倒了,可惜的是看不出腳印是什麼樣子。

陳家圍子只有20多戶人家,總共60多口人,而在場卻有300多人,原來,附近的任家亮子、瓦房子、尚臥子等好幾個村的人全來了。他們有挑桶的,有端盆的,都拿著盛水的工具,統統由陳家圍子偽村長陳慶指揮。陳慶不許大家管它叫「龍」,只能稱「水蟲」。聽陳慶講,昨天下午他還來過這裡,什麼也沒有,今天早晨就有人看到了這個「水蟲」,說明它是昨夜臥在這裡,今早被人發現的。

陳慶組織陳家圍子人搭起了棚子,然後讓人挑水往「水蟲」身上澆,水一澆上去,「水蟲」身上的鱗就隨之一抖,人們就這樣一桶桶地往「水蟲」身上澆水。謝八說:「快看,它的脖子多像馬脖子!這傢伙肥啊,要是宰了吃肉該多好。」

看了一個多時辰,我父親說:「走吧,明天再來看。」就這樣,我們戀戀不捨地上了船。在船上大家還直議論,叢來順說:「如果這個‘水蟲’沒有尾巴的話,那它就是黑龍江裡的禿尾巴老李(見下面的註解)。」謝八說:「這一定是黑龍江裡的黑龍,你沒看它通身都是黑色的嗎?」大家連魚都沒打好。

當天下午下起了大雨,到夜晚變成了暴雨,整整下了一夜,時緩時急。第二天一早轉為牛毛細雨。我們5只船直奔陳家圍子村後,趕到那兒一看,心涼了!曾經趴臥「黑龍」的地方現在只剩一條深溝,沙子裡還留有濃烈的腥味兒。據當地人講,「水蟲」是半夜走的,怎麼走的,到哪兒去了,誰也不知道,因為下暴雨的夜晚不可能有人守候它。但我們清楚地看到,距它趴臥的沙溝東北處還有一條深溝,明顯能看出是它站立起來時弄成的,這說明它極可能是朝東北方向走的,怎麼走的,卻是個謎。會不會是像飛機那樣行進一段距離後鱗甲張開、騰空飛起來了呢?這只能是猜測。

再後來我們打魚到那裡時,聽當地人悄悄地講,日本人封鎖這消息,不准人們到處亂講。以後就很少有人提起了,到如今已經70多年了,那動物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們仍然不知道,但70多年前的情景仍歷歷在目,恍如昨天發生的一樣……

這段往事被刊登在上海人民出版社編輯出版的1989年12月《中外書摘》第3卷第4期的《人間奇事》專欄裡,題目為《我所看到的黑龍》,杜爾伯特「對山」奶牛場退休幹部任殿元的口述,杜爾伯特博物館任青春整理。任殿元老人於1994年3月初辭世。《中外書摘》在刊登這篇文稿的同時,還發表了任青春寫給編輯部的一封信—-

編輯:

想寫這篇文章是我10多年前的想法,因為我父親親眼看到了「龍」這件事對我震動極大,我總覺得應該把它記錄和整理出來,這將是一份極珍貴的資料。事情已經過去許多年了,許多當年的目擊者都去世了,如拙稿中的叢來順、謝八等都早已去世,就是我父親也已經73歲了。但他精神好,一點也不糊塗,講起這件事情就如同昨天發生過的一樣。

我不知道肇源縣誌是否記載此事,但我相信陳家圍子附近還有與我父親一樣的目擊者存在。我這是第一次向報刊披露這件事,儘管我很早就聽我父親講這件事,但當時我也懷疑此事的真實性。1986年,我去肇源縣出差,住在縣委招待所對面的一家個體旅社內,夜晚同屋的一位老頭和我閒聊時講起了此事,其經過和我父親講的完全一樣。我問他是哪裡人,他答是陳家圍子的,當年77歲(可惜的是我忘問他叫什麼名字了),他也是目擊者之一,還親自挑水往黑龍身上澆過水。通過這件事我相信,我父親講的是事實。

這個事情是真的嗎?

這一切是真的嗎?為了證明這段經歷的可靠性,任青春提出了4個論據:

1.自己第一次聽父親談及此事時,才六七歲,母親臉上那不耐煩的神情表明,此事早已是老生常談,如果不是真實事物強烈地刺激了老人,他不會把這個故事一講再講;

2.父親為人誠實厚道,絕非信口開河之輩,他不信鬼不信神,若不是親眼所見之事,父親斷不會反覆陳述;

3.當年自己在肇源縣的小旅社中住宿,一老人談及同一起事件;

4.任殿元老人在松花江南岸看到的那條身長10多米的黑龍「像一個大馬蛇子」,馬蛇子為蜥蜴的俗稱。

令人驚訝的是,甲骨文中某些「龍」字的寫法,看上去酷似蜥蜴,新石器時代的一些彩陶紋飾也是如此形狀。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了「龍」,文化程度只有初小的父親,怎麼可能認識「龍」字的甲骨文字形?古籍中不止一次記載了古代的「墮龍」事件,其描述與父親所講的大同小異,父親又怎麼可能知道那些連專家、學者都未曾提起過的散佈在古籍中的關於「墮龍」的具體描述呢?

許多人都在以科學的態度看待此事。為了考證任殿元老人所述的真實性,以《上海灘》雜誌社編輯馬小星為代表的一些人還進行過實地調查。

1992年,馬小星列了一個科學調查提綱,委託任青春對任殿元的陳述進行了詳細考證,結果又確認了「墮龍」事件的一些細節。任青春給任殿元看了許多種類的恐龍、鱷魚的圖片,結果老人對異齒龍(一種恐龍)的圖片表現出一定的興趣。他認為,如果把這個動物背上的帆狀物去掉,看它趴在那裡的樣子倒有幾分像自己見到的「黑龍」,只不過「黑龍」的嘴是閉著的,嘴形象鯰魚,嘴邊有鬚子,頭上聳起角,脖子還要略長一些,極像馬脖子,且全身長滿了魚鱗。1992年10月,哈爾濱出版社的戴淮明受馬小星的委託,到任殿元家中、松花江南岸的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區(陳家圍子後歸此市管轄),大致確認了已於上個世紀60年代被遣散的陳家圍子村的原址。

1994年春,馬小星親自到肇源縣調查,收穫頗豐:找到一位目擊過「墮龍」事件的大娘,但她所說的事件與任殿元所說之事的時間、地點不同;在被訪問的數十人中,有不少老人證實松花江南岸確實發生過「墮龍」事件,而且確實發生在偽滿時期,也確有偽村長陳慶其人,一位當年與陳慶同住一村的老大娘甚至作證,當年陳慶本人就親口說過他率眾救龍的事;類似任殿元所說的「墮龍」事件,在肇源、扶余境內不止發生過一兩次。

同是1994年春,肇源縣古恰鄉文化站站長崔萬祿受馬小星之託到扶余區風華鄉調查,又找到一位自稱目睹過「墮龍」事件的老大爺,而且許多人都證實了陳慶組織大家救龍的事。

學者觀點

《現代漢語詞典》(1983年版)根據歷來的傳說,對「龍」作了這樣的定義:龍,我國古代傳說中的神異動物,身體長,有鱗,有角,有腳,能走,能飛,能游泳,能興雲降雨。

正是在這一定義面前,人們曾陷入了深深的困惑。有人查遍了中外所有的生物學資料,就是找不到一種能與上述定義相對應的動物。於是,一個並不算過分輕率的結論便自然產生了:龍不過是一個神化之物而已。有人甚至稱之為「生物學上假設的傑作」。

馬小星系古籍、古生物愛好者,為了研究龍,十幾年間,他查閱了大量資料,做了大量的調查。他認為,龍是一種曾經存在過、被人們神化了的動物。龍這一來自虛空想像的「假設」竟能籠罩中國文化達數千年之久,並且能愈演愈烈,蔚為大觀,多少有點兒不可思議。

翻開中華古籍,詩詞曲賦、小說雜記,乃至哲學著作、政治論文,龍的形象無所不在。人們既然主觀地認定龍之傳說是一個神話,就不會認真看待這些文字。可是,人們信賴的史書《左傳》曾提到舜帝賜為自己養龍的人姓董,名為豢龍氏,意思是養龍的人;一向對光怪陸離的上古傳說持審慎態度的史學家司馬遷,在《史記》中也曾記載夏代有專門養龍的人,名為御龍氏。歷代史籍關於「墮龍」的記載更是數不勝數。

馬小星堅信龍的存在,他說:「從來自不同朝代的歷史記載中,從任殿元老人關於1944年在松花江畔親身經歷的追述中,我們隱約意識到,世間確曾有這麼一種會走、會飛、會游泳的奇異動物,我們的思路便不能不發生轉折。當一種我們自以為熟悉的事物正通過某種方式顯露它的真相時,我們為什麼不換一種眼光,去重新認識那個已經被解釋了千百回的神龍之謎呢?」

事件盤點

1.南宋1162年太白湖邊降龍

郎瑛《七修類稿》記載,南宋紹興三十二年(西元1162年),太白湖邊發現一條龍,巨鱗長鬚,腹白背青,背上有鰭,頭上聳起高高的雙角,在幾里之外都能聞到腥味。當地群眾用席子遮蓋它的身體,官府還派人親自祭祀。一夜雷雨過後,龍消失了。它臥過的地方留下一道深溝。

2.明代1487年廣東新會墜龍

郎瑛《七修類稿》記載,明代成化末年(1487年),廣東新會縣海灘上墜落一條龍,被漁民活活打死。此龍約一人高,身長數十丈,酷似畫中龍,只有腹部呈紅色。

3.清代1839年樂亭縣墜龍

《永平府志》記載,道光十九年(西元1839年)夏天,有龍降落在灤河下游的樂亭縣境內,蠅蚋遍體。當地群眾為它搭棚以遮蔽陽光,並不斷用水潑灑它的身體。三天後,在一場大雷雨中,龍離開了原地。

4.1934年遼寧事件

1934年8月8日,在營口發現了一具與傳說中的龍極相似的屍體,並且此前有附近居民見過、接觸過其活體。當時的偽營口第六警察署將其骨運至西海關碼頭附近空地陳列數日,參觀的人絡繹不絕。當時的《盛京時報》還派人採訪,稱之為「龍」、「天降龍」、「營川墜龍、「巨龍」等,同時還配以照片,圖文並茂,轟動一時。

(註解:中國國際龍文化研究促進會拍攝六十回大型電視專題片《中華巨龍》時,在全國省級稱謂中含有龍的省級單位中,只有黑龍江以「龍」冠名,黑龍江名稱的由來就是以禿尾巴老李而得名。禿尾巴老李的民間傳說起源的一個版本見於清朝袁枚的《子不語》:「山東文登縣畢氏婦,三月間浣衣池上,見樹上有李,大如雞卵。心異之,以為暮春時不應有李,採而食焉,甘美異常。自此腹中拳然,遂有孕。十四月產一小龍,長二尺許,墜地即飛去。到清晨必來飲其母之乳。父惡而持刀逐之,斷其尾,小龍從此不來……」在東北的網站上看到《黑龍江與山東滕州的不解之緣》的文章,文中寫道:傳說中的黑龍江龍神,他雖為龍,卻是山東文登縣普通村民所生。因其出身姓李,而尾巴又被其父砍斷一截,而得名「禿尾巴老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