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息 將一隻隻鴨子趕上架 中國央媽排第幾?(組圖)

2018-06-10 09:0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夜色下的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大樓(Getty Image)

【看中國2018年6月10日訊】第一,2017年,世界各個經濟體雖然是同步經濟復甦,但復甦的本質截然不同,企業的狀態也截然相反。

2017年,各國經濟同步復甦,就在人們歡呼的時候,要注意到這樣一個現實,美國經濟是真復甦,因為美聯儲已經從2015年底開始加息,加息實際是去槓桿的貨幣政策,這說明美國經濟依靠的是自身的內在動力走在復甦的道路上。但是,看看其它主要經濟體:歐元區是在歐洲央行量化寬鬆的情形下推動的復甦,量化寬鬆就是印鈔投放市場,這會帶來債務膨脹,實際是加槓桿;日本的經濟復甦與歐元區一樣;中國自從2015年以來就在降息,雖然2017年開始央行在公開市場操作中小幅提升了SLF的利率水平,但由於中國的利率並未實現市場化,同時又進行了多次降准操作,也通過金融創新(SLF等)的方式往市場注入基礎貨幣;巴西、印度、俄羅斯等在過去兩年也都處於貨幣寬鬆狀態。這些經濟體實際是通過加槓桿實現的經濟復甦。但是,加槓桿就會帶來債務繼續膨脹,債務不斷膨脹最終會抑制經濟增長,所以,雖然同樣是經濟復甦,但復甦的本質與美國並不相同。

不同本質的經濟復甦帶來的結果也不同。

1、非美經濟體的經濟復甦在貿易戰等一系列因素的影響下已經開始回落。

今年以來歐元區、日本、中國的經濟數據開始回落,以德國為首的歐元區極為明顯。2018年日本和巴西的經濟增長預期被IMF下調,日本已經被下調至1%(去年經濟增長為1.6%),巴西下調的幅度更大。

日本2018年經濟增長預期遭到下調。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最近說,日元對美元可以貶值到125:1,貶值到130:1是不被接受的。這意思是說,我可以印鈔救助日本政府的債務問題,但是,一旦因為繼續印鈔導致日元貶值到125:1的位置,安倍先生你自己看著辦吧。

2、美國企業為了抵禦美聯儲的加息和縮表週期,儲備了大量的現金,而其它經濟體卻在遭受債務的煎熬。

據CNBC引美聯儲的數據,美國公司在國內的現金儲備為2.5萬億美元,加上在國外的儲備為5萬億美元,可以說美國企業對美聯儲的緊縮貨幣政策所帶來的影響是嚴陣以待,當大企業的現金流充沛的時候,就可以渡過貨幣政策的緊縮時期,同時也說明美國企業的經營狀況良好,現金流充沛。美國企業之所以現在佔有如此主動的地位,與次貸危機之後經歷了一次劇烈的去槓桿有關,再加上美聯儲三次的量化寬鬆修復了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表,讓美國企業(銀行)顯得很「強壯」,經濟復甦的基礎比較牢固。

但是,由於其它經濟體是通過加槓桿推動的復甦,債務問題就越來越嚴重。以中國來說,地產上市公司的債務率繼續攀升,據市場機構數據,2017年滬深上市房地產公司的資產負債率為79.03%,同比增長了1.85個百分點,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房企上市公司整體負債率繼續上升,高達79.42%。同時,2017年與2016年相比,上市房地產公司現金流惡化。這不僅體現在房地產領域,今年的債券市場,信用債違約的數量大幅增長,分布在很多行業,這顯然是債務率上升和現金流惡化導致的結果。歐洲也是一樣,義大利等高債務國家的債務問題隨時引發,而巴西、印度、土耳其、阿根廷等貨幣的不斷貶值,本質上都是債務壓力。

一邊是火焰,一邊是海水。

第二,各國央媽都只能被「趕鴨子上架」之後才會被迫加息

基於非美國家經過加槓桿推動經濟復甦之後,整體債務問題嚴重,就沒有主動加息的動力,只有這些蹩腳的鴨子被趕到「架子」上之後,才會無奈地加息。

以阿根廷舉例:其央行在2016年至2017年連續降息,在2016年五六月間更曾經連續八週降息(很牛),最終在2018年1月24日將利率降至27.25%,終於引發了阿根廷比索的劇烈貶值,將阿根廷央媽這隻「蹩腳鴨」被趕到了架子上,只能匆忙之間在一週左右的時間內將利率提升到了40%。阿根廷政府願意看到這種貶值的情形嗎?本人認為是願意的,至少它不反對,因為只有如此,才能稀釋政府和企業的債務。所以,雖然外界對阿根廷比索的貶值大呼小叫,但阿根廷政府很可能是樂在其中。巴西央行的貨幣政策阿根廷基本同步,也終於在今年推動了巴西雷亞爾快速貶值。



2017年12月至今以來美元對阿根廷比索、美元兌巴西雷亞爾走勢。(網路圖片)

印度盧比在經過今年快速貶值之後,印度央行也被趕到了「架子」上,於本月6日被迫將回購利率從6.00%上調至6.25%,為四年來的首次加息。

未來的新興市場央行,都會走同樣的道路,各路央媽只有被匯率市場逼到「架子」上之後,才會無奈加息,因為無論政府還是企業,都在不斷的降息放水之後背上了沈重的債務,只有貨幣貶值到一定程度、對通脹和社會穩定帶來嚴重威脅,才會被迫加息。

對於中國央媽也是一樣的。房地產已經有嚴重的泡沫,這是任何人都要承認的,但是,一旦採取貨幣緊縮政策並導致泡沫破裂,企業(當然包括房地產企業)自然加速違約,地方債、商業銀行、地方財政只能立即死給央媽看,這已經不僅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還有無數有房貸的人們會直接並排佔到樓頂上,更是嚴重的社會問題,央媽能夠怎麼辦?也只能是被趕到「架子」上之後才會考慮加息。為了推後加息的時間,還會強化資本流動的管理,緩解本幣匯率的壓力。

但是隨著中美利差的不斷縮小,看看央媽怎麼顯現自己的「才能」。

現在,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為2.946%,中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是3.693%,約相差75個點,已經跌出了4月份央行行長易綱在博鰲亞洲論壇上提及的80至100個基點的「舒適區間」。一旦美聯儲本月再次加息,還會推動美國國債收益率的上行,壓縮中美利差。加強資本流動的管理是必然措施,但這一時期的效果讓人生疑(因為同樣的措施其效果有遞減效應),考驗央媽是否加息的時候到了。

但央媽本月加息0.25%的可能性依舊比較小(或許會進行更小幅度的加息),基於債務的壓力繼續印點也是必然,利率尚未市場化為這種截然相反的操作提供了條件。因為對於今天新興市場國家的央媽來說,不被匯率逼到「架子」上,很難下正式加息的決心。

「鴨子」被趕上架,就有成為紅燒的危險。持有者對本幣的信心逐漸走向崩潰,就是「紅燒」的過程。

至於發達國家的央媽一樣不願意主動放棄印鈔的快感,看看日本政府身上世界第一的債務,看看義大利、西班牙、希臘等高債務國家的要死要活,只要有一分出路就不會放棄印鈔。但是,川普開啟貿易戰,讓這些以出口為導向的國家(德國、日本都是)再也不能通過壓低匯率和利率來推動出口,進而推動經濟復甦,此時,如果歐日央行繼續印鈔,本質就變成了推動自身的通脹,央媽的幻想破滅了。所以,歐洲央行在本月初展示了鷹派的嘴臉,實際也是無奈,當被趕到了「架子」上之後,它沒有其它的選擇。

現在的局勢是,美聯儲持續的加息縮表和美國政府的貿易戰,正在將各國和地區的央媽按順序逼到「架子」上,當央媽「上架」之後才會被迫加息,債務危機也就來了。阿根廷、土耳其、印尼、印度央行先行加息,屬於「先烈」。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