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監控下,誰還在害怕?又害怕什麼?(圖)

原標題: 中共的「政權/權力喪失恐懼症」

2018-07-11 08:43 作者: 李大立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已到黃昏末路,草木皆兵(ED JONES/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7月11日訊】現代世界有一種政治病,名為「政權/權力喪失恐懼症」,病徵表現為對政權/權力的穩定高度敏感,甚至到了疑神疑鬼,草木皆兵的地步。整天「國家」二字不離口,動輒用「亡黨亡國」來嚇唬老百姓。

比如近日在上海發生的小學生被害案,轟動全社會,廣大群眾議論紛紛,市民紛紛前來現場悼念。可是當局卻迅速派大批民警封鎖現塲,清除堆滿現場的鮮花,驅散民眾。並即拘捕八名所謂「造謠者」。其用心路人皆知,就是掩蓋事實真相,企圖草草了結,讓事件盡快平息。盡快過去,讓民眾盡快忘掉發生在他們身邊的慘案,更害怕群眾議論,探求慘案發生的社會根源。

正如香港《明報》所指出:「中共政權一方面對民眾的監控無處不在,一方面又對社會暴力隱患毫不察覺。其實他們關心的不是民眾的生命安全,他們唯一關心的只是他們政權的安全」。

真是一針見血!

中共這種神經過敏症到了濫用和曲解國際規則的地步。比如國際足聯舉辦的國際足球賽,賽前展示雙方國旗、奏雙方國歌己成慣例。可是中國大陸舉辦的國內比賽,參賽兩支球隊都是國內球隊,中共當局也要套用這個「全體起立,升國旗、奏國歌」的形式,以此作為「愛國主義」教育,如此不厭其煩、生搬硬套,往往令隊列中的外援球員一臉茫然不解。

說到香港,中共這種敏感症恐懼症更是變本加勵,暴露無遺,令香港人哭笑不得。比如無論何時何地,不分任何場合、任何情況,只要一提起「香港」二字,前面必加「中國」二字成「中國香港」,好像不厭其煩地提醒香港人乃至全世界:香港屬於中國。這種良苦用心,香港人卻並不受用,以致中國足球隊來香港比賽,賽前奏雙方國歌,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演奏兩次,引來數千香港球迷一片噓聲。中共政府惱羞成怒,迫令香港政府匆忙訂立「國旗法」、「國歌法」企圖用立法手段制止,可是「壓而不服」舉世皆然,引來球迷和市民更大的噓聲。

近期,中共還蓄意挑起香港母語之爭,企圖消滅香港文化,讓700萬港人俯首稱臣,和大陸中國人一樣成為中共的家奴。中共政府迫令香港教育局在教學文件中聲稱香港人的母語不是粵語(廣東話)而是大陸普通話,並指使大陸來港學者李某在電視傳媒上大放厥詞,引來社會各界憤怒聲討。在中共高壓下,當立法會議員提問特首林鄭月娥你的母語是什麼時,林竟答「不回答無聊問題。」引起香港市民極大反感。學者、作家陶傑為此查找了母語一詞的起源英語Mother tongue的大英百科全書和牛津詞典的解釋:

The first language that you learn when you are a baby, rather than a language learned at school or as an adult(中譯:母語指當一個人處幼嬰時所學習的第一種語言,而非其後在學校或成年後所學的語言)

陶先生解釋說,幼嬰出生後所接觸的第一種語言往往就是母親所操的語言,故稱母語。如果你母親是菲律賓人,操菲律賓語,那麼你的母語便是菲律賓語;如果你母親是福建人,說福建話,那麼你的母語便是福建話。而香港90%以上是廣東人,母親說廣東話(粵語),所以香港人的母語就是廣東話(粵語)。

中共蓄意將一個母語問題政治化,其實就是其「政權/權力喪失恐懼症」的一個生動表現,其恐懼心態暴露無遺。

病症成因:如果一個政權是靠非法暴力奪取得來的,就必然缺乏認受性,缺乏民意基礎,中共這種一黨專制的暴政虛假謬誤的「共產主義」來為自巳的暴力政權作解釋,隨著蘇聯共產集團的瓦解,中共也不得不拋棄了。中國無可奈何地跌入一個「無政治信仰」的社會,中共政權獨裁殘暴的本質逐漸暴露,人民的反抗風起雲湧,3000萬貨車司機大罷工、數千退伍老兵鎮江維權集會、上海女生......實在令中共政權寢食難安,加上全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蕩蕩,獨裁專制政權難以生存,為數不多的同類接二連三陸續被人民推翻,獨裁統治者一個個下場淒慘,物傷其類,不能不令中共政權膽戰心驚,造成他「政權/權力喪失恐懼症」病入膏肓、越發嚴重。

根治藥方:唯一的辦法是效仿臺灣蔣經國,主動放棄權力,還政於民,走西方民主憲政的路,讓全國人民定期進行民主選舉選出人民信賴的政府。並全面把自由還給人民,落實言論出版集會結社自由,讓社會與輿論監督政府施政。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