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收入增長,為何生活壓力也增長?(組圖)

2018-07-14 09:00 作者: 時寒冰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國人收入增加,伴隨的卻是生活壓力的加大,問題在哪兒?
伴隨中國人收入增加的卻是生活壓力的加大,問題在哪兒?(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7月14日訊】「改開」以來,中國民眾的收入在增長,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同時,許多人的生活壓力也在加大(尤其揹負房貸的家庭),這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收入為什麼與生活壓力同步增長?

一個至關重要的原因,是社會福利、保障機制的不健全乃至缺位(肯定知道最關鍵的原因是不斷超量印鈔對居民財富的掠奪,其他原因都可以忽略不計,但是作者不敢說)。

對於一個社會來說,民眾的焦慮尤其是群體性的焦慮,是不利於社會的穩定發展的。為此,就需要建立其完善的社會保障體制,消除民眾的後顧之憂。社會保障制度被認為是現代國家的基本社會制度,健全完善的社會保障是現代社會富裕文明的重要標誌。

德國人現在最感激的領導人,是「鐵血宰相」俾斯麥,當然不是因為他的「鐵血」,而是因為他的柔情,他親手創建的社會保障制度,被認為是重塑了德國人的性格。當每一個公民,感覺到有一個充滿溫情的保障機制,給他們帶來保護和尊嚴的時候,這個民族就變得更加奮發向上。相反,如果國民無法得到健全的社會保障機制的保護,一生為教育、醫療、養老等等而奔波勞累,他就不可能有安全感,也沒有精力去思考權利、尊嚴、氣質等,這是對一個國家或民族至關重要的問題。

換句話說,如果公眾無法得到社會保障機制的保護,生活中,就會把物慾方面看得很重,就無法在精神上超脫。而對於物質層面的追求是沒有窮盡的。多少錢算富裕呢?在上世紀80年代,萬元戶是被人羨慕的,而現在,百萬元戶都不敢說自己有錢。在一線城市,買房只能交個首付。如果不幸生一場大病,可能一下子就回到赤貧的狀態。

最近,《我不是藥神》很火,很多人共鳴,但是,板子打錯了,很多人譴責原研藥廠的暴利,但問題並不出在這裡,原研藥如果沒有暴利,就不會有人花費巨資去做研發,就不會有那麼多療效好的新藥問世。

問題在哪兒?據媒體公布的資料顯示:影片中提及的格列衛,在中國的售價是全球最高的,高達23500元人民幣,而這種藥,在韓國的售價僅折合3000元人民幣,在澳大利亞的售價高些,折合1萬元人民幣,但是,澳大利亞的醫保政策讓這種藥到患者手中的價格還不到200元人民幣。

進口藥價格是高,但沒有高到離譜的程度。中間有寄生蟲、既得利益者,把藥價炒到了天上。這是一種赤裸裸的吸血鬼的行為,他們對患者敲骨吸髓,讓一些不幸有人患上重病的家庭,一夜之間回到赤貧狀態。退一步說,即使社會保障機制不能及時健全,至少,打掉這些吸血鬼,也會好很多。而如果建立起完善的社會保障機制,讓這些吸血鬼和殘忍的既得利益者,失去敲骨吸髓的機會,民眾就消除了後顧之憂。一個沒有後顧之憂的民族,才能活出良好的精神狀態,才能活得更有境界更有尊嚴。

現實中最殘酷的一點是,它距離人們的夢想,總是非常遙遠。比如,住房問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敢讓商品房的佔比達到像我們感受到的這樣高。住房是一種基本的生活所需,許多國家在走房地產市場化路線的同時,也在不斷加大住房保障、住房福利的投入。而且,還有一點,是我們所忽略的,那就是,西方國家土地私有,許多人自己建房,就能輕鬆解決好居住問題,而對於土地國有的國家而言,民眾沒有土地,國家只有拿出更多的土地建造保障房,才能平衡這一結構性的矛盾。

住房絕不可以變成一種奢侈品,對於任何一個國家來說都是如此。住房變成奢侈品的結果,是人們不得不為這種基本的生活所需付出自己畢生的財富,也付出多年的理想和夢想,當理想和夢想被沈重的房貸所擊垮,談什麼精神、理想都是奢望。

我們不妨看看數據。房子與人均可支配收入息息相關。人均可支配收入要用於食品、衣著、醫療保健、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娛樂服務、房租等等,剩餘的錢才能買房子。2017年,全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5974元,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為18322元,收支相抵後,人均結余7652元。2017年年末全國大陸總人口139008萬人,可以得出,2017年,全國居民可支配總收入約為36.11萬億元,除去消費支出以後,全國居民累積結余資金為10.64萬億元。這部分結余,相當一部分屬於特別富有的人,他們會把其中的相當一部分用於儲蓄。

2013-2017中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及其增長速度
2013-2017中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及其增長速度(數據來源:中國國家統計局)

2017年年末中國的人口總數及構成
2017年年末中國的人口總數及構成(數據來源:中國國家統計局)

2017年,當年存款新增存款4.6萬億元,這部分存款,80%的屬於富裕的人(這部分人基本都有房),除去這部分儲蓄,還剩下多少呢?

6.04萬億元。

假設這些錢全部用於購房,而2017年全年,中國商品房銷售額為13.37萬億元,也就是說,中國居民當年的全部結余都用於買房還不夠,還需要7.33萬億元的貸款(這裡面沒有考慮富人動用儲蓄買房的因素)。

2017年末,中國境內住戶貸款餘額為40.5萬億元,2016年末,中國境內住戶貸款餘額為33.36萬億元,新增貸款為7.14萬億元,而當年中國居民需要7.33萬億元的貸款,還不夠,從哪裡補呢?那就是公積金貸款,也就是說,居民所有的結余都買房還不夠,還要藉助貸款才能實現購房夢。2017年,居民購房的金額,不僅用完了全部結余,而且還借貸了相當於結余1倍多的資金。

就像前面括弧中所言,這個估算並沒有考慮動用儲蓄買房的情況,即使考慮到這種因素,買房對民眾財富的轉移也是非常驚人的。在這種情況下,人們的生活壓力當然會很大。

健全社會保障機制,建設一個民富的社會,消除民眾的憂慮,一個民族,才能活出精神狀態,活出尊嚴,活出生命之美,社會也才能更加彭勃向上。而且,只有建立起民富的社會,才能讓中國不再嚴重依賴外部的消費市場,更有利於經濟的可持續健康發展。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