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原因造成中國人只有「立場」沒有「是非」(圖)


河南某局長呵斥記者:「你是替黨說話?還是替群眾說話?」
河南某局長呵斥記者:「你是替黨說話?還是替群眾說話?」(FREDERIC J.BROWN/AFP/Getty Images)

只要是中國人,都對「站穩立場」這個詞不陌生。

什麼是「立場」?

毛澤東的一則「最高指示」就是「立場」的高度概括:「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

河南某局長呵斥記者:「你是替黨說話?還是替群眾說話?」則顯示「站穩立場」仍是中國官場的政治主旋律。

「立場」的本質就是「認清形式站好隊」,認勢不認人,永遠站在勢力較大的一邊。

「立場」包括以下幾層意思。

一是兩個團隊發生利害爭執,你得認清形勢「站好隊」,如果判斷錯誤「站錯隊」就要付出很大代價,就算你是諸葛亮也不例外。

二是你得無條件服從本團體領隊的指令,就算明知領隊在胡說八道也不能說半個不字。

三是你得無條件維護本團隊的急功近利,哪怕明知本團隊在無法無天甚至滅絕人性,也得跟著團隊隨波逐流。

四是你得無條件為本團體成員「護短」,哪怕明知此人是禍害團隊整體利益的老鼠屎也不可對外認錯,就算要處理只能用「內部紀律」。

五是只要屬本團隊「認為」的競爭對手,無論是真實的還是「假想敵」,你就得遵從「壞人推論」。對方幹的事縱好也壞,對方團隊也「沒一個好人」。哪怕對方在「義務獻血」,也得炒作成「別有用心」。就算對方團隊出了英雄偉人,也一樣要被誣為「敵對勢力」。

「立場」的思想行為邏輯屬典型的「幫派思維」。

什麼是「是非」?

和「立場」相比,「是非」的內涵就要簡單得多。

只看你的所言所行是有道還是無道?是「務實」還是「做假」?是維護還是傷害了社會公德和公眾利益?是否傷及無辜?是推進還是阻礙了國家民族的文明進步?

一切都是就事論事,不管你來自何門何派,也不管你先前做了多少好事或壞事,只有一個答案,不存在雙重標準。

強姦搶劫可恨!美國人日本人在中國強姦搶劫可恨,中國人跑美國、日本強姦搶劫一樣可恨!無惡不作的流氓混混強姦搶劫罪不容誅,為國家人民立下大功的英雄偉人強姦搶劫一樣不能將功抵過!

和尚不能吃肉喝酒玩女人,大學不能賣文憑,專家教授不能站在權威崗位上說昏話,教師不能發職業財……這是必須遵從的「職業道德」,而不是你的「公民自由」,更不能從「改革開放」上找藉口。

傳統中國曾經是一個講「是非」的民族。

我爺爺曾經講過本地家族曾在上世紀三十年代活埋了四個人,原因是我族和仇家發生械鬥,那四個後生依仗本族在當地的大族地位,居然衝上去對仇家的大姑娘動手,脫下了對方的上衣。這等傷天害理之舉不用仇家上告,本族人就義憤填膺把四人活埋了。這或許是本族能成為當地望族且長盛不衰的主要原因。

不知從何時起,我們的民族放逐了「是非」轉而向「立場」投誠了?

中共的歷史教科書不惜用大量的篇幅來抨擊醜化「新生活運動」
中共的歷史教科書不惜用大量的篇幅來抨擊醜化「新生活運動」。(網絡圖片)

記得上初中時中共在歷史教科書把蔣介石寫得簡直「不是人」,凡是和蔣沾邊的事都不是好事。連蔣介石在位時努力推行的「新生活運動」,有益於推進中華民族文明進步的善政,可在中共的歷史教科書不惜用大量的篇幅來抨擊醜化「新生活運動」,把它當成蔣的一大罪行。

大半個世紀以來,中國人一直被來自中共官場的「權力語言」唆使或強制要「站穩立場」和「立場鮮明」,而沒有被要求「分清是非」。

在文革的瘋狂歲月,年輕後生別說能動仇家的大姑娘,就算當眾脫下與之無仇無冤只是印上「階級敵人」標籤的大姑娘的褲子,也一樣能美化成「革命英雄主義」。「階級敵人」就算跳下急流捨身救人,也一樣是別有用心企圖磨滅人民群眾的革命鬥志。

久而久之,在中共的強制洗腦下,我們墮落成了一個沒有「是非觀」的民族。

人們關心的只是「別站錯隊」和「站穩立場」。只要站隊站好了,壞事也能變成好事,惡行劣跡也能宣傳為「好人好事」。

直到網際網路手機普及信息現代化的今天,中共的官員依舊在「你是為黨說話還是為群眾說話?」和「外國記者若信得過,母豬也能上樹」的「幫派思維」裡轉圈。

一個只有「立場」沒有「是非」的民族必然泯滅「公道」、「正義」和「良知」!

一個沒有「公道」和「良知」的民族是絕對沒有希望的!

中華民族向何處去?

天滅中共,天祐中華!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