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教授遭北大解聘驅逐 臨行之言 字字扎心!(圖)



被解雇 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9月12日訊】近日,自媒體《糖堆兒實驗室》發表的一篇文章,引發了很多華人網友的關注。

文章描述,在北大匯豐商學院的深圳校區,有一位教了9年經濟商科的美國教授,叫克里斯托弗.保丁。因為經常憤而不公,言辭激烈,最後落得了被北大解聘的下場。

作者表示,自己看了美國教授克里斯托弗.保丁的博客,認為他所表達的觀點都是比較客觀的。文章較長,部分翻譯內容如下:

「我要走了,在北大匯豐商學院工作了整整9年,我要離開中國了。其實從去年年底的時候,北大教務處就告訴我不會和我續約了。而到了今年4月告訴我,他們說要和我斬斷一切的關係。

我對於這幾年在深圳的生活心存感激,能認識到這麼多聰慧的學生我倍感榮幸。我當初接受這個教授的職位的時候,我就知道會有什麼風險了。但是至少現在,我覺得我沒有愧對我的良心。

在這9年裡,我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國外一些經濟媒體,比如彭博社也會邀請我去做訪談,通過我在中國的視角傳達給外國人。我真的是無比榮幸。

我3個孩子裡面有2個孩子是在中國出生的。剛來中國的時候,對這個國家一無所知。我和我夫人當時覺得可能呆個兩三年,我們就會走了。但是沒想到,一呆就是9年。我現在最自豪的事情,就是我的孩子能說中文,而且能和中國的小朋友毫無文化隔閡地玩在一起。現在要離開了,還是有種說不上來的苦澀。

其實我有考慮過是否應該去中國其他的城市,或者去香港,或者去亞洲其他的國家。但是和一些同事聊過之後,我發現,現在已經不適合呆在中國了。現在,作為一個經濟學教授,我覺得我都不能自由地發表對中國經濟的看法了。與其被驅逐出境,還不如自己知趣離開。

我想要說的是,我所有的抱怨都是針對某些體制的,而非個人。我很喜歡我的中國同事,即使是激辯我們也是學術交流的目的。中國的友人也很友好,我的孩子也都得到了友好的對待。

但是住在中國,有時真的會讓你哭笑不得。大家會覺得插隊是常態,有些人也會不經過我們允許隨意拍我們孩子的照片。中國每天發生的一切,都讓我們覺得倍感新奇。

最有趣的事情,就是我以前是個五穀不識只會搞學術的教授,但是現在,我覺得我特別接地氣。文化領域等等,我都開始了有了自己的見解。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在中國,人與人之間缺乏最基本的尊重。

所以,人們對於法律,道德和規範同樣的不尊重和漠視。比如插隊這回事,看似簡單,其實就是代表人們對於公平這個概念的忽視。但是在中國,插隊成了一種正常現象……

對於執法者來說,只要壞蛋不要太過分,也不會懲處他們。這就樣「和諧」地生活著。就因為人們對於法律法規本身創造的過程,有異議,所以大部分選擇抗議的方式就是漠視。

而在任何一個其他的國家,你有問題你可以大膽提出來,這樣才能改進。

來中國之前,我一直以為中國的國民還是比較拘謹的。但是後來我才發現,中國是一個根本沒有法律法規約束的叢林。人們漠視法律,並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別人,最後製造出巨大的混亂。

我有個律師朋友和我說,抓貪官的時候,他們最後的結論都是那個貪官「很倒霉」。人們難道沒有任何正義感嗎?這和倒霉有什麼關係?壞人得到懲罰難道不應該嗎?

中國現在整天都是圍繞著這些東西轉。比如突然,誰被車撞了,司機逃逸了,視頻發到網上瘋狂轉載,大家熱評謾罵。最後呢,一個星期之後,風口下去了,就開始討論別的事情了。對於人的生命,沒有基本的尊重和珍視。

我另外一個朋友是一個基督教傳教士。他說有一次,一個英語角的活動邀請他去參加,講一講人生的意義。他說他後來簡直驚呆了,大部分人都認為掙錢才是人生的意義所在。

最關鍵的是,掙錢可以,但是沒人討論,什麼樣的錢可以掙,什麼樣的錢不可以掙。

當上帝就是錢的時候,這就是你的信仰……

我最尊重的人,那是些可以奉行自己的信念的人。有太多人,面對自身利益的時候放棄了自己的信念。很多人都沒有原則,也不喜歡原則。因為有時,有原則會成為你前行的「障礙」。

很多人都忘記了,美國從頭到尾不過也是一場實驗。從誕生開始,就有移民不斷地湧入。到今天為止,很多最高學府和矽谷中創業的人們中,都有這些移民的身影。但是在中國,這種可能性為0。

美國就是在不斷犯錯中,又不斷改進中行進的……

在中國我最怕的就是被拘留。我也漸漸地感受到了最近對於學者言行範圍的收緊。

我要離開中國了。說實話,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對法律漠視,卻對異己變得狹隘且謾罵

《糖堆兒實驗室》文章作者透露,他自己身邊也有部分人表示不想在國內呆了。他認為,有原則的人,在中國,是沒辦法成功並且快樂的。最近很多北大、人大的泰斗教授離職,移民遠去香港和美國。

前幾年還有不少海歸回國,但最近又出現很多「返海」傾向。很多已經回國後的人,抱著失望,準備回到國外去了。雖然移民很常見,但是已經回國的海歸,又決定離開,那確實是說明瞭一些問題。

一個在國內受到尊重的學者,願意拋下一切去另外一個國度生活,那需要多大的勇氣。

雖然說現在的知識份子也開始淪喪了。但是真要說,在中國,還有點道德底線的人可能也只能從知識份子裡面的一小撮裡面去找了。畢竟,現在這個社會,想當賺大把鈔票的人,都需要些許的道德淪喪。那麼沒有淪喪的人,就要從沒加入漩渦的裡面的人找。

可是,就算是不想陷入利益的漩渦,現在的學者也很難靠自己的思想過活。稍微不慎,就會被一擁而上,扒的體無完膚。

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最近在報紙上發言的「專家教授」的言論都那麼奇葩。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常識,而是那些睿智的學者已經不敢出來講話了,搞不好會被扣各種帽子,會被水軍攻擊,學者的形象毀於一旦。

所以,別說這個美國教授害怕,哪個在中國的教授不害怕?

不可否認,現在大膽講話的人越來越少了。不僅害怕被扣帽子,另外一方面,還有一堆網路愚民對你謾罵……

走後門,托關係,作弊,抄襲,造假,炒高房價,不把消費者的命當命。在這樣的環境中,你能開心地活著嗎?

作者最後直言,「當道德和成功變成一個二選一的選擇題時,我們也離徹底淪喪不遠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