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潑都是到華山派,從來沒有上黑木崖打滾的

2018-09-19 11:45 作者: 六神磊磊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9月19日訊】今天繼續聊金庸。

武林中,一般人解決問題都是靠打架,可是有的人就喜歡靠打滾。

金庸的武打小說裡就有很多善於耍賴打滾的,包括那種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喊「殺人啦」的這種。

比如劉瑛姑。

這位劉姥姥當時已經七老八十了,和楊過打架,打不過了,突然「往地下一坐,放聲大哭起來」,捶胸頓足:殺人啦,欺負人啦。

對面的楊過和一燈大師眼看她打滾,無比尷尬,拉也不是,打也不是,抱起來也不是。就說抱吧,你抱還是我抱?抱起來又該扔到哪裡去?

要是扔回黑龍潭,回頭一上網那就成了「把老太太扔到爛泥堆裡」;要是扔回萬獸山莊,就會變成「扔到野獸出沒鬼哭狼嚎的地方」。

有趣的是,看多了金庸你就會發現,不管這些打滾撒潑的多厲害,卻有一個永遠不變的規律,他們從來只在體麵人面前撒潑。

瑛姑就只在一燈大師和楊過面前潑,她知道眼前這兩個好歹都是體麵人,不管私底下怎樣,明面上辦事不能太出格,一指戳死自己的可能性不大。

她絕對不會在金輪法王面前撒潑打滾,也不會在裘千仞面前撒潑打滾。不然人家抬手就是一輪子。

仔細分析金庸的小說,幾乎無一例外,打滾耍賴事件都只發生在華山派、恆山派這些白道門派家門口。

比如華山派,《笑傲江湖》裡的門派,自居白道,非要做君子,掌門人都叫做「君子劍」。

有一說一的是,這類門派其實也出產假君子,私底下可能也幹些猥瑣的事,但明面上總是相對更講規矩、講體面。結果這種門派就特別慘,跑到山上來打滾撒潑的人格外多。

看過書的就知道,那些江湖混混像封不平、成不憂之類最愛來鬧,明明當年立過誓不再上山攪鬧的,幾年一過卻又大搖大擺跑上來「評理」,要編製、要位子,不解決就撒潑。華山派呢?礙著白道的體面,儘管岳不群心裏肯定也罵了一萬句mmp,面子上卻還要勉強應付,還給茶喝。

試想一下,要是有這路人來華山派旅遊,明明凌晨到,卻非不肯定當晚的房,還要在「有所不為軒」裡睡,人家不許,他們多半敢撒潑打滾,大喊大叫。

值班弟子令狐沖、陸大有等一看不是頭,給抬到思過崖上去,讓他們去思個過,他們便要坐在地上大哭大叫:殺人啦,打死人啦,把我們扔到十長老的墳地裡來啦!

順便說一句,世界上什麼物質最不可捉摸?就是這些撒潑族的身體狀況。

他們坐得火車、出得遠門、住得廉價旅店,夾塞佔道搶座快如狗。可一等到和別人理論的時候,就往往瞬間不能正常站立行走,就要坐輪椅,就一碰便倒、癱軟如泥,而且動輒說要突發疾病。

金庸整部《笑傲江湖》,也都是像華山派、恆山派之類有人來撒潑。真正那些黑又硬的門派從來沒有人去打滾的。像戰鬥民族嵩山派、或者是光芒萬丈的黑木崖,聽說有人去撒潑的嗎?一個都沒有!

所以說,耍無賴的人都有一項看家本領,就是選擇撒潑的對象。

他們其實心裏都跟明鏡一樣,什麼地方可以打滾,什麼地方千萬不能打滾,都是看人下的菜碟。就好像孫博士絕不會到龍哥車上去佔座,龍哥真的會抽刀子的。

真要去黑木崖上一屁股坐在地下大哭大叫、玩玩假摔試試?分分鐘滅了你。明天食堂早飯的包子,就是用你做的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