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事件透視:弱者思維邏輯很要命(組圖)

2018-09-21 08:10 作者: 書香看世界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瑞典
瑞典風光(Pixabay)

【看中國2018年9月21日訊】這次瑞典酒店與華人曾先生之間引發的事件,在各方媒體的報導下,眾說紛紜,弄得瑞典警方也是一頭霧水,據說已將此事提報上一級。

此事總令我想起前不久高鐵霸座男,腦袋不由自主總把這二人的形象攪混在一起。

瑞典算是法制健全,公務人員非常廉潔自律的國度。作為旁觀者來說,瑞典警方可能唯一的過錯是,他們不瞭解東方式的處事邏輯,從而被誤判為執法態度粗暴,缺乏同理心。

曾先生訂錯酒店入住日期,被告知不能提前入住,後提出在酒店大堂沙發付費過夜,酒店拒絕,雙方開始爭執,乃至最後酒店報警。

我們來看看當事人曾先生在此時過程中的心理邏輯,和自己認為的正當理由:

到達酒店時,已是深夜,帶著行李,沒有地方過夜;

父母身體不好,旅途勞累,酒店應該體諒他們;

酒店大堂沙發反正是空的,我們付費借宿,拒絕得不近人情。

按照我們中國人的常態思維邏輯,曾先生的想法很正常。是啊,大半夜的,你讓人家拖家帶口露宿街頭嗎,酒店應該要通情達理,同情弱者啊。

但是,大家在理解曾先生的時候,有沒有站在酒店方換位思考,酒店為什麼會拒絕呢。

這可能就是東方式人情社會與西方規則社會,背後的思維邏輯差別。

前段時間,有一件事情,更能看出這種差別。

說一位老人上車後看到一位女孩沒給他讓座,結果這老頭不高興,張口就罵人家不尊老愛幼,最後居然坐到人家女孩身上。換位思考,人家可能也是忙了一天的售貨員,或者站了一天的服務員,沒給你讓座也是有原因的。倘若你客氣地問人家是否可以讓個座,我想絕大部分人都會讓座的。因為每個人都有相互尊重的心理需求,但一旦被道德綁架,認為讓座理所當然,人家不樂意是自然的結果,誰也不欠你的。

在日本呆過的人都知道,日本人的處事思維和我們「不給自己找麻煩」不同,西化的日本人奉行「我不給你添麻煩,你也不要來麻煩我」的行為準則。

國內坐火車換座位很多人都經歷過,有時候最怕的就是老人或者孕婦定個上鋪要跟你換下鋪,禮貌的當然樂意助人,最怕的是倚老賣老或者道德綁架的,不補差價的同時還認為你幫忙換座位是應該的。在日本一對老人,寧可分開坐的一路不說話,也不會主動麻煩別人換座位,這種處事規則深深存在於他們腦中。

一位大陸朋友準備去日本工作,在出行前,他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工作。他知道日本人非常守時,上班第一天提前半個小時就到了工作地點。第一天工作非常順利,臨近下班時,翻譯將他叫到一邊說:

「明天你就別來太早,提前5分鐘就好。」

「難道上班早在日本都不是一件好事?」這位朋友十分疑惑不解。

翻譯也無法跟他解釋,說是上司讓他提醒的。

日本
日本臺場高達(Pixabay)

後來,這位朋友才發現,他並不是唯一一個上班早到的人。有一些日本同事偶爾也會因為各種原因早到公司,但是他們總是在樓下的星巴克里點一杯咖啡,等到還有5分鐘上班時才進電梯上樓。

工作半年後,他才發現,在日本人的眼裡,過早到公司會給其他同事心理上的壓力,是一種給他人「添麻煩」的行為。過早到公司的人,都會想盡任何辦法不讓他人注意到自己早到的事實。

一位華人朋友親身經歷的一件事:

在日本有一次抱著一摞書去開推拉門,不小心書掉了一地,後面走來一位日本大叔幫我撿了起來。

我本能的說了句:「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謝謝)結果,大叔很驚訝的看著我說了聲:嗯?我便帶著一腦袋問號走了。

後來我才知道,當日本人幫助了你,不要先說謝謝,要先說:」すみません「(抱歉)。因為書掉落了,人家幫你揀起來,這就已經給別人帶來了麻煩,所以,先道歉就對了。

可見日本人這種「不給別人添麻煩」的行事準則,已深入社會骨髓。

日本人行為看似很誇張,再看看北歐人。

北歐的芬蘭人,有著典型的社交恐懼症。

芬蘭式排隊,又稱社交恐懼式排隊,平均距離1.9米的芬蘭式排隊,大家互不干擾。

不止芬蘭,包括瑞典等北歐國家,人們已經把擁有自我空間當成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北歐國家的陌生人之間的舒適空間是1.5米,能夠忍受的極限距離是1米。

這種社會行為的背後,同樣是「別打擾我,我也不打擾你」的心理邏輯。

西方社會流行的AA制,背後同樣是人人平等,互相尊重,互不相欠的邏輯規則。

社會上有一種傾向,弱者常常覺得別人欠他的,別人應該要幫助他。這種心理,其實就是一種道德綁架。

有位大陸名人長期資助貧困學生,最後因為自己經濟出現問題,短期中斷了資助,結果這位學生反過來責備他,有的甚至反目成仇,令人寒心。請問你哪來的勇氣和底氣來責備幫助過你的人,要他對你負責到底,你自己的父母可能都不敢拍著胸脯這麼說。你唯一的底氣就是,你是弱者,你應該被同情,被幫助,僅此而已。

所以,有位名人說:善良需要有點鋒芒。就是善良要有底線和規則。

看看今天西歐社會,難民問題一直解決不了,同樣也是這個原因。

難民認為自己是弱者、受害者,西方社會有救濟幫助的道德責任,西方善良的人們答應了:我幫助你。但西方人被道德綁架後,忘了名正言順地告訴他們:幫助你可以,但我們有規則,你得遵守。

人人都講規則的社會,道德水準不會差到哪兒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