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哀九十三條命,推落天坑文革獰!


【看中國2018年10月1日訊】

六七,十月,二、三日,廣西全州血腥縶。

營長天輝彼姓黃,三江公社民兵叱。

地富分子九十三,深底天坑慘推擲。

某大地主全數戮,七十六人大家族。

外嫁女兒押回死,一歲嬰孩哪管哭。

處死再推巨石落,壓碎屍骨再狠毒。

天坑人呼「黃瓜沖」,老小全部推坑中。

洞口寬度約八米,深七十米壁直空。

五十年後下探入,森森白骨悲無窮。

紀實網文照片出,憤怒文革坑殺凶。

不止一個黃瓜沖,其他洞穴類似同。

三公里外竹塢村,一七,一月正上旬。

路邊也有深坑洞,洞中也有白骨存。

「推下次多」村民說,文革瘋殺血淋淋。

一位醫生二十幾,地主出身外行醫。

返家正在路上走,民兵推入深坑淒。

新婚近剛生一女,人談天坑聲懼低。

八三年,官調改,縣高中裡大會開。

操場舉行公判會,五花大綁黃天輝。

追究天坑坑殺罪,昂頭居然不悔垂。

押赴刑場執槍決,狼性是誰蓄意培?

地富都是良善人,修橋鋪路興學頻。

累代經營所得積,投資合法各朝循。

無端忽然大難到,百口莫辯惡臭臨。

萬般凌辱全忍受,生命財產統花零。

造反終於手握權,恣意斗掠施「政」歡。

土地財產皆D有,子女操弄隨意玩。

這隻袋轉那只袋,忽然暴發誰敢攔。

質方公子房地產,慶紅嬌兒富澳元。

賣掉豪宅幾個億,隱匿不知躲哪邊?

「電力一姐」「姐夫」妙,境外倒騰人茫然。

他們是否新「地富」?是否該施文革膻?

官子官孫君遍觀,哪個務農背朝天?

哪個日晒房屋造?或操機床倒三班?

臺、港、星,皆華人,誰敢比較與他們?

你稱」崛起「本事大,雞的屁,比人均:

怎只他們幾分一?當年起步同樣貧。

他們高你三四倍,你敢實比布國民?

你狠,餓死幾千萬,斗死戰死處死驚。

你的貪官多多少?萬倍他們,莫謙輕!

你的維穩超軍費,他們怎麼沒聽聞?

言論自由你多少?兩黨互督他開明。

誰造「地富反壞右」?大臭大暴猛加身。

誰新「地富反壞左」?大專大撈坐宮廷。

「改革開放」虛旗晃,實際日益收、捆、禁。

學習如今成學「習」,「最高指示」追M文。

觀史本可興替鑒,痛悲歷史被強姦。

「浩劫」本已縮「錯誤」,教材修編今又傳。

「錯誤」兩字忽不見,「艱難探索」代其間。

罪惡暗暗被美化,文革正被頌美甜?

後人如何是非辨?妖魔又要化神仙?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