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狗血的人生,都寫在租房合同裡(圖)

2018-10-01 08:10 作者: 大貓財經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租房
大家找房子大約都怕遇到黑中介(Pixabay)

【看中國2018年10月1日訊】畢業季已經過去了,毫無意外的是,北京高校畢業生以51%的本地居留率成為全國之冠,高於上海的40%,更高於36%的全國平均值。

畢業季之後又迎來了開學季,北京又完成了一輪不同人群的大換血。老鳥們開始了人生的新征途,而新鮮血液則更多的是懷著一份憧憬進入了北京。

當然對於無論是初來乍到的新鮮血液還是已經立足的老鳥,居住成本一直算是一道需要邁過的門檻。但來到了這裡,很大程度上意味著夢想有實現的機會,抱負有施展的餘地,這是;;「北漂;;」們拼盡全力也要立足北京的理由。

面對;;「居不易;;」,貓哥身邊的一些小夥伴,跟貓哥聊起各自的租房故事,都是五味雜陳。作為生活在北京的2200萬分之一,過著自己的日子,也尋找屬於自己的;;「解決方案;;」。

但是,目標都是一致的,那就是——留下來。

01;;「甲醛房成了我的議價武器;;」

清河男27歲朝陽區百子灣

前幾天,《阿里P7員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刷屏了,急性髓性白血病、甲醛超標,這些字眼看起來真的是很可怕。但是相比起他來,自己還算是幸運的,因為自己現在依然健在,這也算是很美好的事情了。

因為,這樣的甲醛房,我也住過。

中介帶我看房的時候告訴我,雖然是一個舊小區的房子,但是你趕得巧,正好新裝修過的,所有的傢俱設備什麼的都是新的,而且價格還;;「可小刀;;」,他說,;;「你算是賺到了;;」。

但是,屋子裡的味道我也是聞到了,那是一種木板+粘合劑+桐油+漆的混合味道,但是鑒於味道並不算太濃烈而且價格可商量的情況下,也沒有過多計較,最終,我以在原價格的基礎上;;「刀;;」200塊的價格拿下了。

但是在住進去的時候才發現,關上窗戶後,原本並不濃烈的味道頓時就濃烈起來了,除了刺鼻子,還有點;;「辣眼睛;;」,說白了就是甲醛超標嘛,雖然沒有專業的測試設備來測試甲醛的濃度,但是身體的反應其實還是很誠實的。

跟中介反映了一下,中介給我拿來了幾盒活性炭,聊勝於無嘛。

即便這樣的情形,我也還是沒有退租,因為這個時候退租,除了已經繳納的費用損失外,我還要再經歷一次找房子的痛苦。我做了幾件事:

①用一切辦法除甲醛,活性炭買了一箱子,外出的時候通風,在家也通風,希望可以早日讓味道散盡。

②減少在房間內停留的時間,出去找朋友聚會、帶著電腦去咖啡廳、去商場吹空調,反正就是不在家待著就對了。

③帶著中介再聞一次屋裡甲醛的味道,然後得到了續租不漲房租的承諾。

甲醛與白血病,我當然也怕啊,但是我已經人肉吸收了這麼多甲醛,那麼我只能把甲醛房作為我房租議價的武器,賭的是中介的人情味和自己的免疫力。

02;;「黑中介提醒我當心更高等級的黑中介;;」

張偉男29歲海淀區四季青

大家找房子大約都怕遇到黑中介,但是我已經習慣了跟黑中介打交道了,而且找房子的時候,我一直就知道他們是所謂的黑中介,找他們也只是因為價格相對一些正規中介要便宜。

住進去的時候,也驗證了我的猜測。

同一個房子裡的一位女生要搬走,但是中介沒有退押金,而女生報了警,警察過來後也只是調解一下,爭吵、撕鬧再加調解過後,最終女生仍然沒有能完全退押金,而我也知道了自己未來的命運,大約這押金是要不回來的。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天下中介一般黑,我怎樣才能降到最低的損失呢?我能想到的辦法就是,跟中介打好關係,只從這同一個中介手裡租房子,只繳這一份押金。

所以三年來,我按時繳納房租,而且是拿著現金到中介門店去,為的是能拿到蓋了公章的收條,防止他們以沒有書面證據而向我再次索要租金。如果換了房間,我會把原來的房間打掃乾淨,因為很多人因為衛生問題被索要;;「衛生費;;」。

;;「兄弟,我還真沒見過比你還謹慎的了。;;」中介每次見到我的時候都要;;「誇;;」我一番。

當然,長時間跟同一個中介打交道的好處,其實就是省事。;;「死磕;;」這同一家黑中介,也算是有點;;「回報;;」。

比如,房租的上漲幅度上,可以有議價空間,最成功的一次議價,2000元/月的房間,漲價50元,雖然不大,但蚊子腿也是肉;即便房租上漲,但是並沒有再補交押金;中間產生過一次房東收房而租房合同還沒到期,中介給安排了臨時住所。

最終,我在搬離西三環而轉向東邊的時候,這個;;「黑中介;;」提醒我當心其他;;「黑中介;;」,;;「有些中介並不像我們這樣光扣錢,他們段位比較高,路子比較野,可能會採用暴力的,你要當心;;」。

原來,黑中介也有等級。

03;;「為了不租房,寧願不上桌吃飯;;」

楠楠女31歲通州區臺湖

畢業之後,我就結婚了,嫁到了北京的我,成為很多人羨慕的對象,而且還是在北京的;;「城市副中心;;」。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結婚的那天,我坐在婚房,拿著老公給我弄的一盤菜,一個人吃完了新婚的第一頓飯。他家裡的規矩是,來客人的時候,女人不能上桌吃飯,這種可怕的思想居然到了這個時代居然哈存在,也是令人匪夷所思。

所以,在結婚一個月後,就以工作單位離家太遠的理由,搬了出去,住進了所謂的群租房,雖然房間不大,但是也自得其樂,直到女兒出生。

家裡添新丁,除了奶粉、尿布的支出外,各種意想不到的支出也隨之而來,跑一次醫院就有種錢包見底的感覺。最重要的是,不能再繼續住在群租房的小房間裡了,然而因為生的是女兒,婆婆並不願意帶。

但為了孩子,我是怎樣都可以。最終,我帶著孩子回老家找我父母帶,老公一個人搬回家跟公婆同住,我們兩地分居,原來租房的錢變成了奶粉、尿不濕。

現在,我又回到了北京,因為孩子大了,要上幼兒園了,我雖然沒有北京戶口,但是我是這個;;「小北京人;;」的娘啊,像所有的家長一樣,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教育上還是得回北京。

還是得回去跟公婆同住,一個月五六千的房租省下來,還可以讓孩子多上幾次新東方、學而思。

現在,我依然還是不能在來客時上桌吃飯,什麼怨了恨了的,我也不在乎了,只要能省下來錢,哪裡吃飯都是一樣的。

當然,歸根結底來講,還是因為自己窮嘛。

04;;「我的這一年:搬家、搬家、搬家;;」

李麟男28歲昌平區天通苑

那場在北京眾所周知的大火,燒燬了很多人的家。那之後,我搬離了西紅門,縱穿了整個北京城,然後到了亞洲最大的小區——天通苑地區。

我並沒有住在天通苑小區裡面,而是天通苑再往北的村子裡面。這裡的優點就是相對便宜,在天通苑已經少有2000元以下的房源的時候,同等面積的房子在這裡可以以1500甚至更少的價格租下來。當然也有缺點,依然還是;;「自建公寓;;」,是消防等部門重點關注的對象。

果然,沒過多久,已經席捲全市的消防檢查就來了。我住的這棟樓,本來就是自建的三層樓,後來加蓋的第四層,嚴格算起來,第四層是違建上加蓋的違建,不能住人,最終第四層上的租戶都被清退了,我也只能夾著鋪蓋捲走人。

這一次,我終於從村子裡住進了天通苑內。本來以為這一次能夠安定下來的,但是也就半年的時間,又住不下去了。

租住的房子是隔斷間,我住的那部分原本是房子的客廳,但是用隔板隔出來兩個房間,我住其中一間。而租房間給我的二房東手裡至少有20幾間這樣的房間,甚至部分房間是樓的地下室,那裡本來就不能住人,但是仍然被出租出去了。

然而,因為一套房子裡面住了太多人,還是被附近居民舉報到了居委會和街道辦,那麼接下來的就是整改了。相比地下室的群租房,我們相對還好一點,能夠有更多的時間來再找房子。

最終,還是用更高的價格住進了X如的;;「長租公寓;;」,希望這一次,能夠住進的是;;「正規;;」的房子,不再搬家、搬家、搬家。

05;;「是房奴的同時,還是租房奴;;」

安迪男34歲廊坊市固安

在變成油膩中年之前,我終於買了房子,不過不是在北京,而是在環京的固安。

北京真的是買不起,五個多月不吃不喝,才能夠北京的一平方米,而如果想要100平米的房子,我要41年。即便是只付首付,我也需要真的掏空;;「六個錢包;;」,然而這樣對於遠在老家的父母來講,太過於殘酷。

即便是在固安均價1萬左右,我也沒能掏空他們的錢包,湊齊30多萬的首付,其餘的70萬貸款。我也不清楚自己算是剛需還是投資,我唯一清楚的是,我成了雙重的房奴,除了因購房成為房奴外,還是租房的房奴。

因為我自己也清楚,雖然買了房子,但是並不可能過去常住,最大的障礙就是高昂的通勤成本尤其是時間成本。

現在,需要承擔的是每月7000多的房貸,而在買了房子後,也換了自己租住的房子,將租房成本降到2000甚至更少,才能讓我有額外的消費和生活。

即便買了房子,也依然有很多的擔憂,比如經濟環境不好,有失業的擔憂;房租現在越來越漲,自己的租房成本需要用更糟糕的租房條件來置換;手裡還是需要有一定的現金,但是購房和租房的雙重壓力,可能並不能攢下錢。

我現在希望,我能把買了的房子盡快租出去,來中和一下我自己在北京的的租房成本。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