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習近平不放心 高層分工打亂仗(圖)

2018-11-04 09:57 作者: 鄭中原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十九屆政治局七名常委並非鐵板一塊。
中共十九屆政治局七名常委並非鐵板一塊。(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1月4日訊】中共十九大換屆後中南海高層分工,從一年來的公開官方活動分析,出現不少過去罕有的「打亂仗」現象。這當中會有什麼玄機?

10月30日,中共婦女聯合會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共政治局七常委悉數到會,排名七常委第六位的中共紀律委員會書記趙樂際代表中共中央致詞,令人生疑。

外界不解,趙樂際在黨內職務是中紀委書記,為何在一次有關女性事務的大會上代表中共中央致辭?工青婦屬於中共群團組織,在婦聯會議前召開的工會大會以及更早前召開的共青團大會上,均是由分管群團的常委王滬寧到會致辭。

這不是趙樂際第一次這樣「錯配」亮相。

今年8月29日,中共第十次全國歸僑僑眷代表大會在北京開幕,也是七常委到場,卻同樣是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代表中共致詞。由中紀委書記向全國僑代會致詞,這在全國僑代會62年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

中共僑聯系統作為統戰組織,被認為帶有涉外特務性質。分管統戰的應該是身兼全國政協主席的另一常委汪洋。而趙樂際上任後這一「不務正業」的安排,同樣引人關注。

回顧近期中共政壇多位重量人物的國內外事務安排,可以發現中共高層官員在自身管轄事務之外,「錯配」現身參與其他活動安排,並不乏例。並特別明顯出現在號稱「第八常委」的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身上。

比如,在外交事務上,上月下旬,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訪問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和阿聯酋,中共官方發布的公告稱王岐山是應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巴勒斯坦政府、埃及總理馬德布利、阿聯酋政府邀請。

與以色列、埃及等國家總理對等的應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但中東四國此番邀請的卻是王岐山,級別為副國家元首,級別上似是不對等。且副主席只具禮儀性象徵,名義上來說在中國政治格局中並無實權。

另外,王岐山訪以,其兼任的中以創新合作聯合委員會中方主席職務首次曝光。該委員會是中以政府間合作論壇組織,於2015年1月成立,首任中方主席為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今年兩會國務院領導層換屆後,該職務理應由現任副總理劉鶴接任,但目前已由王岐山擔任。

而中以創新合作聯合委員會主要事務涉及科技領域,今年8月調整後的「國家科技領導小組」,是由李克強任組長,劉鶴任副組長。

在中共高層分工當中,王岐山一直沒有涉及科技領域。直到他今年9月18日至21日到江蘇和上海調研科技創新,顯示王岐山正式介入科技領域。

還有就是習李之間的分工,11月1日,習近平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人們也疑惑:為何總理李克強沒有參加座談會?為什麼是習而非李?這方面的風言風語也歷來頗多。

此外,今年兩會後,韓正出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而港澳事務也出現其他常委染指的情形。如在3月4日的中共港澳政協委員聯組會議上,由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出席。趙樂際罕見談及一國兩制。3月6日,王滬寧也意外現身中共港區人大代表小組會議。

就前邊提到的趙樂際出席婦聯大會致辭,儘管有親北京的海外媒體解釋其合理性稱,因為尚有一些中共常委或者政治局委員沒有特別安排對口管理的事務,如本次的婦女事務。在政治局七常委中,並無特別安排由誰專門管理。

解釋還辯稱這種「錯配」是一種「改革」:一般而言,各個常委和政治局委員都有分屬自己管理的專門領域,但在某些例外情況下,仍會出現「錯配」或者說越位管理、交叉管理現象。這些現象的出現需要就事論事,具體分析,云云。

但是上述解釋有些牽強。筆者認為,從習近平上臺後控權的手法看,特別是第二屆任期通過修憲為國家主席任期撤限,加大集權,最近頻頻出現的高層分工「打亂仗」,應該不是偶然事件。

過去中南海都是按傳統的做法,所謂「九龍治水,各管一攤」,在僵化的條塊管理下,政令不通,還出現了各自為政,山頭林立,更出現「政法王」周永康權傾一時的問題。

習近平上臺後陸續動手建立八大中央級委員會,親自掌控。這些委員會至近期所謂「依法治國」委員會首次會議召開,正式成形。

目前中共八大頂層核心議事協調機構(委員會)包括中央「依法治國」委員會、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中央財經委員會、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以及中央審計委員會,八大委員會的主任(主席)一職均由習近平擔任。

透過掌控八大委員會,實際上習之下的所有常委分工都是虛的,習的權力才是實的。

在集權的同時,現在打亂分工實際上是讓政治局常委或委員們互相監督和監控,因為不再像過去那樣:我的領域你管不了。並且時時還有人提醒:別亂來,我也在。

習近平一再在黨內強調忠誠,今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員首次向習近平書面述職,內容要求對習忠誠和做「老實人」等七方面。習近平在審閱報告時還進行「個性化點評」。這一做法與習一再要求「忠誠」同出一轍。

這只能說明,中共現在的高層並不能讓習近平放心,習時刻擔心會出現又一個搞政變的周永康,或者是又一個暗搞「高級黑」的劉雲山。

從這一屆政治局成員分析,已被認為是又一次派繫妥協的結果。僅從常委層級看,韓正是江澤民親信、上海幫餘黨;王滬寧是三朝舊臣,發跡就靠上海幫;李克強和汪洋是團派大員;趙樂際左右逢源,本身是王岐山被元老逼下反腐大位後的替代品;只有栗戰書才是習信得過的兄弟,故此習令栗掌管別人無法染指,卻最容易干擾習工作的掌管立法的全國人大。

中共暗箱政治,歷來凶險無比,表面的一個小動作,可能對應的是深謀動機。故此,目前高層分工錯亂,不會是那麼偶然的安排。但無論是「九龍治水」還是八大委員會統控集權加上高層互相「盯緊」,都解決不了北京當局面臨的政經亂局,這是中共專制體制使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