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對本屆中央成員問題極力掩蓋防崩盤(圖)

2020-12-25 06:41 作者: 鄭中原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習近平參加2020年全國人大會議。
習近平參加2020年全國人大會議。(圖片來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2月25日訊】習近平12月11日又在政治局明言要保「政治安全」,意味著政權不安全。在中共體制中,政權安全就是黨中央安全,黨中央安全就是核心習近平本人的安全。習近平擔憂內部不滿和反習勢力藉著外部環境的惡化蠢蠢欲動,但又為表面「和平」欲苟延時日,有鑒於上一屆中央班子被他以反腐名義打得七零八落,習對十九屆中央「呵護」有加,極力掩蓋危機真相以防崩盤。

習中央的安全首先是中央委員會成員的安全。2017年10月確定的十九屆中央委員會有委員204人,還有172名候補委員,按照中共慣例,當中央委員因故出缺時,候補委員可以依得票數的高低來遞補中央委員。這兩部分官員組成中央委員會。

如果說中共十八屆中共中央委員會被習近平自己打虎打得面目全非,被查的中央委員及中央候補委員高達43人,那這一屆的成員據說都是習自己選定的,還經過王岐山率領的一個審查委員會經過嚴格審查的,再出什麼問題就是打習王自己的臉了。畢竟王岐山現在還是國家副主席,和習近平一起代表了黨國的臉面。

但事與願違,十九屆中委在上任不足一年後就開始崩塌,而當局似乎極力掩蓋這種崩塌。

2018年8月16日首名「出事」的十九屆中央委員,是因毒疫苗案引咎辭職的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書記、副局長的畢井泉。畢井泉當時引咎辭職,並沒有被趁機揪出貪腐問題被處理,也沒有非正常死亡,他仍保留了中央委員的職位。

並且畢井泉近日已再度復出。據河北官媒報導,12月21日,畢井泉以中國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身份到河北省靈壽縣調研。

畢井泉是十九屆中央委員在首個「出事」者,但最終是平穩「復出」,背後自然是習近平的意思,主要應該是因為有感於畢充當了毒疫苗問題的體制替罪羊。

再看第二個「出事」的中央委員,是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他於2018年10月20日在澳門住所墜樓身亡,終年59歲。對此外界均感突然。港澳辦迅速聲明鄭曉松患有抑鬱症,其實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已有消息指鄭曉松曾接受中紀委官員問話,顯然官方不會再去證實鄭的問題,死無對證。鄭曉松一死了之,中共高層鬆了一口氣,一個抑鬱症就保全了這屆中央的名聲。

第三個是劉士余,劉士余是從前中共證監會主席的位置上挪到中共全國供銷總社理事會主任位子之後,才落馬的,2019年5月19日深夜,劉被通報「主動投案」,正在配合調查。劉士余算是正式落馬的首名十九屆中央委員,但屬「主動投案」,罪減一等。事實上這個「主動投案」,可能多半包含著當局的預謀策劃,無非是高層想放過一馬,勸其「主動投案」而已。到10月底的四中全會確認對劉士余作出降級和「留黨察看二年」的處分。這其實是輕得不能最輕的處理。

第四個是重慶前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他是中央候補委員,任學鋒也是和鄭曉松一樣死於非命,但他是在四中全會期間死的,並且引發傳言四起。

重慶官方在2019年11月3日深夜發布消息稱任學鋒「近日因病醫治無效,不幸離世」。但未透露任學鋒所患何病,也沒有透露他的具體去世時間。但網路消息則說任學鋒是在四中全會期間,在京西賓館7樓墜樓身亡,時間在四中全會閉幕當天。據說他曾在北京被有關部門「談話」。有說任學鋒是涉貪,也有指他是派系權鬥犧牲品。各種傳聞沒有得到官方回應和證實,這更讓人猜疑。

這名高層官員之死沒有官方正式發布的訃告和堂堂正正地舉行告別式,只是傳聞被沒按級別在八寶山殯儀館舉行遺體告別,而改在北京昌平殯儀館舉行。之後中共重慶市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11月29日閉幕,前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人大代表資格終止問題也沒有通報,甚為弔詭。

任學鋒之死背後可能代表內鬥極其慘烈,但就被當局輕描淡寫的維穩住了。

第五個出事的是中央委員、應急管理部長王玉普。

自2018年3月上任中共應急管理部長的王玉普,長時間處於不正常工作狀態,鮮有露面,曾傳患病,至今年12月9日證實已病死。

王玉普消失期間就有傳聞稱他在接受貪腐調查,可能問題較輕而未曾移交司法;也有說王玉普因為患上胰腺癌,正在療養期。實際情況恐怕涉及到中共高層的內鬥,因為他是兩任江派石油幫幫主曾慶紅和周永康的舊人。不過在追悼會上習近平的心腹常委栗戰書出面治喪,表明王玉普以一死逃過了被清算的命運。

還有第六個出事的是中央候補委員、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官慶,他於2020年3月6日因腦癌醫治無效在北京離世,暫未有其死前涉貪被查的傳聞。

接下來還有命運未定局的原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和原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蔣是中央委員,馬國強則是中共中央候補委員,兩人在中共高層各有靠山,蔣被認為是王岐山的人,馬國強則有上海幫背景。兩人於2020年2月13日被免職,顯然是作為中共病毒疫情失控的替罪羊,中南海當然心中有數,雖被免職,仍然可以參加今年10月的五中全會。說不准在事情冷卻後,公眾不太關注時,就會復出另就高職。

同樣是中央委員的湖北省長王曉東本來應和蔣超良同責,問題不小,故此不久前一頭黑髮突然變成白髮,可能受到被內部審查的壓力,之後就被傳中風住院,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包括缺席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但11月2日,他在「失蹤」42天後首度和湖北省省委書記應勇一起亮相人口普查現場,顯示暫獲平安。

軍隊方面,今年10月底的五中全會,中央委員、西部戰區司令員趙宗岐也缺席。

12月18日習近平晉升4名上將,新任西部戰區司令員張旭東首次亮相,作為原司令的趙宗岐去向不明。因為趙宗岐出身薄一波嫡系部隊第14集團軍,他下一步會不會出事仍難確定。

總的來說,從對前邊這多名中央委員會成員的處理,可見中共最高層似乎在極力想掩蓋什麼,盡量不讓他們倒臺,或者醜聞公開,就像膿瘡破裂的狀況。對於習近平而言,很可能是出於保黨和政權維穩,力保這屆中央的名聲,防止問題激化徹底崩盤。

但目前習也遇到了棘手難題。一方面是官場越反越腐、帶病提拔一點未變,醜聞纏身穩居要職的中央級大員比比皆是,比如政治局常委級的韓正,政治局委員李鴻忠,中央委員院成發之流;另一方面是中共內鬥不止,政權黑幕被曝光,紙包不住火。最近上海195萬中共黨員名單外泄,中共暗控世界的秘密被揭冰山一角,據說是中國異見人士所為,但這些異見人士肯定級別甚高。

如此看來,令習近平不安的是,不止是難保中央名聲的問題了,而的確是政權岌岌可危,隨時崩盤。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