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連載】改革開放 曾慶紅江澤民放倒香港代理「大哥大」(組圖)

中共大太監曾慶紅家史(十三)

2019-01-10 10:45 作者: 屠龍、夢圓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這個江澤民,成了電子工業部部長後還總是把大彩電送到中共大佬們家裡,並跪在地上給裝好。
這個江澤民,成了電子工業部部長後還總是把大彩電送到中共大佬們家裡,並跪在地上給裝好。(網絡圖片)

接上文:【獨家連載】説了不該說的話 劊子手曾山離奇去世

權有了,自然錢就來了。在中國權力本身就意味著利潤。「改革開放」後,中共當官的都不直接走私或者貪污,那太危險。大多都通過那些膽子大的,特別是有香港身份做掩護的,做代理,利用他們的賄賂獲取暴利。這些「代理」中許多就是國安部和軍情局派往香港的特工

1936年7月,曾家大孫子曾慶紅出生,小名叫丁丁。因為鄧六金天天忙階級鬥爭,不會養孩子,所以丁丁一生出來就被送到奶奶家。

後來成立了保育院,曾家的孫子們過了兩年好日子,跟著媽媽吃好的,喝好的。中共建政後,他們上的是貴族學校,從「保育院」開始,曾慶紅一直就是孩子頭。那些小太子黨們都習慣於聽他的命令。

1959年,丁丁從北京幹部子弟學校101中學畢業,但他沒有像很多其他高幹子弟那樣進清華、北大和哈爾濱軍工學院,而是到了北京工業學院。這個大學上的也很是時候,與其說是考上的,不如說是老爸走後門給找了個飯轍。

北京工業學院,這是個中共創辦的學校,前身是延安自然科學院。老毛的老師徐特立是校長。因為是軍隊學校,所以59年到61年三年大飢荒的時候,那裡是不餓飯的。

1963年,丁丁畢業到解放軍743部隊當技術員。

1965年至1973年在七機部二院二部六室當技術員。中間有一年下放到廣州部隊赤坎基地、湖南西湖生產基地勞動。

1973年至1979年北京市國防工辦生產處、科技處當技術員。

66年文革,因為曾山在陳正人追悼會上揭了老毛的老底,所以被打倒了,沒有人敢用這個「革命接班人」。所以到了40歲,曾慶紅仍然是個小小的技術員。

人過40天過午,似乎曾慶紅這輩子就這樣了,很難再有機會發達。不過看著這些年紅衛兵,造反派們鬥來鬥去,性命不保,曾慶紅倒也算生活平穩。他很感謝他的老太監爹教給他的《辨奸論》,在那個複雜的年代幫助他分辨出朋友敵人,利用各種關係為自己謀取利益。

大家知道,1978年,中國「打倒四人幫」給「老革命」們平反。丁丁借這太監爹的「革命資本」,加上原來和中共的太子黨的關係,找到了機會向上爬。從此丁丁就像坐了火箭,官職蹭蹭的往上竄。

1979年至1981年國家計委辦公廳秘書。

這職務和太監差不多,也是實權派,別看官不大,權可不小。不信你到中共機關裡去問問,要辦事,不把秘書打發好了,那些公章根本就蓋不下來。弄不好,他給你送兩句「小話兒」,再給你整的七葷八素的。

1981年至1982年國家能委辦公廳副處長。丁丁終於當官了!不過這一年丁丁42歲了,要說,這個年紀當處長並不算官運發達。

1982年至1983年石油部外事局聯絡部工作。肥缺!八十年代,能夠跟外事掛上邊,見見洋市面,那可是很牛的事情。

1983年至1984年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聯絡部副經理,石油部外事局副局長,南黃海石油公司黨委書記。這就算高幹了吧!這年丁丁才45歲。一般太子黨到這個位置,就可以開手大撈特撈,變成大款。

八十年代,很多高幹子弟都走了下海經商的路,比如鄧小平的兒子鄧樸方和薄一波兒子薄熙成。可丁丁不是做生意的料。何況要大撈特撈是危險的,要有後臺,丁丁的太監爹早就死了,沒有了爹,要幹事得自己保護自己。所以在一幫太子黨哥們的幫助下,要自力更生,當大官。

他決定走政道,曾慶紅從石油部外事局長的位子上退出來,跟余秋里到了部隊。一段時間後他認為,在中國今後的政治走向當中,不會軍人政府執政。所以,這顯然不是最佳的仕途。他很快就離開了部隊去了上海。

1984年至1986年,曾慶紅通過他父親在上海擔任領導工作的老下級、市長汪道涵以及市委書記陳國棟,調到了上海,擔任組織部副部長。上海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部長、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

厲害吧,7年長了十幾級,成了中共內部一個有點份量的官員。不過這個時候丁丁(曾慶紅)也到了47歲。太子黨們能幫他,但卻不可能讓他的地位超過太子黨們自己的地位。

按說曾慶紅不會做生意,老爸底子又沒有那麼硬(終歸不是什麼老元帥之類的),按照正常情況,到這一步可能都看得到頭了,將來當個省長,或者部長之類的就算了,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碰到了一個人,一個影響他後半生的人。

江澤民

1985年,上海市調來了一個新書記,叫江澤民。這個人曾慶紅聽說過,很齷齪:比如江澤民任國家進出口管理委員會、國家外國投資管理委員的時候,常常拍領導們的馬屁;後來成了電子工業部部長。曾慶紅聽哥們兒們說,就這個江澤民,成了電子工業部部長後還總是把大彩電送到中共大佬們家裡,並跪在地上給裝好;江澤民特不要臉,到美國去花公款嫖妓,部長辦公室也常常有個叫黃麗滿的風騷女人走動,甚至午休的時候都鬧的不可開交,那女人進部長辦公室就跟進自己家的臥室,出來時常常衣冠不整……

江澤民這個人曾慶紅聽說過,很齷齪。
江澤民這個人曾慶紅聽說過,很齷齪。(網絡圖片)

太子黨們沒有少拿江澤民取笑。不過曾慶紅可一點也沒笑,這個人和他有太多的相似之處。他們都沒有強硬的後臺,曾慶紅的親爹早就死了,江澤民認的「革命乾爹」死的更早,不過江僅僅靠著有個革命「乾爹」,就混成了自己這個有革命「親爹」的太子黨的領導,在曾慶紅看來江澤民肯定有過人之處,於是曾慶紅小心翼翼的伺候著江澤民。

果然,江澤民一上臺,就出手不凡,不僅心狠手辣,而且不計後果。他卡緊了上海老百姓的脖子,一年就上交了125億元的稅,1986年對學潮大打出手。因為曾慶紅始終對江澤民言聽計從,還常常出些壞主意,頗得江澤民的賞識。1986年江澤民委任他為上海市委副書記。

當然,這期間江澤民依舊使勁兒拍中共大佬們的馬屁,比如站在大雪天兒裡,等著給李先念送蛋糕等等。

文革後,中共改革派佔上風,江澤民也到處背英文版的《獨立宣言》,冒充民主派。在中共圈子裡長大的曾慶紅政治嗅覺比江澤民要靈敏的多。1989年學潮,一片支持學生的呼聲中,曾慶紅給江澤民出主意,要出事了,往上爬,這可是個好機會,千萬不能支持學生,而是要在中共大佬面前表現一把「立場堅定」。

於是,江澤民封了《上海經濟導報》,鎮壓了上海的民主人士,還給鄧小平寫信,稱這是關係中共「生死存亡」的事情,所以要鎮壓學運。在江澤民的鼓動下,中共對手無寸鐵的市民和學生血腥鎮壓。鎮壓學運前,江澤民被調任中共總書記,他上臺後第一件事就是把老搭檔曾慶紅調到身邊,和薄一波、李先念、鄧小平等中共大佬一起策劃鎮壓。因鎮壓學生百姓有功,江澤民坐穩了中共總書記的位子,從此曾慶紅突破了太子黨們的極限,並掌握了他們的生殺大權,再一次成了他們的頭兒。

1989年至1993年中央辦公廳副主任。

1993年至1997年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直屬機關工委書記。

1997年至1999年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直屬機關工委書記。

曾慶紅是非常謹慎的人,他對自己位置的提升,一向非常謹慎。就在他當中央辦公廳主任後,還一直不是中央委員,甚至還不是候補委員。這在中共高幹中是非常少見的。

黑白通吃

權有了,自然錢就來了。在中國權力本身就意味著利潤。「改革開放」後,中共當官的都不直接走私或者貪污,那太危險。大多都通過那些膽子大的,特別是有香港身份做掩護的,做代理,利用他們的賄賂獲取暴利。這些「代理」中許多就是國安部和軍情局派往香港的特工。

姬鵬飛的兒子姬勝德靠著老爸的軍方背景,曾經是香港這些代理的「大哥大」,可在官場上,碰到漂亮女人,年輕晚生特別是太監一定要萬分小心。姬勝德因為老爸後臺硬,沒把江澤民看在眼裡,結果著了江澤民和曾慶紅的道兒,江澤民利用反腐連他帶他老爸一起打倒了。許多「代理」因此紛紛換了「碼頭」拜倒到曾慶紅的門下,給他交保護費。

(未完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