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海蒂》隨筆(八)(圖)

2019-02-01 06:00 作者: 園丁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繪畫中的海蒂。(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繪畫中的海蒂。(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接續:看電影《海蒂》隨筆(七)

深夜來臨,塞巴斯蒂安用一個帶長柄的像園杓一樣的工具,逐一熄滅了吊燈上的蠟燭。穿著白色睡衣的蒂尼塔到昏暗的廚房,她從壁櫥裡拿出一瓶飲料,喝了兩口,又一手拿著帶燈罩的煤油燈,一手拿著飲料瓶出去。

在黑暗中,她聽到有聲音,就用燈照著,問:「有人嗎?」迎面走來穿著睡衣的海滕梅爾,把蒂尼塔嚇得尖叫,海滕梅爾說:「蒂尼塔,你在幹什麼,手裡拿的是什麼東西?」蒂尼塔說:「有鬼啊,你聽見那聲音了嗎?」海滕梅爾說:「根本就沒有鬼」。尼基塔說:「來,你聽聽」。聽到是有動靜,兩個人嚇得喊道:「塞巴斯蒂安,快點過來,有鬼啊!」塞巴斯蒂安過來一看,見大門開了一道門縫,外面風吹著落在地上的樹葉,沙沙作響,他忙過去關好大門。

在廳裡,西澤曼問有沒有丟東西,海滕梅爾說:「我們檢查過三遍。」蒂尼塔說:「我關緊了門的。我保證剛才真的是鬼,絕對是」。西澤曼說:「瞎扯什麼,蒂尼塔,瞎扯什麼鬼」。他坐下來說:「塞巴斯蒂安,你是個理智的人,你肯定能做出合理的解釋」。塞巴斯蒂安說:「我必須承認,如果你要問我的話,那我就只能說,這,這,我要說的是發生了超自然的事」。西澤曼問:「超自然?」塞巴斯蒂安說:「是的」。西澤曼說:「那行,我就不再繼續問下去了。記住,不能讓孩子們知道這事。去睡覺吧」。大家互相道聲「晚安」就散了。

在海蒂的房間裡,她從床上起來,拿起奶奶留給她的那本書,她認真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讀:「在—山谷裡……」。

在書房,海蒂拿著奶奶給的那本書,她讀給克勞拉和教師聽:「在山谷裡,一條小溪在流淌,清水裡你可以看到鱒魚在水裡游來游去」。克勞拉說:「不錯呀,海蒂!」教師說:「哦,我就知道讀的很好,誰能想到!」

在廳裡,海蒂站在一個樂譜架旁,上面放著奶奶給的那本書,她認真的給大家讀著:「水裡魚兒的魚鱗散發出銀色的光芒,自在地嬉戲。在這個美麗的地方,牧羊人在休息,享用著自己的午餐」。在聽她朗讀的奶奶說:「太好了,她做到了。海蒂,我太開心了」。西澤曼微笑著看著她們。大家起立給海蒂鼓掌。教師自我表功,說:「每個孩子在好的老師和耐心教導下,都會學會閱讀的」。西澤曼說:「我們的瑞士小姐,看起來在這裡很好啊,所以呢?」這時他走到克勞拉和奶奶身邊說:「她應該待在我們身邊」。克勞拉問:「永遠嗎?」她父親說:「當然。我的小寳貝,永遠哦」。海蒂看看他們。

夜間,海蒂睡在自己床上在擦眼淚。

大門打開了,街上在下雨,門口有行人匆匆路過。在門廳裡,海蒂在擁抱奶奶,克勞拉的輪椅就在她們旁邊,海滕梅爾站在一邊。奶奶吻了海蒂,又彎下身來親了親克勞拉,就踏上馬車,進了車廂。西澤曼招呼道:「母親再見!」「再見!」

克勞拉拉著海蒂的手,這時海滕梅爾過來推著克勞拉的輪椅就走,特寫鏡頭是兩雙牽著的小手,被強迫分開。

夜裡海蒂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踏實,她在做夢。

在另一房間,西澤曼和醫生在下棋。西澤曼問:「朋友,你可以在這裡呆多久?」醫生說:「等到這事了結了,我就離開,但願今天能看到幽靈」,西澤曼說:「這可是我頭回遇到這種事」。這時他們聽到有動靜。於是兩個人就迅速從桌子上拿起手槍,還拿著煤油燈照著,悄悄地出去察看。只見大門開了一大道門縫,在朦朧的月光下,能看清是一個孩子站在門口。他們走進一看,是海蒂在仰望天空。西澤曼問:「你到這兒來幹嘛?」醫生說:「不要碰她,不能把夢遊的人叫醒」。就見海蒂在門口待了一會兒,就轉身回來迎著他倆,從他倆中間過去,走回自己房間,上床又睡了。他們跟進來,醫生給海蒂檢查脈搏,摸著她的手腕看著表說:「她身上很涼,你能找床毯子來嗎?」西澤曼去衣櫥拿毯子,不料口袋裡的小麵包掉到了地上。西澤曼遞過毯子說:「這究竟是……」他還沒說完,醫生說:「讓我單獨和她待一會兒」。他把毯子給海蒂蓋上,海蒂醒了,醫生說:「海蒂,不要怕,我是醫生,你做夢夢見了什麼?」海蒂看看醫生說:「夢到了我的爺爺」。醫生問:「哪裡不舒服嗎?」海蒂說:「沒有不舒服,除了心這裡,這裡痛」。醫生問:「親愛的,為什麼你收集了這麽多的小麵包?」海蒂說:「這是留給奶奶的,她不能吃很硬的麵包」。海蒂拿出爺爺給做的玩具小鷹,醫生接過來,他拿著這個玩具在她眼前晃動,模仿鷹忽上忽下的飛翔著。醫生說:「小海蒂你想家了吧?」海蒂趴在枕頭上。醫生說:「好了,好了,別傷心了」。醫生拍拍她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醫生回到外面對西澤曼說了。西澤曼說:「你說他想家了?思念家鄉抑鬱成病,她的精神很緊張不安?」醫生說:「是的,得馬上送她回家」。西澤曼說:「這不行!」醫生堅持說:「必須得這樣」。西澤曼說:「我不能讓海蒂離開克勞拉身邊。你會盡力幫我吧?對不對?」醫生拿起他的衣服說:「我已經給了你建議」。

西澤曼在看克勞拉和她媽媽那個油畫。他在沉思。

在吃早餐時,蒂尼塔推著克勞拉進來。克勞拉問:「爸爸,你看見那個幽靈了吧?」蒂尼塔忙辯解說:「我什麼都沒說」。克勞拉說:「告訴我所有的事嘛,爸爸,求你了」。父親看看女兒說:「克勞拉,這個幽靈呢,是海蒂」。克勞拉驚奇地問:「海蒂嗎?」爸爸說:「是海蒂。因為她心裡苦悶,她晚上會夢遊」。克勞拉問:「那麼,怎樣才能幫助她?」爸爸說:「讓她回到自己的家。所以他不能再繼續待在這兒了」。克勞拉說:「不行,爸爸你不能送海蒂回去,不要這樣做,沒有海蒂在身邊陪我,我怎麼辦?」這時海蒂從樓梯上走下來。爸爸說:「只有讓她回家才能治好她的病」。克勞拉堅持說:「我只想讓她待在我身邊」。父親想再勸她說:「克勞拉……」克勞拉說:「我不想再獨自一個人!」她火了,把餐桌上的東西推下去,撒了一地。她父親說:「你這是幹什麼,給我馬上安靜下來!」克勞拉一回頭看到海蒂,就對她嚷道:「走啊,到你爺爺和皮特哪裡去!你們所有的人都趕緊走啊!」她又喊道:「蒂尼塔,馬上送我回房間去!」蒂尼塔拉著她的輪椅就走了。西澤曼說:「阿黛爾海蒂,坐下。」海蒂沒有坐,她站在西澤曼身邊。西澤曼又說:「塞巴斯蒂安今天會帶你回家,中午去搭火車。蒂尼塔會幫你收拾行李」。海蒂笑了,問:「回祖父家?」西澤曼點點頭。海蒂問:「那克勞拉呢?」西澤曼不語。海蒂走到克勞拉房間敲門,她輕聲道:「克勞拉?」沒動靜,她又敲門,並哀求說:「克勞拉,開開門吧?」屋裡克勞拉正坐在輪椅上哭,她擦擦眼淚。門外的海蒂也很難過,回轉身離開了。

在門庭,塞巴斯蒂安把要帶的東西裝上馬車,準備出發。海蒂把爺爺給他做的玩具小山鷹遞給西澤曼,問:「您能把這個交給克勞拉嗎?」西澤曼接過去。海蒂說:「她一定要來我家,拜託,我們會再見的」。海蒂又走到海滕梅爾前行了個禮,她又向女佣們行禮,然後上馬車。馬車駛出大門到大街上遠去了。

海滕梅爾說:「終於又安靜了」。西澤曼回過頭來看看她,就上樓去了。

一隻小貓在樓梯上,海滕梅爾走來時,見到小貓喊道:「蒂尼塔,蒂尼塔!」蒂尼塔過來抱起小貓親親牠,海滕梅爾又開始打噴嚏。蒂尼塔不理採海滕梅爾,她對小貓說:「我就叫你海蒂,小海蒂」。她親了一下小貓,說:「我的小海蒂!」(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