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主演宮斗劇暫停 他的後臺原來這麼硬?(圖)

2019-03-08 05:12 作者: 晏清流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爆料揭露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問題的崔永元後臺被指是習近平。
爆料揭露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問題的崔永元後臺被指是習近平。(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3月8日訊】(看中國記者晏清流綜合報導)踢爆最高法院丟失「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的崔永元,在官方聯合調查結果公布、王林清「認罪」後被消聲,事件暫告一段落。崔在沉寂一週後,3月1日在微博發文「報平安」又被刪除,令事情卻更加撲朔迷離。日前有評論文章分析崔永元背後隱藏的中南海宮斗戲碼,並揭示其後臺到底有多硬。

分析指崔永元自爆的硬後臺是習近平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3月6日在自由亞洲發表文章認為,去年12月底,崔永元在網上協助王林清爆料,揭露最高法卷宗遺失,矛頭直指最高法院長周強時,就引起很多人關於崔永元有沒有後臺、後臺硬不硬,以及自身安不安全的各種議論。而在今年1月4日的脫口秀節目裡,崔永元直言自己有後臺。他說:「我後臺特別硬,硬到你想不到!我也不跟你說,你也別打聽!省得嚇著你!」

胡平認為,崔永元當然有後臺,否則在中國網路管控如此嚴密的今天,崔永元不可能在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裏,用自媒體爆料,劍指副國級高官而沒有被刪帖封號,本人沒有被喝茶被失蹤,如果沒有極其強大的後臺在保護在支持,又怎麼可能呢?

他認為,按常理推斷,這個後臺只可能出自中共最高層,出自習核心,出自習近平派。正是因為有如此強大的後臺,崔永元才愈戰愈勇,在成功攪動娛樂圈後,2月8日又在微博爆料直指一名上海警察在香港匯豐銀行和內地一間銀行共有超過5000萬元的存款,並在香港擁有物業。矛頭又指向了上海警方。

崔永元助高層揪大老虎 實屬高層又一輪宮斗重演

胡平表示,崔永元似乎開啟了由民間人士利用自媒體爆料,揭露高層腐敗,揪出大老虎的新模式。

但形勢陡然翻轉,上月下旬中央政法委牽頭的調查組發布調查結果,肯定最高法對相關案件的處理是正確的,指控王林清涉嫌非法獲取和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崔永元被指協助王林清爆料。王林清在電視上認罪,崔永元被消聲。

胡平文章稱,崔永元爆料事件發生如此驚人的大逆轉,實不為怪。因為如果黨內高層某派可以假借民間之手用爆料方式扳倒一名副國級官員,這種做法勢必引起高層官員的人人自危,從而招致他們的共同抵抗。

他表示,在中共高官們看來,崔永元的後臺假借崔永元之手用在自媒體爆料方式揪出大老虎這種做法,無異於毛澤東在文革中利用造反派揭批走資派,也是5年前王岐山用「剪裙邊」戰術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打倒周永康的戲碼重演。

胡平解釋說,習近平、王岐山之前反腐敗的重頭戲是打破「刑不上常委」的禁忌,把周永康送上審判臺。而周永康從被控制到判刑,前後拖了兩三年之久,正是因為高層意見對立,江澤民一派反對立案審查周永康,更反對給周永康判重刑。其理由就是所謂「刑不上常委」。習近平、王岐山不能直接打破「刑不上常委」的禁忌,於是就採取了「剪裙邊」戰術,先收拾周永康下面的人。這樣江澤民無法出面制止。等到周永康下面的人,包括四川官場、石油系和政法系的親信到劉漢和兒子周濱相繼被審訊判刑,周永康這隻大老虎呼之欲出,再也包不住了,江澤民想保也保不了了。於是乎周永康就被押上審判臺,徹底打倒了。

胡平說,就在周永康被判刑之後,中紀委網站連發三篇文章《講政治顧大局》、《突出執紀特色》和《創新監督審查方式》,批評個別紀委幹部在工作中違反程序,搞「先斬後奏」,搞「倒逼」;嚴厲警告紀檢機關不得成為「獨立王國」,其實批的就是中紀委,批的就是習近平王岐山。因為「剪裙邊」就是搞「倒逼」,就是玩花招「先斬後奏」。他認為這幾篇文章顯然代表了江澤民一派的聲音,可見江澤民一派對周永康被打倒是何等的惱怒而又無可奈何。

習近平借崔永元打周強失手 宮斗劇還在進行

胡平認為,中共還有一條幫規,其所謂「刑不上常委」不過是一種修辭,它無非是說,對於達到相當級別的高官,不是總書記或中紀委書記想整誰就可以整誰;如果要整某人,需要得到高層其他人的同意。

胡平說,習派想整周強,可是得不到其他人的認可,於是就繞過這一程序,假借下面的人爆料,形成倒逼之勢。但這種做法直接觸犯了官場不同派別的共同利益,引起高層的普遍不安,由此引發了一場激烈的權力鬥爭,各派勢力聯手反對,此風不可長,此例不可開,迫使幕後支持崔永元的政治後臺不得不做出讓步。

當然,崔永元的後臺畢竟強大,所以可保他平安落地,只是他民間反腐鬥士的角色不准再演下去了。

文章最後說,不到十天功夫,劇情發生如此驚人的逆轉,習派顯然遭受重挫,留下一地雞毛。當然,這場宮斗劇還在進行中。

同類觀點:最高法案「狗咬狗」,中共內鬥公開化

對於崔永元從爆料到被消聲,周強從岌岌可危到鹹魚翻身,這場宮斗戲劇情反轉,外界也有類似觀點認為,官方聯合調查定案王林清「監守自盜」的結果疑點重重,讓王林清央視認罪也難以服眾,事件必然牽涉中共罕見內鬥。

中國憲政學者陳永苗此前在美國之音說,中國的特殊國情之下,公眾難以瞭解事實真相,但中共最高法院千億元大案卷宗神奇失竊問題如此曝光,給外界一種強烈的「狗咬狗」的印象。中國公眾所謂的狗咬狗就是指腐敗的當權者自己在內部打起來,並將他們的內鬥公開化。

陳永苗說,圍繞最高法院的這種令人驚奇不已的內鬥曝光,似乎是顯示了中國體制內的矛盾和鬥爭十分激烈,鬥爭當中的一方需要訴諸公眾輿論來為自己爭取支持。這種奇景人們只是在2012年中共前高官薄熙來被其敵對勢力拿下之前,以及1976年已故的中共領袖毛澤東行將就木時反毛澤東妻子江青的勢力訴諸輿論攻擊江青的時候才難得一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