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能當宰相?只有被紗籠罩住的人才行(圖)


紗籠中人的宰相運
命定做宰相的人自有神明保護。(繪圖:周為義/看中國)

李藩,字叔翰,是唐憲宗時期的宰相。他在任時知無不言,言而敢諫,深受皇帝器重。年少時的李藩淡泊名利,樂善好施,救濟貧困,也很好學。但他生活困頓,三十多歲時還沒有做官,妻子崔氏為此常常埋怨,但李藩處之泰然。

後來他頭上長了一個瘡,久治不癒,心情很是鬱悶,就猶豫著是否要遷回揚州。

初聞「紗籠

當時,一位有名的相士胡蘆生在洛陽中橋設館算命。這位胡蘆生喜歡喝酒,凡是找他的人都需要帶一壺酒。一天,崔氏兄弟約李藩一起去算命。

由於李藩患疾,所以崔氏兄弟先到了葫蘆生那裡,就看到他正倚在蒲團上打盹兒呢。葫蘆生見他們到了,又不起身,只是揮揮手讓他們坐下,並他吩咐家僮:「一會兒會有貴人來,趕快掃地。」

家僮剛打掃完,李藩就到了。李藩都還沒有從驢子上下來,胡蘆生就已經起身迎接他,並笑著牽他的手說:「您可真是貴人啊!」李藩苦笑著說:「我又貧又病,還想把家遷到幾千里以外,哪有這樣的貴人呢?」

胡蘆生說:「再遠也無妨,您是『紗籠中人』,有兩層紗籠的保護你,還怕這些困難嗎?」李藩聞言,便詢問「紗籠」是怎麼回事,可胡蘆生始終不肯洩漏天機。

鄰居奇夢 李三郎是「紗籠中人」

李藩把家遷回揚州後,住在參佐橋附近。李藩寡言少語,平日裡很少與人交往,但和鄰居高員外很談得來。有一天早晨,高員外來找李藩,到了晚上又來拜訪,李藩心裏很納悶。

高員外剛一進門就說:「早上我從你這兒回到家後就覺得特別睏,就睡了一覺。夢見有人召我出城,走在一片荊棘中,見到了我以前的一個家僕,已經去世十幾年了。他對我說:『員外,你不應該到這兒來,可能是被什麼引誘來的,前面恐怕會有危險,我還是送你回去吧。』

「走到城門口時,我問家僕:『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呢?』家僕說:『我在陰司當差,給李三郎值班。』我問:『李三郎是誰?』他告訴我說:『就是你的鄰居,住在參佐橋的。』我又問:『為什麼要給李三郎值班呢?』他說:『李三郎是紗籠中人。』所以我醒來後就跑來告訴你這個好消息。」

李藩笑著感謝他,但心裏還是覺得奇怪,到底什麼是「紗籠」呢?

僧人道破「紗籠」之意

幾年過去了,張建封鎮守徐州,奏請朝廷任命李藩為巡官校書郎(負責執掌文案的官員)。

一天,衙門內來了一位新羅僧人,說是會看相。僧人見了張建封之後,說他沒有宰相的官運,張建封心裏不大高興,又叫新羅僧人到大院中看看別的大小官員,有沒有日後能做宰相的人。新羅僧人看了一圈,說:「全都沒有可做到宰相的。」

張建封更不高興了:「我手下這麼多幕賓僚屬,難道沒有一個可做到宰相的嗎?」又問手下的人說:「是不是漏掉誰了?」下屬說:「有,李巡官不在現場。」便下令讓李藩速速前來。

結果李藩還沒進門呢,新羅僧人就已經走下台階去迎接他了,並對張建封說:「這位李巡官就是紗籠中人,以後連你也不及他。」

張建封聽後非常高興,連忙問「紗籠中人」是什麼意思。新羅僧人說:「凡是命裡當為丞相的人,冥司必會在暗中用碧紗籠罩住他們的身體,保護起來,以免被異物所傷,別的官員都沒有這種待遇。」

至此,李藩方才明白胡蘆生與高員外的說法。後來,李藩果真的做了宰相。由此可見,人的貧窮富貴早已天定。而那些能說出「紗籠」景象的人,一定是事先看到了,才能描述出具體的形狀及色彩。而尋常人只能看到人外在的容貌和服飾,看不到其他的物件,更別說什麼「紗籠」了。看似離奇的民間故事,卻已涉及到另外空間,這樣的視野真是匪夷所思。

責任編輯:唐詩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