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熊貓外交 丹麥國會聽證會深度探討中共滲透(圖)

2019-04-08 08:40 作者: 黃清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魏京生基金會主席黃慈萍女士代讀了魏京生的稿件。(圖片來源:看中國黃清攝影)

【看中國2019年4月8日訊】(看中國記者黃清丹麥報導)時至當下,中共政府利用經濟貿易為誘餌,軟硬實力全面夾攻,已經全面滲透西方國家。在此背景之下,2019年4月4日在丹麥議會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中國問題研討聽證會,全面展開了對中共在丹麥政治、文化、社會、經濟等領域滲透的研究和探討,以及如何應對。

與會演講人包括丹麥議會外事委員會主席索恩.愛斯普森先生(Søren Espersen);丹麥國防政治研究博士後安德裡.肯.雅格布森先生(Andre Ken Jakobsson);中國人權民主鬥士魏京生先生;做了一系列中共滲透調查報導的丹麥記者(Thomas Foght);格陵蘭島作家,日德蘭郵報的撰稿人Nauja Lynge;丹麥著名人權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以及神韻演出丹麥承辦人本尼.布瑞克斯(Benny Brix)。

此次研討會由丹麥國會議員Kenneth Kristensen Berth主持,探討背景為:中共用經濟手段,達到其政治目的,世界性的滲透在各國文化、經濟、外交,如中共在丹麥設立的中國文化中心,孔子學院,以及多起類似西藏案的事件,華為的間諜行為等等,這些都嚴重地破壞了丹麥的民主自由。

中共已悄然滲透丹麥各領域

「在我們等待兩隻圓圓胖胖的熊貓在亞洲風交響樂伴奏下入住哥本哈根動物園的這個時候,這也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深思丹麥與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共產主義獨裁政權的關係。」丹麥議會外事委員會主席索恩.愛斯普森(Søren Espersen)用此句開啟了此次研討會。

他說:「來自並不富裕的俄羅斯的軍事威脅和中國現在已經帶來的威脅完全不能同日而語,而中國現在發展的越強也越來越危險,一週更甚一週。問問那些中國南海和太平洋的國家怎麼看待來自中國的威脅。問問那些日本、韓國、新加坡、臺灣、菲律賓、澳大利亞、紐西蘭的政治家和軍事分析家他們怎麼看,等等。他們所有的人,包括美國,完全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也就是說,在中國的造船和鋼鐵業在那裡忙得不行的時候,(我們)在準備迎接胖墩墩熊貓的到來,因為這是中國和丹麥友好關係的見證。」

丹麥國家安全政治研究博士後安德裡.肯.雅格布森先生在其演講主題「中國灰色區域的壓力」中,以學術高度探討了:從國際環境下東方和西方的關係中,可以看到中國和丹麥的關係。中共一直試圖在丹麥增加他的影響力。雅格布森將會從中國的目標和使用的手段來分析對丹麥的影響。針對中國擴張帶來的壓力,丹麥應當如何應對。

對神韻演出的干擾

丹麥Radio24syv的記者托馬斯.佛特在名為「中共對丹麥文化活動和機構的壓力」為主題的演說中,介紹了他多年來通過查閱國家部門的存檔資料發現的中共文化滲透的蛛絲馬跡。2018年,丹麥媒體Radio24syv推出了「中共在背後」的托馬斯.佛特做的系列報導,其中一些故事涉及中共駐哥本哈根大使館對丹麥文化機構和文化活動的施壓。

托馬斯.佛特講述了他深入調查的新聞流程。第一個故事是關於丹麥皇家劇院,2017年夏末受到中共駐哥本哈根大使館的壓力。中共大使館官員在與皇家劇院高層會面之際,中共代表要求劇院不要把場地租給神韻藝術團。

從Radio24syv獲准訪問的文件中揭示一封來自皇家劇院內部員工的郵件:「為了良好的秩序,我想提一下,我在2017年8月會見了中共大使館的文化部,因為他們正在考慮租用劇院來舉辦中國新年。他們並詢問我們是否與神韻藝術團對話,並責令我們千萬不允許租用場地給神韻。」

他在演講中提到,10年來,神韻一直試圖在皇家劇院租房,但劇院一次又一次以質量為藉口拒絕了。然而,神韻曾在丹麥第二大城市奧胡斯音樂廳演出幾次,都極其成功。

索恩.愛斯普森在演講中,還提到中共大使館對丹麥皇家劇院的施壓,不讓神韻來哥本哈根。

「神韻–一個世界仰慕的著名的舞蹈音樂表演,成立於紐約,以優秀的專業和頂級的藝術表演者聞名,通過傳統中國,民族,民間和故事性舞蹈表現法輪功信仰。

他們在世界各處頂級劇院演出,處處爆滿,比如紐約的百老匯,倫敦的West-End,並且到處獲得讚許。他們不斷嘗試在丹麥皇家歌劇院演出,被以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原因拒絕了:‘這個演出沒有達到皇家劇院的藝術標準…’對,我們丹麥一定有非常非常高的期望!

但是,拒絕實際上另有原因。我不在推理中去論證–只需注意的是關於神韻,劇院和外交部之間一直有對話。」

對文化藝術界的滲透干預

索恩.愛斯普森在研討會還提到中共對丹麥電影節的施壓,如果他們不做出‘正確’的決定,貿易就會收到威脅;還有兩位格陵蘭的官員收到了中共的要求,要保證一個西藏同情者離開一個電影展。

丹麥人權藝術家高志活在其講話中敘述了,由於同情1989年六四學生抗議,他在香港創作了「國殤之柱」,因此而受到中共政權的仇恨,每次他前去香港參加活動或會見朋友,都遭到拒絕入境。

這是創造和利用對手的內部派系來破壞決策,並通過心理操縱情緒來尋求和轉變對方的想法。

丹麥國家安全政治研究博士後安德裡.肯.雅格布森在其演說論述:以孔子學院的案例及其與丹麥教育的合作為例。丹麥南部大學對與中國教師和課程在中國語言和文化的合作說不,因為根據校長Bjarne Graabech Sørensen的說法,孔子學院不允許丹麥大學的標誌性學術自由。然而,仍然有一些丹麥教育機構繼續這種做法,而沒有意識到它背後更大的意圖。

心理操縱情緒的努力有很多偽裝。例如,在丹麥,在低端,我們看到哥本哈根的主要購物街充滿了美麗的中國燈籠和裝飾,以慶祝中國新年。這些都是中國國家通過中國駐哥本哈根大使館贊助的。它們得到了哥本哈根市政府的批准。雖然Strøget的大型商店將此視為增加利潤的機會,但他們也在嘲諷遠離國際政治。但這裡需要關注的是:他們已經被利用到影響和改變對中國的情緒這個遊戲當中。

黑手已深入格陵蘭島

格陵蘭島作家,丹麥日德蘭郵報的撰稿人Nauja Lynge在其激情四溢的演說中,一再呼籲丹麥政府警惕和控制中共已經伸進格陵蘭島的黑手,以及何挽救丹麥的薄弱環節。

她說:「格陵蘭島已經成為了丹麥一大問題,也正是如此,中國把格陵蘭島視為丹麥的薄弱環節。中國在影響著格陵蘭島的政客們,試圖從中獲取對鈾、IT、礦產和貿易的控制權。」

對於中共對格陵蘭島的滲透野心,索恩.愛斯普森先生在演講中警示:「我們總是可以看到,中國一直在不斷的試著滲透丹麥和格陵蘭島。 在中國打著經濟合作的幌子不斷找空子介入的同時,共產獨裁在近年已經成功地在政治上干擾了丹麥。中國說這是‘強調一個中國的政策’。做法則是帶著讓人無法容忍的傲慢。」

魏京生:警惕中共對民主國家的滲透及其方式

魏京生因故無法出席此次丹麥國會聽證會,魏京生基金會主席黃慈萍女士代讀了他的稿件。魏京生警告:關於中共對西方民主國家的滲透和間諜活動,現在議論很多。在我的觀察來看,外界的議論還沒有到位,沒有看到的核心問題。中共對待民主國家的主要手段和目標,就是統戰式的間諜活動和大外宣。其目的是徹底顛覆民主制度,實現共產主義的專制政治。

魏京生說:「在我來到西方國家之後,我多次向歐美政界尤其是幾屆美國總統發出警告,要警惕中共的政治滲透與商業貿易方面的侵略行徑。遺憾的是,只是到了最近,隨著突顯出來的問題,西方媒體與政界才意識到養肥中共後的後果。」

「現在的大外宣就是繼承了中共做欺騙宣傳的傳統。現在的中共比過去更有錢了,過去只能收買和威脅個別的記者和學者,現在他們有能力買下整個的媒體和學校等學術機構。很多學者和媒體在公開的表達中說謊話,而在私下談話中他們並不是不懂中國共產黨。在目前形勢下他們集體轉變風向說一些真話,證明他們過去不是不懂而是假裝天真。」

魏京生還警告:「收買的手段不僅僅限於金錢,性賄賂是中共傳統的手段之一。最近傳出的新聞,中共的統戰機構利用暗娼妓院,滲透到了川普(特朗普)總統身邊。從中可以看出其收買手段的深度和廣度,甚至超過一般的黑社會。

中共駐你們丹麥的第一任大使,是中共情報系統最早的成員。就連他都無法容忍大使館內專業特務的飛揚跋扈,和令人無法容忍的骯髒手段。不要以為中共隻影響美國等大國,他們從來都是無孔不入,不會忽視你們丹麥在民主陣營內的地位。對你們使用所有的手段,是他們的正常工作,否則就是失職。

所以我不但要提醒你們的政治家們警惕,更要提醒你們社會的所有公眾人物,警惕中共的統戰手段和欺騙宣傳。媒體人、學者們和各種社團組織,都是中共特務的工作對象。這種工作的目標,就是讓大家出賣自己國家人民的利益。除了道德自律之外,必須的政策和法律監督,是抵制共產黨顛覆滲透的重要工具。希望你們照顧好自己,以此也是捍衛你們的民主制度,保護世界和平。」

熊貓外交不是西方的出路

丹麥國家安全政治研究博士後安德裡.肯.雅格布森論述:我們還可以關注現階段的主要動物事件。我們如何理解兩只可愛的大熊貓從中國借到哥本哈根動物園?是關於提高保護瀕危動物和保護自然的意識嗎?不,這是關於高政治。有名的中國熊貓外交就是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所謂的軟實力的最好印證,創造一種社會和治理模式的吸引力,而不是用強硬的手段去逼迫這種忠誠。

一黨制共產主義國家對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和行動自由的極端限制,除了在近期吸引了一些人,一直不是大眾的理想選擇。然而,經濟增長,有針對性的輿論運動以當然還有熊貓外交,被用來展示替代西方自由主義的法治,公民權利和自由貿易的另外一個與市場和觀念的模式。中國政府的主要目的是操縱情感,而這已經帶來了紅利。中國以技術和人工智慧為動力的專制模式現在成為向其他專制統治者的典範。人們只需看看委內瑞拉推出的用於跟蹤公民行為的祖國卡,由中國電信巨頭中興通訊提供支持。或者現在正在通過俄羅斯政治體系進行投票的中國關於主權網際網路的想法。中國人對西方機構的替代方案正在被模糊的熊貓黑白面孔大力宣傳著。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