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熊猫外交 丹麦国会听证会深度探讨中共渗透(图)

2019-04-08 08:40 作者: 黄清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魏京生基金会主席黄慈萍女士代读了魏京生的稿件。(图片来源:看中国黄清摄影)

【看中国2019年4月8日讯】(看中国记者黄清丹麦报导)时至当下,中共政府利用经济贸易为诱饵,软硬实力全面夹攻,已经全面渗透西方国家。在此背景之下,2019年4月4日在丹麦议会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中国问题研讨听证会,全面展开了对中共在丹麦政治、文化、社会、经济等领域渗透的研究和探讨,以及如何应对。

与会演讲人包括丹麦议会外事委员会主席索恩・爱斯普森先生(Søren Espersen);丹麦国防政治研究博士后安德里・肯・雅格布森先生(Andre Ken Jakobsson);中国人权民主斗士魏京生先生;做了一系列中共渗透调查报导的丹麦记者(Thomas Foght);格陵兰岛作家,日德兰邮报的撰稿人Nauja Lynge;丹麦著名人权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以及神韵演出丹麦承办人本尼・布瑞克斯(Benny Brix)。

此次研讨会由丹麦国会议员Kenneth Kristensen Berth主持,探讨背景为:中共用经济手段,达到其政治目的,世界性的渗透在各国文化、经济、外交,如中共在丹麦设立的中国文化中心,孔子学院,以及多起类似西藏案的事件,华为的间谍行为等等,这些都严重地破坏了丹麦的民主自由。

中共已悄然渗透丹麦各领域

“在我们等待两只圆圆胖胖的熊猫在亚洲风交响乐伴奏下入住哥本哈根动物园的这个时候,这也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深思丹麦与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共产主义独裁政权的关系。”丹麦议会外事委员会主席索恩・爱斯普森(Søren Espersen)用此句开启了此次研讨会。

他说:“来自并不富裕的俄罗斯的军事威胁和中国现在已经带来的威胁完全不能同日而语,而中国现在发展的越强也越来越危险,一周更甚一周。问问那些中国南海和太平洋的国家怎么看待来自中国的威胁。问问那些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菲律宾、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政治家和军事分析家他们怎么看,等等。他们所有的人,包括美国,完全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也就是说,在中国的造船和钢铁业在那里忙得不行的时候,(我们)在准备迎接胖墩墩熊猫的到来,因为这是中国和丹麦友好关系的见证。”

丹麦国家安全政治研究博士后安德里・肯・雅格布森先生在其演讲主题“中国灰色区域的压力”中,以学术高度探讨了:从国际环境下东方和西方的关系中,可以看到中国和丹麦的关系。中共一直试图在丹麦增加他的影响力。雅格布森将会从中国的目标和使用的手段来分析对丹麦的影响。针对中国扩张带来的压力,丹麦应当如何应对。

对神韵演出的干扰

丹麦Radio24syv的记者托马斯・佛特在名为“中共对丹麦文化活动和机构的压力”为主题的演说中,介绍了他多年来通过查阅国家部门的存盘资料发现的中共文化渗透的蛛丝马迹。2018年,丹麦媒体Radio24syv推出了“中共在背后”的托马斯・佛特做的系列报导,其中一些故事涉及中共驻哥本哈根大使馆对丹麦文化机构和文化活动的施压。

托马斯・佛特讲述了他深入调查的新闻流程。第一个故事是关于丹麦皇家剧院,2017年夏末受到中共驻哥本哈根大使馆的压力。中共大使馆官员在与皇家剧院高层会面之际,中共代表要求剧院不要把场地租给神韵艺术团。

从Radio24syv获准访问的文件中揭示一封来自皇家剧院内部员工的邮件:“为了良好的秩序,我想提一下,我在2017年8月会见了中共大使馆的文化部,因为他们正在考虑租用剧院来举办中国新年。他们并询问我们是否与神韵艺术团对话,并责令我们千万不允许租用场地给神韵。”

他在演讲中提到,10年来,神韵一直试图在皇家剧院租房,但剧院一次又一次以质量为借口拒绝了。然而,神韵曾在丹麦第二大城市奥胡斯音乐厅演出几次,都极其成功。

索恩・爱斯普森在演讲中,还提到中共大使馆对丹麦皇家剧院的施压,不让神韵来哥本哈根。

“神韵–一个世界仰慕的著名的舞蹈音乐表演,成立于纽约,以优秀的专业和顶级的艺术表演者闻名,通过传统中国,民族,民间和故事性舞蹈表现法轮功信仰。

他们在世界各处顶级剧院演出,处处爆满,比如纽约的百老汇,伦敦的West-End,并且到处获得赞许。他们不断尝试在丹麦皇家歌剧院演出,被以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原因拒绝了:‘这个演出没有达到皇家剧院的艺术标准…’对,我们丹麦一定有非常非常高的期望!

但是,拒绝实际上另有原因。我不在推理中去论证–只需注意的是关于神韵,剧院和外交部之间一直有对话。”

对文化艺术界的渗透干预

索恩・爱斯普森在研讨会还提到中共对丹麦电影节的施压,如果他们不做出‘正确’的决定,贸易就会收到威胁;还有两位格陵兰的官员收到了中共的要求,要保证一个西藏同情者离开一个电影展。

丹麦人权艺术家高志活在其讲话中叙述了,由于同情1989年六四学生抗议,他在香港创作了“国殇之柱”,因此而受到中共政权的仇恨,每次他前去香港参加活动或会见朋友,都遭到拒绝入境。

这是创造和利用对手的内部派系来破坏决策,并通过心理操纵情绪来寻求和转变对方的想法。

丹麦国家安全政治研究博士后安德里・肯・雅格布森在其演说论述:以孔子学院的案例及其与丹麦教育的合作为例。丹麦南部大学对与中国教师和课程在中国语言和文化的合作说不,因为根据校长Bjarne Graabech Sørensen的说法,孔子学院不允许丹麦大学的标志性学术自由。然而,仍然有一些丹麦教育机构继续这种做法,而没有意识到它背后更大的意图。

心理操纵情绪的努力有很多伪装。例如,在丹麦,在低端,我们看到哥本哈根的主要购物街充满了美丽的中国灯笼和装饰,以庆祝中国新年。这些都是中国国家通过中国驻哥本哈根大使馆赞助的。它们得到了哥本哈根市政府的批准。虽然Strøget的大型商店将此视为增加利润的机会,但他们也在嘲讽远离国际政治。但这里需要关注的是:他们已经被利用到影响和改变对中国的情绪这个游戏当中。

黑手已深入格陵兰岛

格陵兰岛作家,丹麦日德兰邮报的撰稿人Nauja Lynge在其激情四溢的演说中,一再呼吁丹麦政府警惕和控制中共已经伸进格陵兰岛的黑手,以及何挽救丹麦的薄弱环节。

她说:“格陵兰岛已经成为了丹麦一大问题,也正是如此,中国把格陵兰岛视为丹麦的薄弱环节。中国在影响着格陵兰岛的政客们,试图从中获取对铀、IT、矿产和贸易的控制权。”

对于中共对格陵兰岛的渗透野心,索恩・爱斯普森先生在演讲中警示:“我们总是可以看到,中国一直在不断的试着渗透丹麦和格陵兰岛。 在中国打着经济合作的幌子不断找空子介入的同时,共产独裁在近年已经成功地在政治上干扰了丹麦。中国说这是‘强调一个中国的政策’。做法则是带着让人无法容忍的傲慢。”

魏京生:警惕中共对民主国家的渗透及其方式

魏京生因故无法出席此次丹麦国会听证会,魏京生基金会主席黄慈萍女士代读了他的稿件。魏京生警告:关于中共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渗透和间谍活动,现在议论很多。在我的观察来看,外界的议论还没有到位,没有看到的核心问题。中共对待民主国家的主要手段和目标,就是统战式的间谍活动和大外宣。其目的是彻底颠覆民主制度,实现共产主义的专制政治。

魏京生说:“在我来到西方国家之后,我多次向欧美政界尤其是几届美国总统发出警告,要警惕中共的政治渗透与商业贸易方面的侵略行径。遗憾的是,只是到了最近,随着突显出来的问题,西方媒体与政界才意识到养肥中共后的后果。”

“现在的大外宣就是继承了中共做欺骗宣传的传统。现在的中共比过去更有钱了,过去只能收买和威胁个别的记者和学者,现在他们有能力买下整个的媒体和学校等学术机构。很多学者和媒体在公开的表达中说谎话,而在私下谈话中他们并不是不懂中国共产党。在目前形势下他们集体转变风向说一些真话,证明他们过去不是不懂而是假装天真。”

魏京生还警告:“收买的手段不仅仅限于金钱,性贿赂是中共传统的手段之一。最近传出的新闻,中共的统战机构利用暗娼妓院,渗透到了川普(特朗普)总统身边。从中可以看出其收买手段的深度和广度,甚至超过一般的黑社会。

中共驻你们丹麦的第一任大使,是中共情报系统最早的成员。就连他都无法容忍大使馆内专业特务的飞扬跋扈,和令人无法容忍的肮脏手段。不要以为中共只影响美国等大国,他们从来都是无孔不入,不会忽视你们丹麦在民主阵营内的地位。对你们使用所有的手段,是他们的正常工作,否则就是失职。

所以我不但要提醒你们的政治家们警惕,更要提醒你们社会的所有公众人物,警惕中共的统战手段和欺骗宣传。媒体人、学者们和各种社团组织,都是中共特务的工作对象。这种工作的目标,就是让大家出卖自己国家人民的利益。除了道德自律之外,必须的政策和法律监督,是抵制共产党颠覆渗透的重要工具。希望你们照顾好自己,以此也是捍卫你们的民主制度,保护世界和平。”

熊猫外交不是西方的出路

丹麦国家安全政治研究博士后安德里・肯・雅格布森论述:我们还可以关注现阶段的主要动物事件。我们如何理解两只可爱的大熊猫从中国借到哥本哈根动物园?是关于提高保护濒危动物和保护自然的意识吗?不,这是关于高政治。有名的中国熊猫外交就是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所谓的软实力的最好印证,创造一种社会和治理模式的吸引力,而不是用强硬的手段去逼迫这种忠诚。

一党制共产主义国家对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行动自由的极端限制,除了在近期吸引了一些人,一直不是大众的理想选择。然而,经济增长,有针对性的舆论运动以当然还有熊猫外交,被用来展示替代西方自由主义的法治,公民权利和自由贸易的另外一个与市场和观念的模式。中国政府的主要目的是操纵情感,而这已经带来了红利。中国以技术和人工智能为动力的专制模式现在成为向其他专制统治者的典范。人们只需看看委内瑞拉推出的用于跟踪公民行为的祖国卡,由中国电信巨头中兴通讯提供支持。或者现在正在通过俄罗斯政治体系进行投票的中国关于主权互联网的想法。中国人对西方机构的替代方案正在被模糊的熊猫黑白面孔大力宣传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