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市的人口黑洞 生育率比想像中更低(圖)

2019-04-15 08:17 作者: 梁建章 黃文政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城市 人口 生育率
根據2018年出生人口推算,中國目前的生育率大概在1.46左右。(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4月15日訊】根據2018年出生人口推算,中國目前的生育率大概在1.46左右,也就是平均每個婦女生1.46個小孩,遠遠不到2.1左右的更替水平。尤為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生育率很大一部分來自全面二孩政策帶來的生育堆積,也就是在最近兩三年裡,跨越多個年齡段的很多育齡婦女集中釋放過去受到政策限制的生育意願。

這個判斷可以從2018年的新出生人口中,二孩數量多於一孩的現象得到印證。由於生育一孩後才能生育二孩,所以穩定情況下,二孩數量會少於一孩。而且按目前的生育意願,有了一孩的母親中大概只有一半會生育二孩。所以在暫時性的堆積反彈趨於結束之後,未來的二孩人數很有望減半,致使生育率可能降至1.2以下。

中國生育率排名——比想像更低

那麼,中國的生育率在全球又會排在什麼位置呢?2016年,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在全球兩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只有13個國家的生育率低於1.4,只有韓國和新加坡兩個國家的數據低於1.2。日本長期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之一,但最近幾年大力鼓勵生育的力度,已經將生育率提升到1.45。相比之下,歐洲的平均生育率是1.6,美國的生育率是1.88左右。

由於全面二孩帶來的堆積反彈因素,中國目前生育率暫時還不是世界最低,但長期來看,中國低生育率問題會是世界之最。這是因為在中國,城市居民和高學歷人群的生育率比其他國家要低得多。對於任何一個工業化國家來說,城市人口和高學歷人口都是社會財富的主要創造者,也是未來生活方式的引領者。隨著中國進一步城市化和教育水平的提升,如果不採取措施的話,中國的生育率大概率會跌至世界最低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中國2010年的全國生育率為1.18。由於普查年份的生育率有偏低的傾向,當時的真實生育率或許會略高於數據顯示的水平。不過,如我們前面所分析,隨著全面二孩堆積生育釋放完畢,中國的自然生育率很可能會低於1.2的。也就是說,儘管1.18的數據未必能真實反映2000年的生育率水平,但卻可能適合於衡量目前中國的自然生育率,其背景是目前生育主力90後的生育意願顯著低於2010年前後生育主力的80後。基於這點,我們在下面的分析中採納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來反映中國目前不同人群的生育狀態。

城市化與受教育水平趨勢——未來中國生育率將世界墊底

北京的生育率為0.71,而上海的生育率也僅有0.74。不僅遠遠低於歐美的大城市如紐約和倫敦,也低於日韓的大城市如東京和首爾。中國二線城市的生育率雖然略高於一線城市,但也不到1.0。例如,天津市2010年生育率僅有0.91,瀋陽市2013年生育率僅有0.89。

除了城市化水平之外,整體人群的受教育程度也是影響生育率的關鍵因素。一般來說,受教育水平越高,生育率越低。這個現象可以歸為兩大原因。一方面,受教育時間的延長,縮短了女性生育的時間;另一方面,教育水平的提高,也增加了家庭撫養孩子的機會乃至實際成本。

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中國受過小學、初中、高中教育的女性的總和生育率分別為1.6、1.35、0.91。特別是,中國受過大學專科、本科教育女性的總和生育率分別僅有0.83和0.79,不僅遠低於歐美高學歷人群的生育率,也低於日韓的高學歷人群生育率。

相對於2.1的更替水平,0.7的生育率,意味著每代人減少2/3,下一代人只有上一代的1/3,兩代人後只有1/9。也就是說,如果任由這種水平的生育率持續下去,中國絕大多數城市居民和高學歷人口在兩代人後將絕後。

中國目前的生育率,很大程度還是依靠農村人口來支撐。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城市總和生育率為0.88,鎮的總和生育率為1.15,農村總和生育率為1.44。顯而易見,農村生育率要比城市高得多。

這意味著,中國現在的生育率之所以還不是世界最低水平,除了全面二孩帶來的堆積反彈之外,是因為中國仍然維持相對偏低的城市化率。但隨著城市化率從現在的50%左右上升到與經濟發展水平更適應的80%以上,中國的總體生育率將比現在更加接近中國的城市生育率。

此外,中國年輕人數量會不斷減少,但伴隨經濟技術的發展,大學招生人數短期內不太會大幅壓縮,所以中國未來的大學生入學率也會進一步提高,可能從現在的40%左右提高到70%到80%。因此,中國未來的總體生育率將更加接近中國的高學歷人群的生育率。

從上述兩個趨勢來看,如果沒有有效的政策措施,中國總體生育率幾乎會無懸念地跌至全世界最低的水平。我們之前的一系列文章曾論述,嚴重超低生育率會帶來人口老化、經濟停滯、國力衰退、創新力缺失等各種問題。而我們這篇文章,從中國城市化和教育水平提升的角度來審視這個問題,再次呼籲大家關注中國超低生育率的嚴重性,期待政府盡快採取強有力的政策措施來應對這一重大挑戰。

高育兒成本——吸附中國城市生育意願的黑洞

城市居民和高學歷人群的超低生育率,完全可以從育兒成本的角度來解釋。中國的育兒成本幾乎是世界最高的,具體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除了孩子的衣食住行之外,具有中國特色的應試教育,迫使家長不得不投入金錢和時間讓孩子參加各種課外培訓。在一個典型的城市中產家庭,每年為養育一個孩子的平均花費估計在3萬元以上,如果從出生算起一直到18歲,差不多就需要50多萬元。實際上,這還只是偏保守的預計,更別說即便孩子到18歲考上了大學,父母接下來的教育支出也很可能是大幅提升而非減少。

第二,相對於其他國家,中國的托兒所奇缺。所以,如果夫妻雙方在小孩兩三歲前都必須參與工作,那麼擺在他們面前的選項通常只有兩個:一是長時間雇佣保姆,二是由家中老人來幫助看護。可是年事已高的老人們,現在已經越來越不願意或者說沒精力來幫著帶孩子,尤其是二孩更難獲得來自祖輩的幫手。所以很多父母在自己堅持工作的情況下,就只能雇保姆或月嫂。可近幾年,月嫂工資薪資猛漲,與香港的菲佣薪資相差無幾。

第三,高房價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育齡夫婦的生育意願。如果要多生一個孩子,勢必要換面積大一點的房子,但中國城市的平均房價相對於市民平均收入的比值,恐怕算是世界最高的水平。尤其在一線城市更是如此,動輒以幾百萬乃至上千萬計價的房產,會令很多年輕夫婦打消生育第二個孩子的念頭,甚至就連第一個孩子也未必敢要。

第四,中國女性參加工作的比例高於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中國女性生小孩的機會成本很高,許多職業女性在生育的黃金年齡,都面臨著是要生孩子還是要升職的兩難選擇。相比生育之後有可能出現的收入降低、支出倍增,很多職業女性寧可選擇不生育甚至不結婚,以維持個人較高的生活質量。

直麵人口黑洞——鼓勵生育刻不容緩

為了消除上述因素對於生育率的負面影響,中國必須盡快推出大力鼓勵生育的政策,以大幅度降低育兒成本。主要包括如下措施:

1)實施財政補貼政策,借鑒其他國家經驗,用GDP的2%到5%來獎勵生育,這相當於2萬億到5萬億的投入力度。具體可以通過現金和退稅的方式來實施。例如:對於二孩,每月發放1000元現金或2000元退稅,對於三孩家庭則加倍獎勵。

2)增加土地供應以降低房價。城市房價居高不下,和中國目前的城市化模式有直接關係。中國有強大的基建能力,應加大城市的土地供應,大城市不再限制人口,規劃超大城市群,加大對城市公共交通的投入。

3)增加教育供給:根據測算,中國約需要50萬社區托兒所。可以由國家提供幼教配套,降低職業婦女的機會成本。同時建議縮短中學學制,從6年縮至5年或4年,讓年輕人盡早走上社會。

有學者認為,低生育率在世界範圍內尤其是發達國家的普遍現象,不用太擔心。對此,我們並不認可。尤其是,中國的城市居民和高學歷人群的生育率比其他發達國家還低得多,比日本低20-30%,比歐美要低50%。如此低迷的生育率,會像黑洞一樣不斷吞噬中國的發展希望。更糟糕的是,當其他低生育率國家在千方百計地鼓勵生育時,我們仍未徹底拋棄限制生育的政策。

最近日本政府為了緩解低生育率危機,甚至一反常態,開始考慮大幅度放寬了移民日本的限度。

儘管我們支持有限度地吸引高技術之類的移民,但並不認為大幅引進移民可以應對低生育率危機。這是因為中國人口基數龐大,很難想像有巨大的外來人口可以填補中國人口崩塌的窟窿。因此,面對全球內最嚴峻的人口形勢,我們必須立足國內,而且立刻行動起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