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巴黎聖母院大火所想到的(組圖)

2019-05-07 08:29 作者: 譚松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巴黎聖母院
巴黎聖母院(ERIC FEFERBERG/AFP/GETTY IMAGES)

巴黎聖母院一場大火,又聽到無數國人的叫好聲,認為這是報了當年法軍火燒圓明園的一箭之仇,大快人心。

類似的這種叫好聲我們已經聽到過多次,比如對美國「9・11」遇襲,比如對日本大海嘯災難……

至於巴黎聖母院的大火,與一百多年前火燒圓明園有什麼不同,已經有不少學者和自媒體作了透徹分析,我就不再說。我想說的是,中華數千年的文化遺存(物質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主要是毀於什麼時候,毀於誰之手。

我出生在「新中國」,成長於十年文革,從小受教育,1949年之前是「黑暗的、萬惡的舊社會」,舊社會留下來的東西,大都浸透了封建毒素,屬於打倒、清除之列。而1949年後建立的「新中國」,是以人類歷史上最先進的馬列主義為指導、以中華歷史上最偉大的政黨為領導的國家。「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口號響遍中華大地,書寫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城鎮和山鄉。

這個由外來的「洋教」所培育、所指導的政黨,這個以「階級鬥爭」、「暴力革命」、「消滅私有制」為宗旨的「新社會」,天然地要與中華傳統文化和文明勢不兩立,必然地要用暴力手段清除「舊中國」的所謂「封建毒素」。

這一場「破四舊」(「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的焚火其實從1949年「新中國」一開始就在中華大地上熊熊燃燒。它一燒幾十年,遍及神州每一個城鎮山鄉!其驚心動魄、其焚毀之絕、其慘不忍睹,實在讓圓明園的火光黯然失色。

因為,它幾乎把中華數千年文明的根燒斷了。

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中共當局就開始了有目的、有計畫地毀滅中華傳統文化,打出的旗號是「清除封建毒素」。

比如,在川東著名的鬼城豐都,曾有大大小小幾百座寺廟,是當地民俗、文化、建築、藝術、地理的實物記載和生動反映。可是,1950年,豐都縣委書記親自帶隊,把幾百座大小寺廟砸毀(幸虧還沒砸那個現在的著名景點)。當年目睹這一「壯舉」的豐都民間藝人雷雨風在幾十年後說起這事還悲痛不已。

又如,在四川天全縣始陽鎮曾有兩大廟子,一是清朝雍正改土歸流後建的城隍廟,二是建於南宋的大碑石,這兩座珍貴文物1951年被農會主任帶人砸了。

在忠縣石黃鄉,曾有一座寺廟,不亞於現在梁平縣著名的雙桂堂,五十年代被拆毀。

至於燒書、燒字畫,更是火光衝天兼綿延不絕。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遍及全國的土改運動中,有一個任務就是焚燒鄉紳家的詩書字畫。比如在川東奉節縣洋沱壩,有一個著名學者叫李孟洋,他收藏有整整一幢樓(三層)的書籍,僅裱過的字畫就有上萬幅,其中有不少珍品。中共土改工作組的人把李孟洋整死後說,要徹底粉碎封建毒素,還要燒光他收藏的反動書畫。於是,工作組派人天天去背書焚燒。這一把火整整燒了五個多月,僅焚燒後紙灰都挑有幾百挑(挑去肥田了)。又如,忠縣花橋鄉沈舉人家幾代人的藏書全部被焚……

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中共開始有組織有目的有計畫的打砸焚燒,到文化大革命燃起的「破四舊」燎原烈火,中華大地上,有多少珍貴文物被毀?

原川東彭水縣的千年古鎮郁山,曾有九宮十八廟等五十多個大小寺廟和著名古蹟,1949年後被毀得一個不剩!其中包括那著名的唐代天元寺(這座挺立了一千多年的寺院是三十多年前才被毀。)

我的出身地重慶市南岸區有一座沿山而建的著名寺院老君洞,它始建於三國時期,正式創建於隋末唐初,歷時1300多年,是重慶主城區最大最主要的宮觀。寺內有許多珍貴而精美的雕像和彫刻,但是,文革的焚火毀滅了這座著名寺院。老君洞的所有神像及沿山壁而上的摩岩浮雕人物全部被毀,1000餘冊經書與字畫、衣冠等文物被焚燒,70000餘平方米建築被拆毀,四尊極其珍貴的唐代鑄紫金銅鐘神像被當作廢品處理了。(這四尊唐代珍品是抗戰時期為防日機轟炸轉移到南岸的,它們沒毀於日機轟炸,毀於文革焚火。)

在甘肅環縣的興隆山,沿山而上(直抵1774米的主峰)曾有建於明清兩朝的72座寺廟。在地理如此偏荒的地方,1967年秋,一群毛澤東的紅衛兵,不畏路途艱辛(那時還沒有公路),爬山涉水來到這兒,以砸爛「舊世界」的革命激情,將72座寺廟徹底摧毀!站立在興隆山最高處那殘存的「天門」寺廟外,眺望四方沓無人蹤的寂靜溝壑,心想,歷朝歷代的戰火,都很難燒到這地老天荒的地方,但一場「砸爛舊世界,清除『舊文化』」的革命烈火,燒遍了神州大地的每一個偏遠山鄉,也焚毀了這72座從明清傳下的文化遺產。

貴州安順在文革時將中國古老的地戲面具強行收繳,在「清除封建文化」的口號下,兩萬多個面具(其中有不少傳了幾百年的珍品)被集中焚燒。那三天三夜,烈焰熊熊,濃煙滾滾,焚燒的灰燼遮天蔽日。

1966年8月27日上午,洛陽市第八中學的紅衛兵響應黨中央「清除封建餘毒」的「戰鬥號令」,著手準備徹底砸毀著名的龍門石窟。如果洛陽農機學院的師生晚一步趕到,中國將從那一天起不再擁有這個有一千五百年歷史的世界文化遺產。

洛陽白馬寺是佛教傳入中國後興建的第一座寺院(公元68年)。白馬寺創造了中國佛教史上多項「之最」。如:最早傳入中國的梵文佛經《貝葉經》收藏於白馬寺;中國第一本漢文佛經《四十二章經》在白馬寺譯出;白馬寺的齊雲塔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座舍利塔……白馬寺內曾存有大量千年稀世珍寳,到民國時期,這些珍品依舊保存完好,如遼代泥塑、元代夾紵乾漆造像,三世佛、二天將、十八羅漢等。

公元1949年到來了,一切宗教活動均停止,白馬寺香火沉寂。

公元1966年到來了,挺立了兩千年的中華第一古剎遇到了它的滅頂之災!

那一年的8月27日早上,白馬寺大隊黨支部書記帶著數百人,操著鋤頭、鐵鍬等闖入寺廟,聲稱遵照上級指示「破四舊」。霎那間,包括有千年歷史的遼代泥塑十八羅漢、稀世珍寳玉馬在內的所有佛像、經卷、文物都被毀滅。二千年前印度高僧帶來的鎮寺之寳 ——《貝葉經》同樣被付之一炬。被焚毀的經書殘灰、殘卷有一米多高,直徑五、六米……據《洛陽市志・文物誌》、《洛陽市志・白馬寺志》中記載,共計焚毀白馬寺藏經55884卷,砸毀元、明、清歷代佛像91尊,包括來自印度的一尊白玉佛,緬甸贈送的珍貴貝葉經也被投入大火,化成灰燼。

山西祁縣渠家的長裕川茶莊曾是晉商中最大的茶莊之一,始建於清乾隆、嘉慶年間,茶莊大院裡有一幅巨大的青石浮雕,它既有中華傳統的文化氣息(如大禹神獸、羅漢菩薩、琴棋書畫、鹿鶴松柏、施衣舍飯等石雕和圖案),又體現了西方文化藝術特色(如四方門柱、高高在上的雄獅、院內支撐窗臺的石雕吉祥鳥等)。當年,大院曾被日寇佔據,但他們未毀壞石雕和房屋。幾十年後,響應黨中央毛澤東「破除舊文化」號召的紅衛兵們手舉鐵錘殺來了。他們首先沖那典雅的大青石浮雕門下手。叮叮噹噹,碎石亂飛。終於,這一精美的藝術品被毀壞了。

這些祖先留下的文化和藝術之美,當初怎麼就沒有令那些充滿革命激情的年輕人生出一絲不忍與愛惜呢?一個政黨、一種學說,要把一個人的大腦洗成什麼模樣、把心靈毒害到何種程度,才能讓他如此瘋狂——就像阿富汗的塔利班炸毀千年藝術瑰寳巴米揚大佛。

另外,1949年之前,中國鄉村可以見到不少精美的莊園。這些莊園,集建築藝術、手工彫刻、儒家文化、傳統民俗等於一身,再與四周的自然環境巧妙融合,構成「天人合一」的寧靜與優雅。置身其中,可以感受到千百年來那一脈相承的文化內涵。1949年,一隻魔掌劈天而降,打斷了千百年來的那種和諧,那種「一脈相承」。房子分了、傢俱搬了、藝術毀了、書籍燒了……

土改未毀的,大煉鋼鐵毀了;大煉鋼鐵未毀的,「文革」毀了;「文革」未毀的,「經濟開發」毀了。

這些精美的莊園,終於玉殞香消灰飛煙滅。例如,始建於明洪武四年、佔地200多畝的四川隆昌縣雲頂寨古城堡(寨內原有54座莊園)被毀得面目全非;涪陵青羊鎮陳氏十大莊園只剩下最後半個(即現在想開發旅遊的陳萬寳莊園);雲陽縣鳳鳴鎮彭氏家族歷經嘉慶、道光、咸豐三朝建造的彭家座堂(住宅大院),佔地2000多平方米、擁有15個天井、三道豪門、無數藝術彫刻,土改之後座堂被毀(現在想開發旅遊,但已經無法修復),如今,僅有一道側門還比較完整地立在那裡。

……

說到這兒,大家明白,這種從1949年就開始的全國範圍「清除舊社會封建毒素」就是毀滅中國文化!


彭氏大莊園只剩下一道側門還比較完整地立在那裡

被紅衛兵砸爛的長裕川茶莊石雕

殘存的長裕川茶莊石雕(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我以上舉的這些例子,全部來自於我的實地走訪瞭解,而這還是很少的一部分。

還有,有人曾將文革時中國被毀的著名文物、古蹟和被焚燒的珍貴字畫列了兩張長長的表,把這兩張表細細讀下來,你便會發現,圓明園的焚火,實在只是微弱的星星火光。

為什麼極少見到有人對真正徹底毀滅中國文化的事件和元凶進行揭露和批判?我們那些動輒義憤填膺怒斥美帝、抵制日本的愛國鬥士們為何在這方面總是缺席?

一是他們不知道。比如,我們在教學中發現,學生們的認知幾乎全部來自中共精心打造的教科書,雖然現在資訊相對發達,信息多元,但他們被死死鎖在分數和考試的鐵鏈上。於是,普遍出現了「黨要他們知道什麼他們就知道什麼,黨不要他們知道什麼他們就不知道什麼」的現象。同樣,多年的洗腦教育,當局也成功達到了「黨要他們仇恨什麼他們就仇恨什麼」的目的。為什麼有源源不斷的「小粉紅」,因為中共有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培養機制。

二是他們不敢。就算有人瞭解了「毀中華文化者,中共也」的事實,他們也不敢說,而痛罵英法聯軍燒圓明園不僅沒有任何風險,而且還可以站在愛國的道義高峰,展示自己的「凜然正氣」。

那些為火燒巴黎聖母院歡呼的人是因為心痛自家圓明園的文化藝術被毀滅嗎?那麼,他們心痛過被中共、被紅衛兵所毀滅的文化和藝術嗎?從他們看到巴黎聖母院這人類文明的瑰寳被損毀沒有一點心痛,只有一種復仇的快感,這些拍手稱快的「愛國者」們,心中裝的是仇恨而不是文明,是愚昧而不是理性和愛。

如此,某天又一位「英明領袖」和「偉大政黨」讓「1966年」死灰復燃,又用一腔神聖的高調發出一陣邪惡的咒語,他們是不是又要像當年的紅衛兵一樣應聲而起,瘋狂撲向世界文化和人類文明?

(原文略有刪改)

来源:民主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