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軍騙百姓錢不打算還 吃空額騙軍餉 (組圖)

2019-05-17 00:30 作者: 高伐林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陳毅、粟裕、傅秋濤、周恩來、朱克靖、葉挺在新四軍雲嶺軍部
(左起)陳毅、粟裕、傅秋濤、周恩來、朱克靖、葉挺(軍長)在新四軍雲嶺軍部(網絡圖片)

中共官員對民眾所說的諸多謊言中,這件事小得根本夾不上筷子。不過,當我看到現在中共黨和政府的領導人不管掏心掏肝地說什麼,民眾就是不信,我就想起了這件小事。共產黨的公信力,就是從那時開始折損、開始丟失的。葉挺、陳毅新四軍騙到手沒打算還的錢,加上一年一年所滾的利息,都落到今天的領導人頭上了。

2011年,我曾寫了一篇讀史札記《省委老書記回憶錄透露什麼信息?》,介紹了「文革」前的江蘇省委書記江渭清回憶的幾個故事。最後我說:

《七十年征程》還披露了許多令人深思的史實,例如,江渭清如何對毛澤東和柯慶施抗命、不肯將自己的副手、當時江蘇省委常務副書記劉順元劃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又例如,在「四清」運動中左得不得了的劉少奇如何高調嚴辭批評江渭清,逼迫江渭清做檢查,等等。有時間還將寫出我的讀書心得。

上面提到的幾件事,都比較複雜,連敘述帶評點就肯定篇幅不短,而眼下無暇從容來寫,但是有個小故事,似乎可以順手介紹——故事雖小,但與我們當前談到的「公信力」啊「紅十字會」啊等等又頗有點關聯。

江渭清的這段親身經歷,發生在抗日戰爭、國共兩黨談判達成合作協議的初期。

中國南方八省15個地區的中共領導的紅軍游擊隊,改編為新四軍,1937年12月25日,新四軍軍部在漢口成立;1938年1月6日移至江西南昌。葉挺任軍長,副軍長項英,參謀長張雲逸,政治部主任袁國平、副主任鄧子恢。全軍共一萬餘人,下轄四個支隊:第一支隊,陳毅任司令員,傅秋濤任副司令員;第二支隊,張鼎丞任司令員,粟裕任副司令員;第三支隊,張雲逸兼任司令員,譚震林任副司令員;第四支隊,高敬亭任司令員。

江渭清所在部隊,編為陳毅的一支隊下的第一團。江渭清寫道:「團長由一支隊副司令員傅秋濤兼任,我任副團長,參謀長王懷生,政治部主任鍾期光。由於處在國共合作的特殊時期,尤其是在初期,軍內黨的組織是隱蔽的。新四軍中的各級副職,其實就是黨代表、政治委員。」也就是說,他的公開職務是副團長,其實是一團政委。

江渭清自述如何騙錢到手

下面我就按照原書打字輸入——

當時,抗日民主根據地尚未建立,除國民黨發軍餉以外,部隊無其他經費來源。三戰區顧祝同秉承蔣介石的旨意,既要我軍在蘇南敵後與鬼子拚殺,又不肯發軍餉、撥槍枝彈藥,實際上是要讓我軍自生自滅。

為了解決「人、槍、款」,我們在作戰的同時,有目的地進行了一些調查研究。我瞭解到國民黨在小丹陽開辦的實業銀行,有十幾個董事。於是,就找傅秋濤、鍾期光同志商量。我說:「我們團的經費很困難,陳司令員那裡經費也很困難。沒有錢怎麼購買槍彈,怎麼擴大隊伍?過幾天我想去小丹陽請實業銀行的董事們吃頓飯。」傅秋濤納悶地問:「怎麼想起來請他們吃飯?」我說:「想向他們借點錢用用嘛!」鍾期光也感到奇怪:「錢這麼好借?吃頓飯就肯借錢給你?」我笑著解釋道:「我有這麼個設想,先借用顧祝同的名義搞一個電報,大意是:新四軍在敵後抗戰,堅持鬥爭功勛卓著,現因交通阻塞,軍餉糧秣不便發至敵後,為解燃眉之急,望貴行先撥款一萬元給新四軍蘇南部隊暫用,不日由三戰區奉還。顧祝同。」聽畢這番話,傅、鍾二位緊張地說:「這可不能搞,追查起來要殺頭的啊!」我講:「有的是辦法,電報文稿不給他們嘛!這不就查無實據了嗎?」經我這麼一說,他們覺得有道理,便同意我去一試。

隔日,實業銀行的幾位主要董事應邀前來。他們顯得很高興,覺得戰亂期間能得新四軍第一團長官的青睞,還請吃飯,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情。席間,彼此一番寒暄,也算「禮多人不怪」吧!酒過三巡,我才「言歸正傳」,說:「今日請各位董事先生來,一是建立友情,二是有件事同通報。頃接三戰區顧司令長官電,暫借貴行一萬元給我部作軍費。電報在此,請各位先生過目。」說著,我打開挎包,一本正經地拿出電文給他們傳閱,看完後,我漫不經心地又將電文收回。他們說,「江副團長,拿一萬元現金出來有點困難,是否能現付五千元?」看來,董事們在酒酣之際,都很相信這個電報。我就順水推舟說:「適逢國難當頭之時,各有各的難處嘛。貴行若確有困難,那就先付五千元吧!」他們湊齊五千元,當場交給我之後,提出要打個收條備查,並解釋說,這是例行手續。我靈機一動說:「收據當然應該有。因為顧司令長官明電借用一萬元,而現在才有半數,等借足一萬元時打一張總收條好了。」他們看我很頂真,也並不懷疑,於是同意付清錢後再找我拿收據。

我帶著副官,拿了五千元現金喜滋滋地回到了老一團駐地。傅秋濤、鍾期光等同志也非常高興,於是商量這筆經費的用法。我說:「支隊的困難更大,我意送三千元給陳毅司令員處,我們自己留二千元吧!」鍾期光同志贊成我的意見說:「起碼給陳司令員一半。」秋濤同志說:「好吧,一半就一半。」

第二天,我就帶著二千五百元現金,向一支隊司令部駐地出發。那時,陳毅同志住在鎮江地區的寳堰,距離當塗小丹陽有幾百里地,又是在江南敵後,不是一段簡單的行程。多次穿越敵軍封鎖線,避開敵人據點,才安全抵達目的地。陳司令員乍見我這不速之客,頗感突然地問:「江渭清,你跑來幹什麼?」我笑嘻嘻地說:「沒什麼大事,就是來看看你。」他臉一板,嚴肅起來:「我有什麼好看的!」我還是樂滋滋地說:「聽說司令員這裡很困難,我是來支援你的,給你送二千五百元現金!」他更顯迷惑不解,急著追問這麼大一筆錢從何而來。此時,國民黨的鈔票還是很值錢的,新四軍官兵每個人每天平均只有八分錢伙食費,這次搞來這麼多錢,確實可以派點用場了。

於是,我一五一十地講了「借錢」經過,陳司令員聽了哈哈大笑,說:「渭清同志,你還真有辦法啊!好啊,今天我請你吃飯。」說罷,就吩咐機要科長到寳堰街上去安排炒幾個菜,買兩瓶好酒。支隊司令部的同志們發現陳司令員情緒特好,開始也頗感驚奇……

那天興致高,我和陳司令員都喝了不少酒,後來他留我在寳堰住了一夜,第二天才匆匆趕回老一團。(七十年征程:江渭清回憶錄》,102~106頁,江蘇人民出版社,1996年)

江渭清的故事講完。還需要我畫蛇添足地饒舌評論嗎?

我想了想,還是指出幾點:

1、當時國共合作,中共與國民黨是共赴國難的友黨;根據國共協議,新四軍軍部及所屬江南部隊主要是受第三戰區及其所屬部隊指揮,顧祝同為三戰區司令長官兼江蘇省主席。

2、根據國共協議,國民政府應該給新四軍發軍餉。但是發多少?軍餉只能根據當時雙方商定的新四軍人數乘以每天的標準來發。這裡的矛盾是:新四軍肯定想著要發展壯大,要不斷補充新血,從顧祝同那裡領到的軍餉肯定是捉襟見肘、入不敷出;但從顧祝同那裡來看,第一他能掌握的經費也非常緊張,第二他只能根據商定的金額發放,不能下面軍隊報多少,他就給多少。

(關於顧祝同率領國軍在抗戰期間如何艱苦奮鬥的情況,臺灣方面有很多史料。不過這裡我引用,可能有些朋友覺得公信力不夠。過去中共對此隻字不提,近年來大陸對歷史真相的控制有所放開,大陸作家碧野(真名孫燮成)所撰《顧祝同傳》,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去看看,尤其是其中關於抗戰期間的章節)

新四軍說軍餉不夠,顧祝同又不相信新四軍的人數,口說無憑嘛,於是圍繞點驗新四軍的實際人數,顧祝同及其同僚與新四軍鬥了不少心眼。

新浪博客上有位「滴水齋主」,到安徽省黃山屯溪的新四軍軍部紀念館拍攝了下面這一張照片,可見新四軍確實吃了空額——最後兩行字就是鐵證:「新四軍每個班多吃兩個空額,遠遠超過新四軍的實際數字。」這可是中共當局自己承認的啊!


中共關於新四軍紀念館中的介紹,說明新四軍如何吃空額,騙蔣介石國民政府軍餉。(網絡圖片)

3、江渭清用欺騙手段「借錢」,是對誰呢?當時的敵人是日本侵略者,若騙敵人,「兵不厭詐」,自然沒問題;但是他恰恰是向國民黨下手——是欺騙盟友。

我不懷疑當時江渭清弄這筆錢確實是要用在新四軍的建設上。但是目的正當,就可以不擇手段嗎?

4、當江渭清冒用三戰區顧祝同司令的名義騙錢時,沒有想到欺騙的後果嗎?傅秋濤和鍾期光就擔心:「追查起來要殺頭的啊!」但江渭清說:「電報文稿不給他們嘛!這不就查無實據了嗎?」

後來董事們要江渭清出具五千元的收據,江渭清賴過去了,沒有給他們白紙黑字。為什麼不給?看來也就是為了「查無實據」。

這也就是說:欺騙是沒有關係的,只要不讓人抓住把柄就行。

5、這筆巨款(江渭清自己說「這麼多錢,確實可以派點用場」),他口口聲聲說是「借」,打算還嗎?還了嗎?如果真還了,回憶錄中不可能不提。沒有提,可見就不了了之了。實業銀行的董事們,吃了個啞巴虧。如果不是江渭清自己說出來,這件事在歷史上也就湮滅不聞了。

這也就是說,當新四軍一位相當級別的軍人對商人許願時,根本就沒打算兌現。

6、當江渭清弄到了五千元,他的同事傅秋濤和鍾期光都笑逐顏開;當他拿了一半去見上級陳毅司令員,陳毅也一弄明白原委,頓時「哈哈大笑」,吩咐手下「安排炒幾個菜,買兩瓶好酒」犒勞江渭清——他是視江渭清為「有功之臣」的。

這也就是說,冒用長官名義、欺騙老百姓「借」來巨款,根本沒打算還,不僅僅是江渭清一個人視作天經地義,而是中共上上下下的「共識」。

7、江渭清晚年回憶起這件事,沒有認為有任何不妥,而是將之作為光榮經歷而津津樂道講出來的。經由給他寫代序的前中央政治局委員、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張震和江蘇省委負責人等過目,也都沒有提出異議。

這也就是說,過了幾十年,即使像江渭清這樣還保留了良知的中共官員,對這個問題都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思、檢討;更不用說別的官員了。

這篇小稿快寫完了,又覺得江渭清書中還有幾句話也抄上為好:

陳司令員同我邊吃邊談,特別強調新四軍在蘇南敵後作戰,不僅要抓「人、槍、款」,而且要注意宣傳發動廣大人民群眾一齊參加抗日,要做好統一戰線工作,盡可能去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出處同上,106頁)

在各拿了一半騙來的人民群眾的錢之後,再看陳毅冠冕堂皇的這番話,我真哭笑不得。不知道這幾位被騙了五千元的實業銀行董事們,算不算「可以團結的人」?陳毅和江渭清打算怎麼去團結他們?

在中共對人民所說的諸多謊言中,這件事太小,小得根本夾不上筷子。不過,當我看到現在中共黨和政府的領導人不管掏心掏肝地說什麼,民眾就是不信,我就想起了這件小事。共產黨的公信力,就是從那時開始折損、開始丟失的。江渭清騙到手沒打算還的錢,加上一年一年所滾的利息,都落到今天的領導人頭上了。

2011-08-05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和立場)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