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吳國光提六四背後一場軍事政變(圖)

2019-05-19 13:01 作者: 林中宇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89年六四事件中進入北京的軍人。
1989年六四事件中進入北京的軍人。(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5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曾參與中共體制內政改的學者吳國光18日在研討會指出,1989年六四前夕,中共內部曾發生一場由鄧小平授意的軍事政變,斷絕走向民主化的道路。此觀點與前趙紫陽秘書鮑彤觀點基本一致。

據中央社報導,由華人民主書院和香港支聯會於臺北舉辦的「六四事件30週年-中國民主運動的價值更新與路徑探索」研討會,會議持續兩天半。吳國光在18日在會上發表「1989天安門政變:假設、證據與分析」研究時,做了上述表示。

吳國光是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政治學暨歷史學講座教授,1980年代曾參與中共體制內改革,擔任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員,參與起草中共13大報告,六四前夕赴美進修,轉入學界。

吳國光在演講時指出,1989年4月到6月,中共高層在調兵和戒嚴的決策過程中,曾多次在鄧小平的授意下,排除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趙紫陽,並迫使趙紫陽下臺,扶持江澤民接班,改組了中共政治局常委。

吳國光表示,從調動軍隊、撤換領導人到任命新領導人,整個過程就是一場「軍事政變」,而時任中央軍委主席、握有軍權的鄧小平,是軍事政變得以成功的關鍵。

吳國光指出,鄧小平是典型的「軍事型政治人物」(soldier politician),「以政治家示人,以軍人做本質」,這樣的身份讓他得以借由軍事實力撤換趙紫陽,並以軍隊鎮壓廣場上的群眾,以及體制內同情運動的溫和派,最終「打掉體制內外,中國走向民主化的道路」。

吳國光強調,提出1989年中國有軍事政變,並不是要貶低六四的意義,而是要指出以往較少被關注的視角。

去年《紐約時報》連續刊登了幾篇李南央採訪鮑彤的文章「鮑彤再看六四」。文中也提到「政變」說。

鮑彤說,很多人認為鄧小平之所以要鎮壓學生,是為了要保黨、救黨,但他認為,這是個誤區,鄧小平不是保黨,而是要保他自己,保證他死後中國不出赫魯曉夫,讓他身敗名裂。為了這一點,即使把黨打得稀巴爛,用黨的名義向老百姓開槍,他也在所不惜。他還說,六四是鄧小平為了他自己的利益,由他個人決定,由他個人發動的一次以群眾為對象的軍事行動,六四就是一場政變,鄧小平個人謀劃的、矛頭對著趙紫陽的一場政變。

對此,評論人士未普在自由亞洲撰文認為,贊同鮑彤的六四就是一場矛頭對著趙紫陽的政變的說法,但鄧小平搞掉趙紫陽既是為了保自己,也是為了保黨,是當時的黨內元老和鄧沆瀣一氣,共同發動了一場由鄧主導的針對趙紫陽的政變。鄧小平早有搞下趙紫陽之心,是六四給他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假如沒有六四,鄧小平也會找機會把趙紫陽搞下臺。

網路流傳的《李鵬六四日記》部分透露了鄧小平在1989年4-6月的高層內部絕密講話,涉及人事安排和軍事行動。

其中,李鵬1989年5月19日的日記透露:上午10時左右,我們應邀到了鄧小平處開會,參加會議的有陳雲、先念、尚昆三位老同志,三位常委李鵬、姚依林、喬石,人民解放軍三總部的遲浩田、趙南起、楊白冰,還有秦基偉、洪學智、劉華清三位老紅軍參加。鄧小平同志在會上談了六點意見,他說:

「四、開一次政治局擴大會議。……會議任務就是解決中央領導問題,決定總書記和常委補充人選。領導不能中斷,以後再開中央全會加以確認。……不超過40人,寧缺毋濫……

五、新班子基本定下來。李鵬繼續當總理,我提出江澤民當總書記……」

李鵬5月21日日記透露:「中午,我給鄧處王瑞林打電話,提議三日後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從組織上解決趙的問題。晚上,鄧小平處來電話傳達鄧的意思,要等大軍進入北京後,再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這樣可以避免衝擊和干擾,才能更有把握。」

這些信息似乎也印證了六四前後經歷了一場軍事政變,並由此製造了天安門大屠殺。江澤民正是踩著六四學生鮮血上臺,成為六四事件中的最大受益者。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