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對臺灣的警示(圖)

2019-06-13 08:59 作者: 《上報》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6月12日,眾多香港市民聚集參與罷市罷課罷工「反送中」示威。
6月12日,眾多香港市民聚集參與罷市罷課罷工「反送中」示威。(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19年6月13日訊】百萬港人反抗《逃犯條例》的6.9反送中大遊行,是2003年香港反對23條立法的七一大遊行之後最大的一次民意釋放,美加澳12個國家29個城市遊行表示支持。正面臨紅色滲透威脅的臺灣,卻只有臺北舉辦了一個400人的集會表示支援,未免讓人覺得冷淡了一些。

香港人在憂慮什麼?

香港社會各界以及多個歐美政府都在擔憂,《逃犯條例》一旦通過,身在香港的任何人均面臨被移交到中國大陸的風險。儘管港府強調移交安排有法庭把關,並稱不會移交涉及死刑以及政治相關罪行的嫌疑犯,但這些解釋無法消除香港各界對《逃犯條例》的疑慮。

這種疑慮,源自港人對北京政府的深度不信任。追溯這種不信任的養成原因,則是中國政府多年作為的後果。自從香港回歸之後,鄧小平當年許諾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就日漸虛化,港人對北京的不信任與日俱增。對北京政府來說,這次「反送中」遊行與以往的最大不同,就是參加遊行的人士,不少是商界、法律界人士,他們與建制派關係密切,一直是香港穩定的基礎,他們這次起而反抗,是因為從《逃犯條例》中嗅到了危險的氣味。

經過修訂後的《逃犯條例》,雖然取消了不少商業犯罪的移交,但貪污、走私、詐騙等罪名仍然列於潛在移交罪名之列。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創會主席佘繼標接受BBC中文部訪問時表示,香港商界對《逃犯條例》實施後的擔憂主要是:港人到大陸投資,按照中國的潛規則給官員送禮,包括將他們的子女送至國外讀書。現在,不少港商當年投資購買的廠房大幅升值,如果被國內有政治背景的房地產開發商盯上,又不願以市價購買,如果他們夥同大陸的檢控部門和法院,很容易羅織腐敗罪名檢控港商並要求香港移交大陸。

媒體業則擔心白色恐怖來襲。這種白色恐怖早就存在,自從江澤民開始實行政治罪名非政治化的打壓方針以來,香港出版業的罪名經常是「非法經營」。出版多本中國大陸禁書的香港晨鐘出版社書商姚文田,2013年底在籌備出版流亡美國的異議作家余傑的《中國教父習近平》一書期間,在深圳被以「走私罪」拘捕並被判刑十年。香港政論雜誌創辦人兼香港公民王健民,被控「經營非法出版物」、「行賄」、「串通投標」,2016年被判入獄5年3個月,他在拘禁期間,被迫交待其雜誌撰稿人身份和報導消息的來源。

港英政府留給香港最大的政治遺產就是法治,一國兩制的主要區分也在於法治。香港回歸歷經22個寒暑,港人普遍認為一國兩制界線逐漸模糊,法治制度被視為最後一道防線。但法律界早就對香港法治遭受大陸政治侵蝕憂心不已,人大釋法、一地兩檢對香港法治的破壞早就成為香港法律界批評的焦點。自2014年開始,一連串社會運動和衝突引起的訴訟,包括黃之鋒等人衝擊政府總部、反東北規劃衝擊立法會、旺角騷亂到青年新政議員闖會議廳,被判囚的社運人士多達幾十人,主張港獨的社運領袖梁天琦、佔中九子等人均被判刑,輿論視為這是對香港法治的踐踏。

上述所有擔憂,與其說是港人對法律本身的擔憂,不如說更多的是對執法過程中的隨意釋法、執法的擔憂,後一點恰好是中國執法的特點,讓港人領教頗深。自香港回歸以後,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港人不僅爭取民主寸功未竟,就連原來享有的出版自由與言論自由也漸漸失去。其間緣由,不能歸咎於香港人不抗爭。事實上,香港人多年來一直在努力抗爭,但一國兩制賦予讓中央政府對香港具有的管制權,以及香港特區政府的傀儡性質,讓港人的努力得不到任何正面回應,迴旋餘地越來越小。但如今正面臨一國兩制威脅的臺灣情況不同於香港。

香港應成為臺灣的鏡鑒

在臺北,據說約400人參加了當地支援香港遊行的集會。一些臺灣政界人士、尤其是有意角逐明年總統大位的人士,也紛紛對香港反送中遊行發表看法,總統蔡英文兩次針對香港遊行表示,香港在「一國兩制」下,自由不再理所當然,呼籲臺灣要深深警醒。行政院長蘇貞昌則指出,臺灣不能為了小利而步上香港的後塵。臺灣前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在受訪時指出,臺灣人民千萬不要對中共存有任何幻想。高雄市長韓國瑜6月9日對媒體表示:「不清楚、不知道」,引發外界批評。隔天中午,韓國瑜另發聲明稱,對臺灣的民主與人民充滿信心,大多數臺灣民眾都認為香港的「一國兩制」,不論實施成功或失敗,都不適用於臺灣。

五月份在臺灣,我不止一次在公開演講時說過,香港的今天就是臺灣的明天。但臺灣不同於香港,香港人民除了利用現在還未被剝奪的集會自由、言論自由釋放自己的憤怒,表達自己的訴求,無法得到香港政府的回應,因為香港政府的權力來源不是民選,是北京指派。權力只對權力的來源負責,香港特區政府無法承擔保護香港的責任。臺灣情況不同,是一個獨立政治實體,總統與市長、立法委員均由選舉產生,有自己的外交、軍事體系,只要中共不使用武力犯臺,臺灣人民有各種方式保護臺灣的民主制度,比如明年的大選,臺灣人民可以用選票選出一個能夠保護臺灣政治安全的總統,這個總統必須不親近北京,真心熱愛臺灣,時時以臺灣政治安全為念。香港人民沒有選舉權,香港淪落到今天這一地步,不是香港人民的責任,因為世界見證過香港人民多年來的努力抗爭。但臺灣人如果為了短期利益,比如來自大陸恩賜的旅遊收入、農產品購買、甚至一些大陸對臺投資帶來的就業機會,就以為臺灣人最重要的事情是發財,選出一位心向北京的總統候選人,臺灣成為香港第二就勢所難免。而判定一個人是否心向北京,標準很簡單,《聖經》有言,一個人的財富在哪裡,他的心就在哪裡。如果一個人的政治上依靠北京扶持、或者財富依靠北京賜予,這個人對北京不可能挺直腰桿保護臺灣安全。

也有人問及我為什麼這麼關心臺灣?我回答說,不為別的,就為痛恨專制極權。極權政治、包括今天極權+行政干預下的市場經濟的中國模式,也就是我在《中國:潰而不崩》裡說的共產黨資本主義,已經讓十四億中國人生活在極不自由、缺乏基本人權保障的狀態中。民主國家的三要素是自由、民主、法治,在世界四個華人為主體成員的國家與地區中,香港有自由、法治但無民主,新加坡有民主(選舉)、法治但無自由,中國既無民主,也無法治與自由,只有臺灣具備民主、自由、法治三要素。我不希望華人為主的國度中,唯一享有自由、民主、法治的臺灣淪陷。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連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