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六)(圖)

第六回 慧紫娟狠心試嫂 賢黛玉慷慨送金

2019-06-17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大觀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六回 紫娟狠心試嫂 賢黛玉慷慨送金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又到了秋收。砍高粱、收玉米,刨紅薯……忙得人仰馬翻。玉米、紅著堆了一院子,連插腳的空都沒有。黛玉要出去幫幫忙,紫娟忙拉住她:「再試兩天,沉住氣!」白天在田裡忙了一天,晚上還要挑燈夜戰:掰棒子、編玉米鬚、摘花生……。小翠也在人群中忙得不亦樂乎。只見黛紫二人卻悠閒地在燈下對弈。又聽紫娟喊:「小翠!送杯茶來。」小翠笑嘻嘻地跳進上房,「來了!」第二天晚上,一家七口仍在院子裡忙。黛紫二人置若罔聞。在屋內彈起琴來。彈了一會,只見會唱歌的秉義汗流滿面地端著瓢,喝水,笑著走到門口,說:「姑姑彈的真好聽,聽你們彈琴,我們都忘了累,活幹得更快了。」屋外的幾個人也說:「真的,姑姑您接著彈。」黛玉和紫娟都無奈地笑了。紫娟在黛玉耳邊說:「我真是服了,我真沒轍了,這一家人,難道從來不會生氣?」黛玉說:「我看咱們還是偃旗息鼓吧!」

秋收終於結來了。這天早晨,小翠跑進來:「姑姑,我今天跟爹到城裡去玩。我們借神醫爺爺家的馬車去。」「到城裡幹什麼去?」「賣糧去!」「糧食賣了吃什麼?」「賣糧食給兩個姑姑做衣服。昨晚聽我娘說,天涼了,我們都有舊棉衣,姑姑沒有。爹說,咱家不有織好的布嗎?我娘說,不行,那粗布會把姑姑的細皮嫩肉磨破的。要賣了糧食買綢緞做。」聽了小翠的話,兩人愣住了,對視了一會,黛玉說:「快把你爹娘和你二哥請來,我們有話說。」

小翠走後,黛玉對紫娟說:「讓他們先買一輛馬車,不能總借別人的。」紫娟說:「那給他們多少銀子呢?」「快把那木盒子取來!」紫娟忙打開箱子,取出小木匣,翻檢了一下,黛玉隨手把寫著「二千」的一張取了出來。這時幾個人也進了房子。紫娟讓他們都坐下。黛玉說:「聽說你們要進城賣糧食,咱們一大家子人,糧食賣了,吃什麼,千萬不能賣。我這裡有一張銀票。」說著遞給秉義,「你看看那章上印的字。」秉義走到亮處仔細看,「是『恆豐錢莊』。這個錢莊我去過,上次我陪神仙爺爺去的。那樓可威風了,聽說全國各地都有分店。」黛玉接過銀票說:「這上面有二千兩銀子。」「二千兩?這麼多!我們要它幹什麼?」秉義驚訝地說。

黛玉說:「你們到了城裡,先取出銀子,然後到車馬行買車買馬,同乾爹家的一模一樣。你們不是很喜歡那種車嗎?又能拉人,又能裝貨。如果還有多餘的銀子,就買一匹紅緞子,一匹藍緞子,兩匹白洋布。」小翠聽得眼都直了。「咱們家要開布店啊!以往我娘只買二尺布做鞋子。」紫娟把小翠攬在懷裡,說:「別打岔,聽大姑說。」黛玉接著說:「再買一石京米,兩桶油……」大嫂說:「這些吃的就別買了,咱們這兩里外,有個集市,都能買到。」黛玉說:「那就不買這些了。再買一紮紙、兩綻墨、一個硯台、一箱白蠟燭,一箱紅蠟燭。」紫娟接著說:「再買一斤燕窩,半斤人參,二斤雪花糖、二斤龍井茶,一個又能熬藥,又能燒水的小火爐,一個燒水的銀吊子。」「再想想,還要什麼?」

「阿彌陀佛!這些已經夠開一個雜貨店了,還要什麼!」大嫂說。「不能把你倆的錢全用完,要有個長遠的打算,我看馬車就暫且別買了。」大哥說。紫娟說:「什麼不買也得買馬車,一定要買!而且要比乾爹家的還好!以後的事,我倆自有打算,你們放心。寫個單子吧,以免忘了。」「不用寫了,我的記性好著呢!」秉義說。黛玉交待:「千萬別走著去,還借乾爹家的車,回來要趕兩輛車,叫幾個侄子都去吧!」「我也要去!」小翠說。「這次你就別去了,聽話!等咱家的新車買來,元宵節時,咱們全家坐著自己的車到城裡去看花燈,好嗎?」「好啊!太好了!」小翠拍著手又跳又笑。

天已完全黑了,進城的五人仍未歸家。吃完晚飯,堂屋點上了燈。大嫂納鞋底,黛玉縫香袋,紫娟在繡花,小翠在三人中竄來跳去。三人手中做著針線活,耳朵卻始終聆聽著大門外的動靜。過了一會,大嫂忽然愣了一下,凝神諦聽。小聲說:「他們回來了。」黛紫二人停下了針線,細聽:「沒有啊!」過了一會,果然車輪的軲轆聲由遠及近。大嫂出了門。小翠早跟在後頭。「姑姑,姑姑,快出來。」黛紫二人出了正房,站在大門內。只見一輛嶄新的馬車向這裡駛來。兩頭騾子高大健壯。車上幾張笑臉迎向她們。快到家門口了,駕車的秉仁又來個脆鞭。鞭聲又脆又響,油光嶄新的鞭子上還繫著一簇鮮紅的穗子。小翠嚇得直捂耳朵。眾人大聲笑起來。

車子停穩,幾個人跳下來。黛玉說:「累了一整天,快進來歇歇吧。」大嫂也說:「先進來洗臉吃飯吧!」大哥說:「卸了東西再吃吧!」小翠早已爬上了車,揚臂高喊:「咱家有車了!咱家有車了!」眾人忙著搬運東西。嫂子早把庫房打掃乾淨,幾個架子早挪出空來。忽然一道紅光射進了院子,大家不由一愣,原來小翠在上房點上了紅燭。接著兩邊十幾間房子次第射出紅光,豔豔的紅光籠罩整個院子。人們笑容滿面地在紅光中忙碌著。二侄子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曲。小翠喊:「過年了!過年了!」農家小院一片喜樂。大嫂喊:「小翠,別鬧了,點這麼多紅燭,太費了。快熄掉!」紫娟說:「大嫂,她高興,就讓她點吧。費不了多少。」

不一會,大哥、大嫂、秉義三人走進堂屋。秉義喜孜孜地說:「這輛車兩個姑姑滿意嗎?我們挑了一上午。」「好!好!」黛玉連聲說。大哥小心翼翼地從懷裡摸出個布包,放在桌上,打開,一大堆銀子。只聽秉義說:「到錢莊換錢,人家一看銀票,說多年沒取銀子了。算了算,給了咱們七十兩利息。」「還有利息啊?」紫娟高興地說。秉義接著說:「一輛車五百兩,我們討價還價,少要了十兩;騾子每匹二百兩,咱們一下子買二匹,人家少要了二十兩;緞子每匹……」黛玉笑著說:「秉義,別報了,你說的累,我聽的暈。」大哥指著銀子說:「這是剩下的七百三十一兩,收好吧。」黛玉說:「這二千兩都給你們了,哪有退還的道理?」大哥愧疚地說:「已經用了你們這麼多,以後還有用錢的時候,你們就收著吧!再說,我拿著也沒有用啊!」紫娟說:「大哥還一口一個『你們,你們』,總是把我們當外人!」大哥紅著臉,呐吶地說:「不是,不是,……」紫娟笑了,說:「這樣,這一百兩銀子大嫂拿著,一大家子的柴米油鹽,也得不少錢。再說幾個侄子都在長個頭,大哥他們都幹很重的活,每天光啃窩窩頭,吃水煮青菜,怎麼行?往後,每天至少一頓飯要有肉。」小翠瞪大眼睛問:「每天都吃肉啊?以往都是過節才吃肉啊!」紫娟說:「那就每天都過節唄!這六百兩大哥拿著,就買幾畝田吧!小翠,這些零碎銀子就歸咱們了,你包好。咱們以後到集上買果子吃。」「哇!好多,好多啊!娘,你明兒要給我縫個大大的錢袋。」眾人都笑了。

這天,黛紫二人攜小翠、杏花看望乾爹、乾娘。近日天氣轉涼,傷風感冒的人陡增。乾爹的幾個徒弟忙得焦頭爛額,乾爹也只好親自問診。包藥的人奇缺。乾媽見她們四人來了,喜不自禁,教她們包藥。杏花以前包過,包得又快又好。她們三人仔細地看,不一會也學會了。越包越熟練。包了一天,雖有些乏,但黛紫二人心裡甜滋滋的,因為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為別人付出。連忙了幾天,就診的人數逐漸正常。

這幾天,她們又在家裡忙著做棉被。早飯後,黛玉在房中看書,大嫂走了進來。「丹兒她們到哪去了?」黛玉指了指小翠的臥房:「正在那裡搗鼓被子的事呢!」大嫂走進房,只見三人跪在炕上,有的量布,有的拉布,有的剪布,忙得不亦樂乎。旁邊放著已經剪好的一塊白洋布,一塊紅緞子。一看見大嫂,紫娟忙說:「您來得太好了。快幫幫忙吧。我們三人忙乎了半天,才裁了一床被子,這十床被子,要裁到什麼時候?」大嫂指了指紅緞子,問:「這是給誰做的?」紫娟說:「先給幾個侄子做吧,他們的被子又舊又硬……」「就用這紅緞子?」「是啊!」大嫂笑了,說:「不出十天,這紅緞子就能扯成條,這雪白的裡子就成了髒抹布。」「那用什麼布呢?」大嫂說:「他們的被子也該換換了。你們跟我來。」三人穿上鞋,跟大嫂進了一間房。就是放著織布機的那間房。大嫂指了指炕上的兩匹白布,說:「這做被裡,又結實又軟和。那兩匹花布,本想開春做衣服的,如今就做被面吧。」三人齊聲說「好!」一齊把布搬了過來。大嫂接過剪刀,把布扯開,也不用量,「刷、刷、刷」一口氣裁了九床被子。「下面的事,是你們的了,我要做飯去了。那床紅緞子被就給青兒、丹兒吧。」

三人像著魔一般,吃過飯就鑽進小翠的屋子,扒在炕上,絮棉花,縫被子,每天忙到深夜。五天後,小翠、杏花把所有的人拉到自己的屋子。看人都到齊了,小翠把一大塊白布扯開,「你們看!」只見一大摞碼得整整齊齊的嶄新、漂亮的花被子。眾人的眼睛一亮,「真好看!」秉仁說:「有我們的份嗎?」「當然有,每人一床,快來拿吧。」幾個哥哥瞪大眼睛「真的嗎?」紫娟見幾個侄子只顧發愣,就走到炕邊,抱了一床被子塞到秉仁的懷裡,說:「仁、義、禮、智、信都過來,挨個拿。」幾個年輕人抱著被子笑嘻嘻地說:「得洗個澡才敢蓋。」「蓋上這被子,今晚要當神仙了。」「謝謝姑姑,謝謝兩位妹妹!」小夥子們興高彩烈地抱著新被子走出正房。只聽小四秉智在院子裡說:「從兩個姑姑到咱家來,天天都像過年,每天喜暈了頭,像做夢似的。」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