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遊行示威 廣東也開始了(圖)


6月19日、20日,廣東雲浮市郁南縣南江口鎮民堂村數百名村民遊行示威,抗議在水源地和村民聚居處附近建大型垃圾焚燒發電項目。
6月19日、20日,廣東雲浮市郁南縣南江口鎮民堂村數百名村民遊行示威,抗議在水源地和村民聚居處附近建大型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圖片來源:大紀元)

【看中國2019年6月22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在香港反送中抗議如火如荼之際,中國大陸也在這期間有民眾遊行抗議。近日,廣東雲浮市出現大規模抗議活動,數百名村民抗議政府在居住區建垃圾焚燒場。此前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數千名家長與學生在校園發起遊行示威,抗議學校停辦。

自6月9日起,香港爆發大規模「反送中」抗議遊行,抗議行動至今仍不斷髮酵,轟動世界。儘管大陸媒體卻對此保持沉默,中共官方一邊封鎖消息,一邊公開歪曲事實,但港人抵抗極權的熱潮疑似波及大陸,鄰近的廣東也出現民眾遊行示威。

6月19日、20日,廣東雲浮市郁南縣南江口鎮民堂村數百名村民遊行示威,抗議政府在水源地和村民聚居處附近建大型垃圾焚燒發電項目。

現場視頻顯示,村民們舉著各種各樣的橫幅、標語,「強烈反對垃圾焚燒,拒絕被動吸食二惡英!」「一人患癌禍害三代」、「堅決反對建焚燒垃圾站毀我子孫後代」等,一路高喊著「抗議、抗議」的口號。

據悉,6月10日,郁南縣自然資源局發布了該垃圾焚燒發電項目選址意見核發批前公示,垃圾焚燒場選址距離水源地、村民居住區域僅400米。公示截止日期是6月19日,為期10天。

這時,村民們才知道在民堂村要建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全體村民集體簽名按手印,去縣城遞交了反對意見書。但是還沒等到回覆,施工方就開始動工了。於是在6月19日、20日兩天,近3百名村民在選址地遊行示威,並阻止施工。村民們從民堂村一直遊行至連灘鎮,全程9公里多,共走了3、4個小時。

村民還透露,遊行結束後,當地政府官員恐嚇帶頭的村民,叫他們不要再鬧事。

村民表示,如果政府一意孤行,強行施工,周邊數萬民眾將群起抗議。

另外,在香港發起「反送中」大遊行的6月9日之後,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數千名家長與學生於6月10日、11日在校園發起遊行示威,抗議學校停辦。

據大紀元報導,從10日晚上起,有超過2000名家長與學生參與了示威,家長們都是從各個省市趕來的,「校方對家長進行了半路攔截等等一切措施,但是後面還是沒有如他們所願,維權沒有受到阻礙,我們是在整個學校遊行,維權吶喊。」

示威者在6月10日晚排著長龍,打開手機燈光,高呼「保衛學校反對停辦」的口號,在操場上一圈一圈遊行直至半夜。

這場示威在持續兩晚後,校長到現場與3名學生代表談判,最終達成約定:6月12日中午12時許,北京師範大學本部領導與學生談判,同時校方邀請多家(至少三家)大陸媒體進行現場報導。

連日來香港「反送中」熱潮持續,在6月12日百萬人大遊行的當天,港府和北京方面曾強硬發聲,定性「反送中」為「暴動」。

關注反《逃犯條例》的時事評論人李家寳早前對自由亞洲電臺指出,北京主張鎮壓香港示威者,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防止示威潮蔓延至大陸。

有親共港媒6月13日援引的香港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港府指「背後有人策劃」,已將這場抗爭定性為「由外國策動的顏色革命」,但消息未通過官方發布。

希望之聲援引評論人士指,2019年一直傳「逢九必亂」之說,中共最害怕香港「反送中」這樣的公民運動,更害怕這樣的運動帶動內地民眾覺醒效仿,所以必然會歸罪於「外國勢力」。如果中國大陸在這期間會發生什麼呼應香港民眾的行動,可能即使一件小事也會引發政局大變動,在中國大陸真的發生「顏色革命」,這倒是可能的。而中共高層對此的應對卻是沒有任何把握的,他們因為早已往海外轉移了巨額財富,一有風吹草動就只想跑。

在港人持續抗爭之下,香港政府6月15日緊急踩剎車,宣布「無限期暫緩」修訂《逃犯條例》。在港人16日再繼續上街「反送中」後,港府依然拒絕撤回修例,6月21日香港學生發起包圍政府總部的不合作運動,事態仍在進行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