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七一示威:臺「紅媒」與陸媒同調(圖)

2019-07-07 08:45 作者: 夏小華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時報》以「失控」為七一港人佔立法會下標。(記者夏小華攝)
《中國時報》以「失控」為七一港人佔立法會下標。(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攝)

【看中國2019年7月7日訊】最近發生兩次上百萬香港人反送中遊行都沒有報導的中國官媒新華社、《人民日報》,2號卻刊登了香港特首譴責示威者暴力衝擊立法會的消息。在臺灣被視為「紅色媒體」的旺旺集團旗下媒體2號也罕見地在頭版報導香港民眾沖佔立法會,並在標題上以「失控」定調。

日前兩次香港人超過百萬人上街「反送中」遊行,包括港警對港人暴力鎮壓,獲國際媒體高度關注。但中國大陸媒體幾乎未見報導。當時,臺灣親中媒體《中國時報》不像臺灣其他報紙將此新聞放在頭版,僅編排在內頁不起眼的小角落。

七月一號香港主權移交22年紀念日這天,港人再次舉行大規模遊行表達「反送中」、「雙普選」的訴求,部分示威者撞破立法會玻璃牆,拉開鐵卷門衝進會議廳,噴黑香港特區區徽和歷任特首肖像,舉起港英旗,並在牆上噴漆「反送中」、「太陽花HK」、「林鄭下臺」、「釋放義士」等文字。

新華網和人民日報網站都在首頁刊登七一港人衝進立法會的新聞,不過都聚焦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以及中國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強烈譴責暴力破壞立法會的新聞角度。被視為「紅色媒體」的臺灣《中國時報》也罕見以頭版報導香港議題,下標「香港七一遊行失控沖佔立法會」,新聞角度與大陸官媒一致。

學者:《中國時報》標題「失控」與港府口徑一致

對此,成功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梁文韜2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最主要要突顯現在和平非暴力的遊行,已經變成暴力,衝擊立法機構的形象。他用‘失控’基本上就是一個價值的判斷,是一個負面的用語。等於你們這些就是‘暴徒’,是跟香港政府一貫的口徑是一樣的。」

至於新華社、《人民日報》的報導,梁文韜說,它就是要塑造香港人就是「暴徒」的形象,要追究暴力犯罪者的刑事責任。

梁文韜觀察,群眾衝進立法會,警察可以擋卻沒有擋:「 等於讓他們衝進去,警方沒有阻擋。他現在就是讓你做你們想做的,應該是要針對走比較前面的,把這一票人一網打盡嘛!引蛇出洞。」

不過梁文韜分析,港府想先抓激進的,這策略有問題,因為現在不管是泛民派、本土派或主張港獨的都很團結。以前泛民派會罵「不要衝」,現在認為港府太離譜,和平非暴力的運動這麼久了沒有用,年輕人要衝就沖,不會阻擋。

梁文韜認為,這次《逃犯條例》重點在「港人不港審」、而是「港人中審」,把港人交給沒有法治的中國去審,這比《基本法》二十三條狠毒多了,每個人都可能變成李明哲、林榮基,怎能讓港府和北京得逞?才會有三人用生命盼望喚醒更多香港人,這種西藏藏人逼不得已常用的自焚抗暴做法,竟然在香港發生?

梁文韜分析,香港七一佔領立法會和當年臺灣太陽花運動很不一樣,在立法會外的人數不夠多,沒辦法作為立法會內示威者守下來的後盾。警方逼迫示威者更改遊行終點,是一場算計,「他就是讓那些激進的走進去(立法會),外面沒有人聲援你,因為如果終點走到政總,很多人就留在那邊了嘛,就不會走,到時變佔領立法會。」

香港特首、中聯辦、港澳辦紛紛譴責佔領立法會的示威者是「暴力衝擊破壞立法會」。

臺社運老將:佔領國會是對威權者最嚴厲挑戰

在港臺曾培訓過不少非暴力運動講師的臺灣社運老將、反貧困聯盟召集人簡錫(土皆)2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則強調,佔領國會是對威權者最嚴厲的挑戰,代表民眾已經不相信國家的權威,不相信統治正當性,佔領過程的小破壞可以容許。

簡錫(土皆)說:「破門而入到佔領立法會,都是非暴力,都算。至少對人沒有身心上的傷害,最重要的他沒有去攻擊警察,而且對所謂的公共建築,沒有加以破壞,現在破壞玻璃、噴漆,都不算非暴力不容忍的,因為這都是可以恢復的。」

簡錫(土皆)認為,臺灣的太陽花佔領立法院行動,有明顯的領導核心人物、組織、對外發言人、決策小組。香港佔領立法會行動則沒有。最重要的是,當時臺灣有政治人物支持,像立法院長王金平,和一些民進黨立委主張保護年輕人,制止警察使用暴力,抗爭條件比香港好很多,立法院警察權不能超越立法院長的命令。尤其臺灣民主選舉制度,執政者不太敢對學生施暴、也不太敢對學生判刑。

簡錫(土皆)說:「香港社會運動要想辦法在政治上對暴力進行制約。但現在中國在背後,他也看到香港警察太懦弱,想軍隊介入 ,現在有個解放軍部隊要進駐香港更接近市政核心地帶。香港政府背後要下命令,用暴力強制對付他認定的暴民,這跟臺灣文化不一樣,我們的社運文化已經能夠改變執政者不敢這樣做。因為香港沒有普選,臺灣如果亂搞,恐怕選票拿不到了。」

不少人將七一香港年輕人佔領立法會,比喻是受臺灣太陽花啟示,或形容「港版太陽花」。前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2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則表示不認同這樣的說法。

陳為廷說:「香港人這次的抗爭,其實是在這次抗爭前,過去五年香港人經歷中國政權一連串的鎮壓,包括雨傘運動後,有運動者組黨、參選立法會議員,後被取消資格,很多抗爭者入獄,這次上百萬人上街反送中被暴力驅散等。這已經不是香港人要去學習臺灣的問題,而是香港人已經經歷太多事,反而是臺灣人應該要跟他們學習。」

前臺灣太陽花領袖:七一佔立法會不同於「港版太陽花」

臺灣太陽花學運參與者幾乎全部被判無罪。陳為廷說,香港抗爭者則要付出更大的代價:「看到他們衝進去那個瞬間,我想大部分的朋友都是一樣,不是振奮,而是想到這些願意衝進去的抗爭者,每個人都可能面臨三年到七年以上刑期,因為在這之前,雨傘之後,香港抗爭者被以暴動罪起訴被關三年、七年。對他們非常敬佩,也很無奈香港年輕人被逼到必須走這一步做這樣的抗爭。」

陳為廷說,這已不是第一次香港抗爭者用比較衝突的手段抗爭,從一次比一次參與抗爭人數不降反升,可看出香港社會對這樣表達憤怒的行動高度同情,因為面對的是暴政,七一當天很多港人說要「血債血還」。

陳為廷表示,七一佔領立法會的港人很清楚把「雙普選」的議題放上台面讓世界知道,香港沒有放棄五年前雨傘運動的訴求。他認為,反送中以來這一波運動,和雨傘運動不同的是,這次都是無名的抗爭者,自發性透過通訊軟體、網路封閉式的論壇、擬定抗爭計畫。

陳為廷說:「在佔領第一時間馬上發布香港人佔領金鐘的宣言 ,非常縝密而且思考過的。最後撤離時,鎮暴警察進來,有四人要留守 ,其他人進去把四人帶出來,顯然他們不是要衝突,而是非常善良、要保護香港的一群人。」

陳為廷強調,臺灣是民主選舉的社會,港臺兩地佔領國會太不一樣,除了要承受的代價壓力不同,臺灣政府不敢第一時間牴觸民怨、民意壓力,派這麼大規模警力鎮暴處理學生。

陳為廷說,港人佔領立法會沒有死守在那,看鎮暴警察來他們就走,堅持不分化、不切割、不受傷、不被捕的原則,靈 活行使公民不服從的策略,令港府完全無法預測,這次行動 可說是經過五年經驗,香港民間發展出非常新的抗爭形式。

陳為廷呼籲香港朋友保存生命,持續參與抗爭,國際各界都在關注香港,香港加油!

(原標題:香港七一示威:臺「紅媒」與陸媒同調 不是港版「太陽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