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洞賓大仙顯靈 為何惠益周生

2019-10-13 03:13 作者: 莊敬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丹徒縣有個讀書人,姓周名玉聲,從小供奉呂洞賓大仙,十分虔誠,丙子年,將參加南京科舉考試,因此向呂仙神像祈禱。即刻從硯匣中得到一張紙片,上面用紅筆寫著這樣兩句話:「功名只問三娘子,不待朱衣暗點頭。」周玉聲(以下簡稱周生)在家排行第三,因此以為答案在自己妻子口中,於是趁與妻嬉戲玩耍之際,突然發問。妻子毫無準備.隨口回答道:「中,中。」周生大喜過望,以為是聯捷中舉的預兆,高興地坐車出發,其實並不知道仙意,究竟是指什麼。

等到考完省試,發榜之日,他竟名落孫山,以為受了呂仙欺騙,頗感悵然。不久,家中又寄來書信,說他妻子臥病在床,已經奄奄一息,於是,周生日夜兼程,趕回家來,到家一看,白幡高挂,妻子已逝,周生撫胸慟哭,沮喪萬分。加之考試失利,百憂交集.從前的事情,早已不再紀念。

過了幾個月,忽然想起呂仙之言,頓然覺悟,說:「我在兄弟中雖排行第三,然而合各位堂兄弟計算,則排在第十二位,所謂三娘子,或許另有所指,只是以前沒有細加思量罷了。」於是重新向呂仙祈禱,但是毫無結果。

周生一人獨居,天長日久,十分無聊,便打算到淮上走訪親戚,藉此尋覓緣中之人,臨行前,做夢之中忽然出現從前的兩句詩,其它幾個字,歷歷在目,惟獨「三」字金光燦爛,夢醒後,周生牢記不忘,可是其中緣故,卻百思不得其解,

船行駛至某縣,周生有一個姐姐出嫁在本地江村的一戶人家,便停船前往探望。登岸獨行,還沒走出一里地,聽見蘆葦塘中,有二人恰在竊竊私語道:「金三娘子乃是天上仙人,怎麼會與一個窮書生配對成雙?」另一人說:「老天撮合成這一段姻緣,書生命中也正不該窮。」周生聽後,不覺怦然心動。投眼望去,說話的二人好像是漁夫,光著雙腳,頭戴草帽,從蘆葦叢中走出來。周生急忙上前打聽,二人答道:「朝東走二三里,有一座向北的大宅,叩門相問,自會明白。我們現在正忙著做事,無法為你領路,不過重新相見,為時也不會太遠。」說完,匆匆往前走了。

周生想起他們的話,與呂仙讖言正好相符,由此看來,自己一生的官運和姻緣,全在其中了。於是顧不上野荒路遠,尋路走去,往前走到一個地方,樹林茂密,綠蔭深濃,一棟樓宅巍峨美麗,坐南朝北,朱漆大門向外敞開。周生走近敲門,沒人答應,便跨步逕直朝裡走去。走過一道粉牆,猛然聽見有人大聲斥責:「哪裡來的年青人,如何擅自闖入人家住宅?按規矩應當挨打!」,周生大吃一驚,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個老婆子,笑吟吟從庭堂中走出來,滿頭銀髮,服裝鮮艷,雙目炯炯有光採。周生自知舉止唐突,暗喜老婆子並無怒容,就向她作揖道:「天晚迷路,無處安歇,請借住一夜,不知姥姥是否允許?」老婆子對他看了好一會,才慢慢地說:「我家原有空房,讓給秀才郎住一住,也不失為一段佳話。」

老婆子引導周生走入東邊的一道夾弄,剛走了幾步,看到其中另有院落房間。三間精美的居室,四周種著各種花木,房門掩閉,門帘低垂,環境極其幽雅。老婆子親自打開門栓,將客人請入房裡。架上插滿牙籤,四壁儘是圖書,一床一桌,微塵不染,彷彿專門是為來賓準備的。老婆子叫了一聲,即刻有老僕人端茶進來,老婆子便走了出去。周生心裏又驚又疑,更對自己如此大膽冒犯,感到好笑,然而既然已經到了這地步,不應該馬上一走了之。在躊躇之際,他觀覽了壁上懸掛的詩畫,均古雅無比,又見到紅紙上的一聯詩句,用碩大的字體,寫著十個字。「鳴鸞金作佩,揮塵玉聞聲。」落款則題「道人呂洞賓」書寫。周生大驚,恰逢老僕人端上酒餚,就向他打聽主人的官職、門閥和族望,老僕人低頭不答,周生反覆詢問,他才說:「你因為聽說了一些什麼才到這兒來,何必還要如此喋喋不休地盤問呢?」周生心裏暗喜,以為此處即是金三娘子的家。一時毫無顧慮,欣然放懷舉杯。菜餚、果核甘美可口,酒也香醇異常。剛有幾分醉意,老僕又獻上異果,說道:「這是娘子親手摘的,願獻上供你下酒。」周生越加喜悅,嘗了幾顆,清香沁肺,酒力俱消,他對娘子一片盛情深感欣喜,只是未見她的容貌,心中不免忐忑難平。過了一會兒,他點亮燭燈,翻閱書籍。等到二更時,始上床就寢,老僕送來被褥枕頭,上面繡著美麗的圖案,香氣襲人,讓人身酥骨軟,周生輾轉反側,臥不安席,整整一夜不曾合眼。

第二天一早起床,老僕慇勤地備好盥洗用具。還說:「順著這間房往東走,有花園亭臺,頗值得觀賞,可以消除煩悶倦意。」周生更加心花怒放。等不及吃早餐,就前往遊覽。剛跨過一道門檻,眼前豁然開朗,別有一番佳境。園內畫亭樓臺,互相掩映,佈置安排,充滿畫意。還有奇花數百株,五色繽紛,異香濃厚,在疏落的籬笆下爭艷鬥奇。周生樂而忘返,越走越遠。忽然聽見一陣環珮叮噹的響聲,似有人朝這裡走來,周生趕緊隱匿在樹後,偷偷窺視,只見幾位侍女,穿著嫣紅奼紫的服裝,有的用籃子,有的用手巾,盛裝採掇的花卉。走在最後的是前面見過的老婆子,伴隨著一位美人,年紀約十七八歲,清晨的妝束嫵媚動人,容貌傾城,那肌膚,那容顏,都是生平從來不曾見過的。周生看得如痴如醉,神魂顛倒。美人摘了一枝花。往鬢髮上插,婢女趕緊遞上鏡子。美人停步照鏡,姿態十分嬌美。

眼看她們將走過去了,周生準備出來相見,老婆子忽然用手一指,說:「碧桃去看樹後面有人,阿姊宜趕緊迴避。」美人轉身往回走,周生擔心她急急返去,趕緊從樹後站出來,大聲說道:「小姐已經現出全身,使人渴慕萬分,難道竟忍心這樣一走了之嗎?」美人的秋波朝周生暗暗投來,微笑中帶著幾分羞澀,小聲地對老婆子說:「木將成舟,好事旦夕總會發生。看他那副慕色如渴的猴急相.真叫人受不了。」說罷以扇障容,低著頭,溫柔地站在那裡。老婆子走過來說道:「娘子原本是天上謫仙,命中注定要與你結成眷屬,所以預先在這裡建造了樓宇.等待你來。你如能不為人言所惑,自當與你訂立百年之好。」周生早已六神無主,欣然答應。美人放下扇子,與周生相見,於是二人並坐在小軒內,命婢女供上酒餚,相對而食。周生此時已經儼然是溫存體貼的乘龍怏婿。

吃罷飯,美人對周生說:「美好的婚姻,由上天安排,再加上呂仙作媒撮合,本當立刻舉行婚禮,但是郎君前程似錦,不敢以兒女歡娛之事,耽誤你的未來政績。今給你黃金百斤,另有若干僕從,前往京城,定會有奇遇發生。一切都要等到你青雲展翅,實現宏願.才能重圓鴛夢,無憂無慮。請你不要怨責我拖延婚期。」說罷,讓老婆子喚來二人。周生一看,雖然他們故意頭戴矮帽,身穿青衣,樣子像是家中奴僕,其實就是蘆葦塘所見的那兩個漁夫。周生心裏暗自驚訝,卻也不敢多說什麼。美人對兩個僕人,吩咐了一些事情,便催促周生,起身上路。周生心中雖然不願意,但是迫於大義,不便再依戀溫柔之鄉。

他們來到江邊,另有小舟一葉,餐具用品,樣樣齊備,便揚帆遠航,兩個僕從雖然名義上是下人,態度卻十分傲慢,一切事情自作主張,並不向周生請示說明。周生考慮到大家一起出家謀事,還是忍耐、省事為好。沿江北上,經過自家門前,他也無心回去。周生問兩個僕人的姓氏,一人姓解,一人姓楊。他們的行蹤顯得非常詭異。周生也不敢尋根究底。

一天,船將駛過天妃閘,聽到從北方過來的行人說起:「某公子所乘的船,整個兒沉沒水中,無從撈救。風險浪急,務請謹慎。」周生聽後,心裏惴惴不安,兩個僕人,卻相視而笑,說:「這倒是可以囤積待售的奇貨呢。」姓解的僕人,竟躍入水中。周生正欲呼救,姓楊的僕人,急忙用手制止。船行駛了十來里,只見解僕身背一人,劈浪游來。那人身上的衣服十分華美,頭上帽子已不知去向,解僕登上船,將那人放在船頭,進行搶救,不久便甦醒過來,楊僕又向周生授意,取出新衣讓他穿上,又給絕斟上美酒,那人漸漸恢復了精爽的儀態。問他情況,得知他便是那位落水的某公子,他的父親是京城一名大官,很有文名。公子有事回江南,恰逢翻船遇難。周生寬言相慰,情意十分誠懇,並告訴他:「兄既然是溺水被救,不可再坐船,行駛於不測之江。」於是上岸,找到一處集市,為他買了幾匹健壯騾子,並僱用了隨從,重新為他整理衣裝,添置行李,大約花費了數百兩銀子。公子感激涕零,知周生北上京城,就給父親寫了一封信,希望他將周生看作自己親生骨肉,好好照頤。二人揮淚告別。

船到京城,周生拿著書信,去拜訪公子的父親。他得知周生從水中救起自已兒子的大恩德後,請他住進內屋,以貴賓之禮相待。有時給他講解書中要義;分析文章脈絡關節,傳授寫作方法秘訣。周生經過高手撥點,造詣一日比一日深進,再加上公子父親,為他多方週旋,最後終於考中北京考區的舉人。於是對解、楊二僕,更加敬重,與他們同睡共食。

第二年,將參加禮部會試,公子父親讀了他的文章,覺得一般,沒有點頭同意,周生憂慮重重。一天,楊僕忽然帶來一個人,身穿青袍,沾滿灰塵污漬,不知他究竟是誰。解僕搶先一步走入房中,叮囑周生對來人要厚禮相待,饋贈重金。周生言聽計從,問他姓名,方知此人姓王,也是舉人,一向以明達知名,因家中貧困,而落魄潦倒。周生念他與自己同為舉子,所以毫不介意。

等到會試這一天,想不到二人竟鄰屋而坐,中間只隔一道板壁。王生對周生的禮遇感激不盡,當周生第一道命題剛做完,王拿來一看,認為難以入選,於是放下自己卷子,為周生代擬文章,一會功夫,三道題都已完成。他對周生說:「你的才華勝過曹丕十倍,只是不能迎合時尚。你待我義如鮑叔牙,我感激圖報,因而貿然代筆,寫的是否合適,由你自己裁定。」周生把王的文章細細體味一番,內容豐富,聲調宏亮,毫不猶豫,將它謄寫在自己的卷面上。等到全部考完,他倆一起離開考場,到公子父親那裡,以答卷呈上請教,只見他滿臉堆笑,許諾周生必然名列前茅。發榜一看,果然名次在前,王生也榜上有名。廷試時,周生又獲第一。

周生想起與金三娘子海誓山盟,急欲向聖上告假,錦衣還鄉。解僕勸阻道:「娘子就在京城內,何必還要遠求。」於是為他向一戶大族求婚,恰是公子父親的連襟。公子父親極力想撮合他們成婚,周生很不情願,而解、楊二人再三吩咐,不可推辭。他無可奈何,只得答應,而心裏總是悶悶不樂。新婚之夜,入了洞房,周生看見新娘子的姿容與自己的心上人,長得一模一樣,感到十分奇怪。夜深了,女子自我介紹說:「你認識我嗎?其實我就是金三娘子。承蒙呂洞賓大仙撮合,深怕引起他人非議,所以藉助一片帆,一路風,讓你直登青雲,金榜題名。恰好某家女子命中注定早死,我得以假托她的身軀,來侍候夫君,這樣就可以堂堂正正地與你結成眷屬,他人再也無法說三道四。」周生這才滿懷喜悅。

早晨起床,解、楊二人,已經不知去向。周生急忙向新娘子打聽,她回答說:「功成而身退,理所當然。何況這二人都是水中神仙,受呂仙差遣而來,我與他們本是同輩,沒有資格指使他們的。」周生這才恍然大悟,於是,刻了他倆的神像,擺在呂仙像旁邊,加以祭祀。

從此金三娘子成了周生的賢內助,美名盛傳於朝廷館閣。而周生從此勤勞為國,鞠躬獻身,夙興夜寐,憂苦萬民。知道他們故事的人,都十分敬重,讚不絕口。

外史氏曰:世人常稱羨於神仙。周玉聲所以能夠飛黃騰達,說到底是得福佑於神仙。呂洞賓大仙顯靈的跡象,世上多有出現。我(原文作者、外史氏)從這則故事中,又見一斑,也僅是一斑!神仙的濟惠施恩於賢人志士,汗牛充棟,枚不勝舉!讓我們都來敬神順天,愛民自勉,都能獲得神佛的光輝和溫暖!

(事據清代長白浩歌子著《螢窗異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