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是中共最大的「面子工程」(圖)

2019-11-07 09:27 作者: 張先痴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世界游泳錦標賽上,400米自由泳銀牌獲得者澳大利亞選手霍頓拒絕與金牌獲得者中國選手孫楊一起站在領獎台上。(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多年以來,中國大陸各省、市、縣的中共官員們紛紛為他們的一把手修建什麼「政績工程」「形象工程」之類的大興土木,剎時間在各地的市鎮中心地帶弄出一座座能容納幾萬甚至幾十萬人的什麼什麼大廣場,又弄出能浩浩蕩蕩並列八部汽車的什麼什麼迎賓大道。這些規模宏大的「工程」在為渴望升遷的地方土皇帝臉上貼金的同時,也因其造價的高昂承包商付給地方官員的回扣肯定也相當可觀,這一箭雙鵰的美不勝收促成「政績」「形象」之類的工程如雨後春筍般在神州大地破土而出,御用媒體說,這是為了拉動內需。

這類為中共各種型號的官銜弈者提供「機遇」的所謂工程,因受騙太多而變聰明瞭的草民百姓已知道官員們「葫蘆裡裝的什麼藥」,他們一針見血地為這類勞民傷財、目的只是為地方官員自我表彰的工程取了個漂亮名字叫「面子工程」,也就是為當地一把手的臉面而修建的工程。這個為中共官僚體制量身定做的辭彙還真正具有我中華民族的幽默,這四個令統治精英們哭笑不得的字簡直可奏拍案叫絕之效。有位語言專家說過:「最具有民族特色的語言必然是最難翻譯的語言」。試問英文、法文、德文的翻譯家們,誰能不加註解地將這「面子工程」的原汁原味翻譯出來?

中共基層官員們小打小鬧的「面子工程」,雖然受害面很廣但因為他們佔有的資源畢竟有限,不可能幹出對國計民生傷筋動骨的大麻煩。而今天正統治著十三億中國人的中國共產黨,這個堪稱「面子工程」從設計到施工的一流專家,它一旦調動他掌控的全部國家資源、動員全黨七千萬真真假假的門徒,搞一個空前絕後的超級「面子工程」,那無疑將是一場災難。

不幸的是,這場用愛國主義旗幟掩飾著的災難早已降臨在我們頭上。中共慷勞動者血汗之慨,花費大量的人力財力,去培養極少數的體育專業戶或稱之為獎牌工作者,這些人從幼兒時代起,就由國家出資對他們進行某項體育技能的培養訓練,賦予他們的使命便是有朝一日去奪取各種體育賽事的獎牌,特別是在舉世矚目的奧林匹克賽場上。中共美其名曰為國爭光,實質上是為這個「一黨專國」的獨裁國家爭光,讓那一枚枚金牌的亮光,去掩蓋它奴役下的這個極權國家的陰暗和血腥。在中國的奧運獎牌年年增加、幾乎要與美、俄等體育強國一比高下的激昂中,每當中國選手站立在奧林匹克賽場的領獎台上,樂隊奏響《義勇軍進行曲》,國旗徐徐升起時,中國運動員噙著眼淚撫摩著胸前的金牌時,電視機前眾多炎黃子孫的眼球被民族主義的淚水覆蓋,他們再也看不清馬列邪教給自己的祖國帶來的深重災難。而這正是專制統治者刻意追求的效果,民族主義像魔術師的障眼法,使人們看不見這個世界上最善於搞「面子工程」的體育強國,很可能在全民參與的體育運動方面,是地球上最為落後的國家。

作為一個七十多歲、土生土長的中國人,我可以作證說,在我們國家,凡上過學的人,除了每週上兩小時體育課以外,走出校門後,絕大部分人直到壽終正寢,也不會再和體育二字發生任何關係。如果他僥倖成為白領而且萬事如意心情頗佳,他可能在業餘時間去參加一個盈利性的健身俱樂部,在那些價格不菲的健身器材上扭動一下身軀以免脂肪在皮下沉澱,其目的是為了減肥,和真正意義上的競技性、對抗性的體育根本風馬牛不相及。白領之外的廣大農民工人之類,他們長年累月的「體育運動」便是挖地、挑糞、扛麻袋,在建築工地上砌牆抹灰,要不然便在黑磚窯裡運磚、在險像環生的煤井下挖煤。全國估計有百分之八十的人生平沒參加過一次籃球比賽,百分之九十八的人從生到死沒有用腳碰過一下足球,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國同胞沒有進入觀眾席目睹過哪怕是最低級別的拳擊賽、網球賽、曲棍球賽或者馬術比賽之類的賽事。在佔人口最大比例的籃領群體裡,他們認定的體育運動是屬於貴族們才能享受的奢侈品。

再看看應該由政府出資為納稅人修建的體育設施吧,傳說當年國家為黨魁毛澤東一個人修的游泳池不下二十座,他死後又搞了六個五年計畫的建設,這漫長的三十多年至今,國家為草民百姓修建了多少游泳池呢?估計五十萬個中國人也不可能共用一個。我們知道的是全國的江河溪流都因受污染而散發著惡臭。每到夏季,電視上常常映出某郊區的一個水塘邊,陳放著兩具淹死的小學生的屍體,還配有農民工父母為「討個說法」的號啕聲。這類警示畫面客觀上為城市裡那幾個奇貨可居的游泳池作了廣告,讓那些獨生子女的父母們去接受每場近二十元的高額門票費,它遠遠的超過了一個下崗工人一天的生活費用,這才能讓孩子們在「餃子鍋」似的游泳池裡去喝幾口髒水。今天六十歲以上的人,津津樂道地回憶他們童年時代在清澈的溪河裡游泳抓魚的無比快樂,那遙遠的天堂早已被專政的鐵蹄踐踏得面目全非。

在一座擁有數十萬人口的縣份裡,找一個標準的足球場幾乎不可能,在一、兩萬人的一個鄉鎮上,除了小學校裡有一個搖搖欲墜的籃球架以外,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任何一所鄉村小學裡,如果能有一張符合標準的乒乓球桌,而且經常能有乒乓球在上面跳動,這個學校的體育教師就有資格評為先進工作者。

當溫飽生計都懸而未決的時候,哪裡騰得出時間去跳高賽跑?又哪來心情去摔跤拳擊?

上述事實足以證明,「面子工程」之所以被中國老百姓所嘲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人心知肚明,站在「體育儀仗隊」最前排的是一列身強力壯的專職運動員排頭兵,是阻隔人們視線的「面子工程」。這列腿粗腰圓的排頭兵身後,正站著黑鴉鴉的一大群為了生計而疲於奔命的底層中國同胞,他們是對「重在參與」的奧林匹克精神漠不關心的體育侏儒。

2008年在北京舉辦奧林匹克運動會,這個能使中共的「面子工程」大放異彩的天賜良機,中共必然會使盡全身解數,將體育這個「面子工程」舞弄得花枝招展。我倒是希望開完本屆奧運會以後,中國統治者不要像1936年柏林奧運會後的狂人希特勒那樣,利用高漲的日耳曼民族主義瘋狂,焊然發動了導致七千萬人死亡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希望中國共產黨不要利令智昏,不要像他們常說的那樣:「借這股東風」,「去實現解放全人類的偉大理想」。

中共在體育運動方面精心策劃的「面子工程」和中國老百姓在綜合體育素質上所形成的強烈反差,才讓那一顆顆真正的中國心欲哭無淚。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