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黨壓根兒就不是好東西(圖)

2019-12-02 08:54 作者: 雷珽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37年9月,川軍出川抗日(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12月2日訊】人以群分,物以類聚。

微信群的應用已有9載之多。知識群的帖子往往以議政為多。由於國人的觀點兩極分化,雙方很難相互說服,辯論常以惱怒甚至出言不遜而結束。於是那些關心政治的群體乾脆擇人而聚,以見解劃線。

即使觀點大致一致,細節有時還不盡雷同。比如在論及49年前的中共時,不少人尚持模棱兩可似是而非的觀念。作者不得不在此略加筆墨。

一對某些錯誤論斷的批駁

其曰一:建黨初期那些年輕人還是有信仰的,值得肯定。

須知,信仰就詞義而言並無褒貶之含義。信仰好的,對人類社會有教人向善的推進作用,比如基督教。歐洲的文明史就離不開基督教的進步。然而但即使該教推動了人類的文明進步,受益的國家還是主張政教分離。在美國,出於尊重公民信仰的自由,學校裡一般不會傳播教義。

信仰不都是值得尊重的。那些懷揣炸藥的野蠻地衝向平民,其恐怖主義行為也是在信仰的驅使下產生的。西方的大衛教派、人民聖殿教、天堂之門教,以及日本的奧姆真理教都是摧殘精神和肉體的邪教。持有這些信仰的人會喪失理智,走火入魔。

共產教冠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桂冠,實際上也是一種變相的邪教。其教義的主旨就是階級鬥爭和專政。他們把人分作幾類,鼓動一部分人去打擊迫害另一部分人,還美其名曰「無產階級專政」。他們鼓動貧窮的農民去鬥爭地主,瓜分他們的財產。在城裡則鼓動工人去鬥爭資本家,讓他們掃地出門,還要在富人和他們的後代身上再踏上一隻腳,永世不得翻身。把徹頭徹尾的強盜行徑當作革命的綱領。這樣的信仰值得有良知的人士去肯定嗎?

共產教的另一個教義就是以意識形態治國,一黨專制。「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主義。」一個國家從政治到經濟本該多姿多采,順應形勢不斷進化。共產治國的基本路線就是政教合一,只此一家別無分號。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為此,他們要緊緊掌握宣傳教育機構,把意識形態的私貨灌輸到百姓心中,把他們的大腦格式化。使他們失去思考的能力,甘願做獨裁者的奴隸。

所謂馬列主義與中國的實踐結合不過是用馬列邪教加強帝制獨裁的統治。蘇共的垮臺已經證明了馬列之路不通。如果還有人肯定馬列主義的信仰,不是愚昧,就是偏見。

其二曰共產黨獨裁,蔣介石也獨裁

首先我們必須明白,中華民國建國後提出過實現民主共和的三步步驟。即軍政、訓政和憲政。軍政旨在國家統一,在北伐成功後結束。訓政則是暫時的一黨專政,實行黨國體制。然後逐步過渡到憲政。由於日本的侵略和內戰,憲政的實施一直推遲到1991年5月。因此,說蔣獨裁的忽視了當時國家的現狀,國家制度的改變相當與一個三相電系統,啟動後必須經歷一個過度過程。

在民國年間,不分階級,不搞政治運動。各民主黨派和平共處。作家和戲劇家們可以宣揚自己的主張,創造自己作品。連魯迅這樣指桑罵槐的雜文大師都可以老死病終。49年後,中國的科學教育大師和戲曲界的名伶幾乎都是民國時期產生的,這些事實證明了蔣統時期的文化繁榮。須知,這些大師、四大須生以及電影明星後來都沒有逃過文革動亂的折磨,連為共黨歌功頌德的作家老舍先生都難倖免。被封做旗手的魯迅幸好先走一步,躲此一劫。

那些說蔣獨裁的人大概抓住了他對共產黨的的強硬路線。我們必須明白,共產黨不能等同於一般的民主黨派。因為他們擁有武裝,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建國綱領,因為他們搞秘密組織。他們的目的是推翻政府,奪取政權。正如黨首毛澤東所鼓吹,「槍桿子裡邊出政權。」在他們未得手的時候,是一群佔山為王的土匪,打家劫舍,胡作非為。這樣的政黨即使在民主國家也是非法的。紅軍的存在對辛亥革命的果實,年輕的民主政權,無疑是一種潛在的威脅,對國家安全的隱形炸彈。蔣先生立場鮮明,不給匪黨自由平等,那是為了維護國家的利益。無可厚非。

相反,到了共黨野心得逞坐了江山之後,他們立即剝奪了所有公民的權利和自由。思想政治犯越積越多。因為一篇文章、一齣戲、一本書被打成反革命的不計其數。

其三曰,共黨抗日有功。

對眾多40後來說,他們所受的一直是單色教育,共產宣傳和偽造的歷史。如果他們從來沒出過村,也沒翻越過防火牆,很可能會認可這一觀點。他們只知道平型關大捷,甚至沒聽說過百團大戰;他們只記得樣板戲的台詞:「日蔣汪暗勾結早有來往。」事實上,他們幾乎不知道八年浴血奮戰的正是被妄稱「蔣匪」的國軍。這種觀點的盲點在於片面理解歷史,誇大共黨的作用。

抗日戰爭中有十大戰役,包括:淞滬會戰、上高會戰、南京保衛戰、太原會戰、徐州會戰、武漢保衛戰、桂南會戰、長沙會戰、緬北滇西戰役、湘西會戰。在這些戰役中,衝鋒陷陣英勇不屈的都是國軍將士。他們以鮮血和生命譜寫了悲壯的愛國詩篇。除了太原會戰,幾乎沒有共軍的蹤影。在長沙保衛戰的電視劇裡,為了獲得廣電部門的批准,愣加進一個八路軍官的角色。即使無足輕重,也要給惡黨找回一點面子。當然我們不該完全忽略敵後武工隊所領導的地雷戰和地道戰,然而這些小規模的騷擾於大局無補。

與此相反,共軍在這八年裡,縱橫捭合,製造了西安事變,給自己的武裝爭來了合法的身份。他們利用了第18集團軍番號,休養生息,擴充武裝。從到達陝北的三萬有生力量在幾年的時間裏,擴大到百團之眾。到了45年,八路軍和新四軍合起來人數在百萬以上。

在共黨主編的抗戰歷史中,他們把自己說成中流砥柱,貪天功為己有。事實上,國軍在多次大會戰中傷亡慘重。到了45年,已經筋疲力盡。這時候的共軍草黃馬肥,磨刀霍霍。只用了不到四年的時間,就推翻了疲憊不堪的民國政府。實現了奪取政權的狼子初心。

如果沒有共匪作祟,中土早就跟臺灣一樣民主共和了,百姓會免除多少政治運動和苦難。

二對歷史事件的重新認識

由於共黨嚴格控制文宣輿論機構,包括學校裡統一的教科書,整個國家成了一言堂。國人心中對所有列歷史事件都刻上了紅色的條碼。因此中國必須對已經歪曲的歷史從新評價,去偽存真。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作者只能選擇一二試清之。

上海412政變

打開百度,有如下記載。「1927年4月12日,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新右派在上海發動反對國民黨左派和共產黨的武裝政變,大肆屠殺共產黨員、國民黨左派及革命群眾。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使中國大革命受到嚴重的摧殘,標誌著大革命的部分失敗,是大革命從勝利走向失敗的轉折點。」

首先他們忽略了工人糾察隊的武裝問題。

其次,如果非要說「政變」,那也是共產黨要通過武裝推翻民國政府的政變。而當時的政府就是民國政府,他們要鎮壓的是武裝暴動,弭平叛亂。在野黨本無政權,這怎能說成是政府軍對在野的共產黨的實行政變呢?起碼,這條註解在邏輯上欠通。因為通常所說的政變都是內部反對勢力圖謀推翻掌權的內閣的事件。

412事件的要害在於國家軍隊之外的獨立武裝。武裝的目的自然是與政府對壘,伺機取而代之。因此412事件的本質是政府出面,鎮壓共產黨圖謀不軌的武裝暴亂。

馬日事變

按百度的描述,馬日事變:「1927年5月21日晚,駐守長沙的武漢國民政府轄軍,國民黨反動軍官許克祥率叛軍搗毀了「湖南總工會」、「農民協會」、「農民講習所」等中共控制的組織革命機關、團體,解除工人糾察隊和農民自衛軍武裝,釋放所有在押的土豪劣紳。共產黨員、中國國民黨左派及工農群眾百餘人被殺害。事變後,許克祥與中國國民黨右派組織了「中國國民黨湖南省救黨委員會」,繼續瘋狂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因21日的電報代日韻目是「馬」字,故稱這次事變為「馬日事變」。」

和412事件一樣,要害在於共黨公開或秘密組織的武裝。武裝的目的是挑起內戰,奪取政權。

現在,中宣部門製作了不少反映北伐時期國共鬥爭的劇目。透過編導對共黨的同情和對國民黨罪過的所謂揭露,我們不難看出共黨的狡詐和欺瞞。他們由於自身力量的薄弱,假借國共合作,大挖國民黨和北伐軍的牆角,希冀發展壯大。他們派中共黨員滲透到黃埔軍校和武漢分校,秘密發展黨員,伺機而起。這實際上是一種偷竊行為,也是顛覆國家的陰謀。

當國民政府意識到共黨圖陰險意圖後,對混進自己軍隊裡的蟲豸予以清剿。從國家安全考慮,這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可惜最後,天不作美,讓共黨得逞,國家倒退。這乃是中國人民的最大不幸。幸好留下一面憲政的鏡子,臺灣。

江姐是好人嗎?

按百度介紹:「江竹筠(1920年8月20日——1949年11月14日),四川省自貢市大山鋪鎮江家灣人,中國共產黨地下時期重慶地區組織的重要人物,為中國共產黨追認的女烈士。

193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0年任重慶新市區區委委員。1945年與彭詠梧結婚,婚後負責中共重慶市委地下刊物《挺進報》的組織發行工作。1948年,彭詠梧在中共川東臨時委員會委員兼下川東地委副書記任上戰死,江竹筠接任其工作。

1948年6月14日,江竹筠在萬縣被捕,被關押於位於重慶的國民政府軍統渣滓洞集中營,遭酷刑仍拒屈、拒不交出軍統所要的中共地下黨情報;1949年11月14日,重慶被中國人民解放軍重重包圍之際,被國民政府軍統於渣滓洞監獄所殺並毀屍。」

對共產黨來說,江姐可算烈士。可是對中華民國來說,她是推翻政府製造內戰的叛逆。為了顛覆國家政權,江姐們害怕陽光,在地下搞陰謀活動。這些引發社會不安和動盪的江姐們是地地道道國家安全的敵人。她們要推翻的是一個實行三民主義走向共和的合法政府。她們要建立的是一個違反人性的共產專制,讓中國的帝制獨裁復辟。因此江姐們是助紂為虐的罪人。

至於竹籤子的刑罰大多來自一面之詞,其歷史真實性有待考證。至少,民國政府還允許顛覆國家的罪犯們在監獄裡繡紅旗,唱紅歌。江姐如果生在今世,恐怕至少會處以斬立決,說不定死前還得剜心割腎,用來延長那些皇親國戚的生命。這個政府即使對說了幾句真話的共產黨員都不放過,還得先被刺破咽喉,再被槍決。如今他們對說過幾句牢騷話的都要處以顛覆政權的大罪。比起張志新、劉曉波的不幸,江姐被處以死刑,的確罪有應得。

三結語

如果說共產黨的新聞機構一向報喜不報憂,那麼他們撰寫的歷史則是以假亂真,為獨裁者臉上抹粉。他們做了一系列的壞事,還想貼上美好的外套,矇蔽大眾的耳目,希圖流芳百世。到了近平新朝,倒行逆施,愈演愈烈,居然把十年浩劫淡化為艱難探索,對前朝制定的50年不變恣意踐踏。這是對中國人民的嚴重威脅。

有良知的知識份子面臨著一個重大任務,那就是把黑白顛倒的歷史再顛倒過來,撕去偉光正的面紗,還原魑魅魍魎的真實面目。

這個歷史重擔放到了40後和50後的肩上。因為他們經歷了土改、鎮反、共產風、文革及其後崛起的全過程。如今不少人人已經步入古稀。時不待我,任重道遠。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