磯鷸之夕陽伴我歸(組圖)

2019-12-08 09:00 作者: 張易書(文/攝影)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磯鷸的羽色一點都不亮麗,公母羽毛也差不多,雖然說是候鳥,但是在台灣幾乎全年都可以遇到。
磯鷸的羽色一點都不亮麗,公母羽毛也差不多,雖然說是候鳥,但是在台灣幾乎全年都可以遇到。

文/攝影:張易書

磯鷸之夕陽伴我歸,旱溪。

等翠鳥的時候,遇到準備回家的磯鷸,在溪石上高鳴著另一半「回家囉!老伴!」,可惜的是夕陽這盞探照燈,失了焦,對照到岸邊的狼尾草,如果夕陽再晚些下班,或是磯鷸再早點返家行程,就可以形成百萬舞台的金輝畫面了。

磯鷸的羽色一點都不亮麗,公母羽毛也差不多,雖然說是候鳥,但是在台灣幾乎全年都可以遇到,也沒有特殊的分佈性,原則上只要是低海拔的河水溪邊、漁塭溼地,大約都可以看到;只要他覺得安全了,經常就在溪石間,瞇著眼(真的是把眼睛瞇得細細長長的),像極了公園老樹下下常見的長者,瞇著眼睛等待時光的消逝;有時候遇到覓食的行為,看著他在溪石間,高頻率的上下搖晃著尾羽,難怪很多人不曉得這鳥名時,都戲稱「那裡有隻搖屁屁」。

往年有拍到淺水灘的洗澡泡水畫面,今年只有觀察到覓食,飛翔版偶見,但是我都沒有拍好,磯鷸給了我機會,只是這週末我錯過了。

在張大嘴喊叫個幾輪之後,下游就看到攤翅拍擊而來的另一磯鷸,越過這段溪石時,原本鳴叫的這隻,也鼓起翅,比著翼,齊飛而歸。

今年的旱溪這段,沒有遇到金眼眶的小環頸鴴,真是奇怪,今年這些小環頸鴴,是都到哪裡去了?可能需要到廍子溪去踏查一下,是否在那裡,與高翹鴴舞著長短腳的冬天了?

拍鳥其實沒有年份,只有季節,要不逐山,要不競水,睬水鳥、訪候鳥、觀留鳥,然後這年又繞了一圈。

黑枕藍鶲是愛湊熱鬧的鳥兒。
黑枕藍鶲是愛湊熱鬧的鳥兒。

黑枕藍鶲,風動石步道。

突然發覺,這是愛湊熱鬧的鳥兒,走在步道,搭乘手扶梯般的,瞧見遠方水泥叢林緩緩沉下,而以為可以攀摘到的雲朵,還掛在近不了藍天,這時候唯一可以感覺得到,自己已然身處登山步道的表徵,除了里山雜林外的,就是一團一團的鳥鳴聲了。

單音在風動石步道比較少見,我的經驗裡,只有異常的鳴鬧與異常的安靜,安靜的時候,我的步伐會快一些,鳴鬧的時候,我會因著聲音的來源,探找山鳥在何方,大多數時候是綠繡眼,有時候是紅嘴黑鵯,最近讓我揪心動念失去冷靜的,是綠畫眉。不管是ABC或ACD或AFJ等等組合,發現都有一個A會出現,這一個A就是黑枕藍鶲了。

這不是風動石特有的鳥兒,因為我所處的校園中,也可以遇見,也因為如此,不管到哪裡遇到,都會有種遇到老友與知音的感覺,這符合我的個性----總在異鄉找故鄉,不是漫飄的雲,而是帶著線的風箏。

責任編輯:朱泥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