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戰即終戰 精準「斬首」伊朗恐怖份子將軍的背後(圖)

原標題:開戰即終戰——由精準刺殺蘇萊曼尼漫談智能化戰爭

2020-01-10 08:45 作者: 橡樹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 伊朗 大數據
無人機(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1月10日訊】素有中東軍事強人,伊朗1.01般最高頭腦之稱的蘇萊曼尼遭襲身亡。

軍事科技類似其他科學、經濟、文化,雖然發展迅猛,但是隨國情不同,發展趨勢在世界範圍極不均衡。

戰爭是人類最為極端的社會活動。

因此,世界列強歷來的軍事競爭尤為激烈,軍事科技自然飛速發展。

如今,戰爭已經由二戰、朝戰的機械化時代、原子時代;

升級到越戰的機械化時代、原子時代,准信息化時代;

乃至飛躍為後來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的信息化、數字化和智能化時代;

戰爭走到現在,已然踏進了智能化時代。

當然,除卻美國等極個別國家之外,其餘世界軍事強國,諸如俄羅斯、法國等軍事強國,還只能說處於信息化、數字化、以及准智能化水準。顯見,美國目前軍力比較類似俄羅斯、法國等世界一流軍事大國,我個人認為領先大約半個,甚至一個時代。

如是美軍戰力與主要火力尚處於牽引榴彈炮和坦克裝甲車水準的伊朗軍隊比較,美軍則至少領先兩個時代。

戰力相隔二、三個時代,懸殊猶如大馬士革彎刀與衝鋒槍對決。

戰力出現如此代差,戰爭自然也就注定將毫無懸念的一邊倒。

因此,在2019年底至2020新年期間,伊朗政府和伊朗軍方在中東暨伊拉克地區和美國矛盾空前激化,各色媒體紛紛猜測美國伊朗是否會有一戰,以及戰爭將以如何模式展開時。這時,我想起前不久,我和我的兩位在軍校任教的朋友茶敘閒聊,專門談起的當代的智能化戰爭概念下的中東局勢。

如是以智能化戰爭概念去理解伊朗與美國的對局,結論毫無懸念。要以目前伊朗國力、軍力應對正面衝突美國,顯然,這純粹是伊朗頭腦們膽量超越智商,想像超越體重的衝動。

伊朗頭腦們會有智能化戰爭概念嗎?不得而知。

可能,伊朗軍方高層不太瞭解,或者是不太願意承認美國與伊朗實際上存在戰力代差的現實。他們並沒有想到,他們在2019年到2020年開年來策動的這一系列「熱血沸騰」的行動,可能真會使得他們捲入一場戰爭。

在智能化時代,戰爭再無縱深說,再無前線後方說。

類似以前新出現的導彈、衛星等,對戰爭形態、交戰機制、決勝原則產生深遠影響一樣,現在的人工智慧和信息則揭開了全新的多維度戰爭帷幕。隨著現在的戰爭的向未來發展,交戰雙方弱勢一方將再無機會扭轉戰局,同時,也無法承擔戰敗結果。

智能與信息化成為世界軍事戰略絕對的高地。未來戰爭的奇蹟只能靠搶佔了智能化戰略高地的強勢一方創造。

在2017年朝鮮半島危機時期,我曾經專門介紹過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戰爭的概念可能會對朝鮮半島帶來的影響。

2019年10月,美軍奔襲消滅巴格達迪的凱拉.穆勒行動,則完美詮釋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戰爭的概念代入現代化戰爭的概況。

隨著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戰爭的概念代入現代化戰爭,全新的、更新的戰爭形態、交戰機制、決勝原則紛沓出現。如果佔據智能化戰略高地,尤其佔據智能的演算法優勢,那麼,即可快速、精準地創意、推演、測算新作戰項的態勢、進程。繼而,擇優最佳作戰方案,規定前所未有的,適合己方最大程度發揮戰力的戰爭形態、交戰機制、決勝原則,最終,實現穩操勝券戰爭目的。

未來戰爭的靈魂從來不是什麼紙上談兵的藝術、思想,戰爭內核,便是科技。某個程度上,中美貿易分歧的一個核心落在晶元上,也不是意外。佔據智能化戰略優勢,尤其控制智能的演算法優勢的一方,如要對付傳統意義上的鋼鐵洪流,導彈原子彈,勢如破竹。

演算法,是智能化戰爭最具體的體現。

按照當前1000位量子比特的演算法,大數據通過高性能、高效率的演算法,進行高速、精確處理,將海量數據快速轉換,用在實戰綜合分析,既可針對我情、敵情變化快速提供作戰應對方案,更可以憑藉「智商」優勢,提高自己作戰效能同時,不斷擾敵,愚敵。

由此可見,智能化戰略高地,可能在未來三十年都將是世界列強全力博弈的國際戰略核心。因此,智能化戰爭毫無爭議地成為美軍目標。在尋找和捕殺本.拉登行動,奔襲刺殺巴格達迪行動,其作戰核心正是基於人工智慧的,突破了傳統戰爭的界限的,一次典型意義的智能的極限作戰。

2016年,美國研發阿爾法人工智慧,其反應速度超越人類250倍。「阿爾法狗」則通過模擬人腦神經網路工作機制,在圍棋領域取得驚人的突破。在實驗室模擬空戰,人工智慧操控落後的三代機,輕鬆擊敗人工駕駛的先進的四代機。

所以,1月3日,當網路新聞傳來美軍導彈襲擊伊朗軍方駐伊拉克高層的消息的時候,如是結合美國與伊朗矛盾升級,以及瞭解美軍現在的戰力,尤其理解美軍在智能戰爭概念踐行的真實水平,其實,再看這一新聞,對這個結果便會感到毫無懸念,也毫不意外。

這是持衝鋒槍的美軍,對持大馬士革彎刀的伊朗的一次抵近射擊。誰將倒下,一目瞭然。

之前,2019年12月27日,伊朗支持下的什葉派武裝以31枚火箭彈襲擊美軍在伊拉克北部的基地。如此密度襲擊,既說明瞭伊朗軍事實力,也表達了伊朗和什葉派武裝的粗糙的、迫切的想殺死幾名美國人的慾望。

美國和伊朗陷入2020年的伊拉克新年亂局。果然,一名美國承包商死於襲擊。隨後,美軍報復性轟炸了什葉派武裝營地,導致25人喪生。2020年1月,什葉派武裝表示不服,再次圍攻衝擊焚燒美國使館,並在館旁搭設營帳,誓言圍困美國使館直到美國人撤離伊拉克。

看似,局勢惡化不可收拾。

然而,隨著智能戰爭時代的來臨,本身就佔據智能化戰略高地的美軍,自然不會按照對手想像,用飛機大炮坦克軍艦這些傳統模式去胡攪蠻纏。他們會強調他們的演算法優勢。他們會在伊朗人意識的外面,用智能化的極限作戰去解決危機。這是基於智能、文明差異導致的極為誇張的現實。

美軍為針對伊朗解決這次危機,精心、貼身地打造「私人訂製」模式的戰爭形態、交戰機制、決勝原則,最終,以突破傳統戰爭界限的極限作戰方式應用,穩操勝券,解決危機。形象比喻,即為先當好了裁判員,再去球場吹著口哨打比賽。

現在和未來的戰爭,完全是國力、軍力和智慧力、科技力的碰撞。戰爭與嘴炮、閱兵等形式上的內容,越發疏遠。智能化作戰只是明確作戰目標,不再侷限、糾結作戰形式、作戰規模。

戰爭一旦展開,即為科幻般的立體、全維、全領域作戰。戰場更從傳統的水、陸、空、天等空間領域向認知、信息、數據、智能等無限領域無限拓展。如此這般,在傳統戰爭裡,守在戒備森嚴的、安全的、後方的司令部的頭腦們,因為失去了傳統戰爭的縱深、前後方等掩護,在智能化戰爭中,他們作為主要目標,暴露在無限領域、無限拓展的智能化戰場。相比普通官兵,他們的危險何止萬倍。

顯貴的生命,往往會被智能化戰爭首先明確為作戰終極目標。

在全天候、全時空、全方位、全領域的智能化作戰中,人工智慧以科幻般高效決策,通過提前布局、預警、提前,打擊,先發制人,實現看到即毀滅的作戰效果。

2020年1月,北京時間3日凌晨,兩輛SUV在巴格達機場遭到導彈襲擊。隨後,五角大樓發推確認:

川普(特朗普)親自下令殺死蘇萊曼尼。是役,素有中東軍事強人,伊朗1.01般最高頭腦之稱的蘇萊曼尼遭襲身亡。正在與蘇萊曼尼會晤的伊拉克人民動員組織二號領導人邁赫迪⋅穆罕迪斯,以及兩位高級隨同、保鏢等一共七人,同遭美軍智能無人機引導的導彈精準襲擊,全部隕命巴格達機場。

之外,在襲擊現場,無論伊拉克人民動員組織普通人員,或者伊朗聖城旅的相關其他人員,以及現場無關拉克人民動員組織和伊朗聖城旅的路人甲乙丙丁等,安然無恙。顯然,這是一場媲美凱拉.穆勒行動的智能化極限作戰。

再無前敵、後方,再無安全縱深,這場來自頭頂空中的無人機垂直打擊,即實現了開戰即終戰的智能化作戰目的。對於外行而言,這次襲擊更像是一次暗殺行動,與戰爭無關。甚至,有人以美國擬調3000兵力支援中東,以及伊朗哈梅內伊誓言將採取嚴厲報復的新聞推斷,美國與伊朗大戰在即,甚至可能連環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

顯然,這是毫無智能戰爭概念,也不來瞭解現在戰爭、戰略的文人關門閉戶之想像。

智能獵殺蘇萊曼尼和凱拉.穆勒行動一樣,看是戰術性的手術式智能精準打擊,然而,在戰略層面,這類打擊的目標直接針對作戰對方的頂層決策人物,這對對方的頂層決策團隊和大人物們的心理勢必產生極大影響。

如在常規作戰範疇,美軍襲殺伊朗重要人物,伊朗也可以在常規作戰範疇選定軍事報復行動選項。畢竟,美國在中東諸多國家都有基地、機場、人員和裝備的分布,更有以色列和沙特等盟國目標,可謂點多面廣,防不勝防。然而,無論伊朗如何發起行動,每個行動都會有其指揮者、決策者。在1月3日被美軍精確襲擊擊斃的蘇萊曼尼,正是之前伊朗以常規作戰襲擊美軍目標的主要的指揮官。

正是蘇萊曼尼遇襲身亡的戰例,勢必警示著伊朗的指揮者、決策者慎重考慮在美軍智能化作戰背景下,如何展開報復行動。每個報復行動背後的指揮者、決策者難免都會聯想到蘇萊曼尼的遭遇。正常情況,這些報復行動的指揮者、決策者縱算「胸懷大志」,但是面對美軍的智能化極限作戰,必然不會心甘情願地貿然決策,把自己當成下一個被炸得屍骨無存的巴格達迪、蘇萊曼尼……

因此,看似伊朗在中東為蘇萊曼尼復仇的選項多多,實則嘴炮之外,軍力處於機械化水平,遠遠落後美軍智能化作戰水平的伊朗,猶如一位手持長矛的普通戰士。面對一挺子彈上膛,拉開保險的機槍,伊朗頂層人物縱算壯士,但也惜命。可想,從長計議方為智慧,自然也就絕無報復的勇氣和底氣。

何況,人所周知,目前,美軍智能化作戰體系確為世界發展最為先進、完備的作戰體系。體系之外,美軍更有雷達和聲吶極難發現和防備的微型隱身機器人,嵌入「光極」晶元的混合無人機。這些武器更小、更輕、更隱秘。續航時間高達幾個月。瓜子花生般大小的微型無人機自由巡航,一旦掃瞄到人臉景象,得到萬里之外數據分析和確定,即可直接撞向目標頭部。

微型無人機攜帶的烈性彈藥足以穿透大腦,斃人性命不過回車鍵一敲。

可以預測,美軍相繼獵殺巴格達迪、蘇萊曼尼等頂層人物,可能會使得伊朗現在的頂層人物謹慎考慮復仇行動。可以預言,未來伊朗與美國嘴炮激戰之餘,相對極端行動反而可能會漸漸平息下來。這是一種成本不高,適應規模化生產,又可以迅速投入現役,根據作戰需要裝載包括核武器在內的各種炸藥,組成智能機器人進行集群作戰的精準攻擊武器。

直接針對對方頂層指揮者、決策者,開戰即終戰的智能化作戰的終極目標,對於伊朗哈梅內伊等高層頭腦們而言,猶如1945年丟在廣島、長崎的原子彈。區別不過是當年原子彈炸的是日本普通軍民。現在,在通常意義上,智能化作戰的第一目標往往與普通軍民無關,直接針對的,正是傳統戰爭模式下,那些躲在大縱深後方最為安全地方的頂層人物。

可見,開戰即終戰的智能化作戰,猶如達摩克利斯劍。

懸在頭上,專門震懾有頭有臉的頂層人物。

誰敢亂動?

另附:

美軍伺服器處理上億數據,不打小兵專殺將軍:超級斬首戰爭來了

很多人認為,美軍才增援來了4000多士兵,還有兩三百架飛機,根本打不了仗,這點實力遠遠打不了伊朗的百萬大軍。實際上,現在開始,美軍的實力已經可以開戰了。

美國人早就在阿富汗巴格拉姆空軍基地部署了2臺新型前沿伺服器,在伊拉克等地建立了實時區域網關程序。現在已經不是分享情報這麼簡單了,而是通過大數據集群算力解決了情報分析緩慢的難題。也就是說,具有了實時情報引導能力,可以對關鍵目標進行非常強的斬首能力。

這是新一代的人工智慧戰爭時代,海灣戰爭讓我們看到了精確制導武器的威力,而現在將會看到人工智慧戰爭時代的威力。

簡單說就是,美軍線人,電子飛機,通信監控,還有信號收集飛機每天可以在中東地區收集上億個電話,語音通話,數據記錄,網際網路訪問記錄。但是,需要大數據分析人工智慧進行光速情報分析,然後再通過,專門的語音轉換工具或者語言轉換工具,立刻分配到相關的作戰平臺進行打擊或者躲避。這是全新的戰爭模式。

在海灣戰爭,我們迎來了精確制導武器的時代,打仗不再依靠上萬門大炮進行鋪天蓋地的炮火轟擊,也不再進行轟炸機的地毯式轟炸。比如在越戰時代,美軍轟炸清化大橋,出動了數百架次飛機,4年時間都沒有成功。

後來出動激光制導炸彈,十幾個炸彈就解決了問題,到了海灣戰爭,F-117隱身攻擊機一次出擊,1架飛機只需要發射1枚炸彈,就能摧毀伊拉克小型堅固設防1個飛機堡壘,戰鬥效能飛速發展。

在人工智慧時代,甚至都不需要發現軍事目標,就可以發現軍事行動,比如通過大數據監控食品,生活用品,交通情況的異常,就可以發現威脅的線索。可以發現有人在集結兵力,增加相應的交通和後勤食品等等。

這也是為什麼從2009年開始,路邊炸彈在伊拉克對美軍造成的損失,嚴重下降的一個原因之一。

在人工智慧時代的戰爭,佔據智能化戰略高地,尤其佔據智能的演算法優勢,那麼,即可快速、精準地創意、推演、測算新作戰項的態勢、進程。我們在看自媒體閱讀平臺的時候,在翻看電商網站的時候,就會發現平臺會投其所好,推薦我們喜歡的內容和產品。

在戰爭當中,人工智慧和大數據分析,就可以更百倍精確度的通過分析個人性格,過往所有行動規律,來分析和發現你的下一步計畫和動向。比如,阿爾法人工智慧系統,就可以碾壓全世界最頂級的圍棋和像棋高手。

美軍大概率不會出動大批裝甲部隊去和伊朗打一場傳統戰爭,而是,通過智能化大數據演算法優勢,對伊朗系武裝進行一次又一次的斬首行動。在人工智慧的時代,已經不需要殺光所有士兵,才能擊殺主帥了,現在直接就可以擊殺主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