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女總裁的私人生活(3)兩個男人帶來的大好事(組圖)

2020-01-14 23:39 作者: 呂琴兒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示意圖,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示意圖,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前文】
豪門女總裁的私人生活(1)
豪門女總裁的私人生活(2)女強人的心事

豪門女總裁的私人生活(3)大好事

心裡再苦再痛,鄒麗第二天還要去公司上班。她在公司是舉足輕重的人,公司大小事都離不開她。當年她到美國留學的時候,勤工儉學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縫紉工;畢業之後實習也在服裝零售店裡。幾十年的經驗造就了她集服裝生產、材料、採購、出口、外包、市場、設計專家於一身,紐約服裝界不斷有獵頭想要挖到她。

2005、06年正是公司不景氣的時候,鄒麗掌握公司財權,一切生產和採購的決定都得經過她批准。她的辦公室門檻被各部門的人踏破,有時候人們還得在她門口等著裡面的人出來,一邊聽著裡面的談話,一邊琢磨著自己的事情怎麼通過鄒麗這一關。

「這個料子挺好,但是沒有垂度,做不出你要的感覺,要不就換料子,或者改你的設計……」

「顏色搭配看上很好看,但是色度要去測驗!」

「那個款式太複雜,你們不能下給這家工廠,換到另外一個城市,那邊手工好一些。」

「這張訂單付得太貴了,5000件的訂單你應該至少減15%的人工費折扣!」

公司每年200萬多件衣服,每一款都要經過鄒麗的手,她不批准就不能生產或者放貨。

那時,鄒麗被東尼的事情搞得心煩意亂,公司的一攤子事又讓她焦頭爛額。她的身體每況愈下,體重迅速下降了十幾磅,腰經常會「折」,直不起身來;再加上胃病、頭暈,經常感冒,血糖低眼前發黑。她偶爾會想起算命師朱迪的話,也不知她所說的「天大的好事」什麼時候能降臨到她的頭上。

不久後的一天,一個公司外包工廠的老闆蔣先生來看望她,把一個牛皮紙袋放在了她的桌子上,說:「我聽說你身體不好?我這裡有個功法不錯。」

「什麼功法?還是不要吧。」鄒麗從小和外婆信基督教,在教堂長大,她一向覺得什麼「氣功」的東西土裡土氣的,入不了她的眼,「我不信這些東西的」。

可蔣先生說:「我看你氣色不好蠻久了,你還是試試看吧。」說著就把一盤煉功音樂碟放在桌子上,還留了兩張華人新年晚會的票,就離開了。

幾天後的下午,有人敲門,鄒麗一看,是公司新澤西工廠的一個員工萬先生。萬先生一進來,就說:「你不是喜歡藝術嗎?看看這個。」

「啊?radio city的演出?」鄒麗漫不經心地翻看著材料。


鄒麗被東尼的事情搞得心煩意亂,公司的一攤子事又讓她焦頭爛額。(示意圖,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突然,不知怎麼她靈光一閃,「等一下!」她說了一句,就從桌子上的一堆紙下面翻出蔣先生前幾天給她的牛皮紙袋,拿出那兩張晚會票和煉功音樂碟,對萬先生說:「你說的和這個是一回事嗎?」

他看了看說: 「是啊,我們說的是一回事。這是一種讓人健身又做好人的功法。」萬先生說。「我建議你去煉這個功,對你身體有好處。」

鄒麗只覺得腦袋「嗡」地一下,她一下子想起來她那個夢,夢中兩個男人推著她往上飛,把她嚇醒了。還有那個料事如神的朱迪,說她有大好事!現在,有兩個男人正向她推薦同一樣東西!

她急忙問萬先生:「你認識蔣先生嗎?」

「不認識。」

「哎呀,你怎麼能不認識他呢,你們說的是一樣的東西!」

「我確實不認識他,但我們說的都是法輪功。」

鄒麗隱約地感覺到,一個決定她命運的東西正在她面前展開。她迫不及待地問:「那怎麼學啊?」

萬先生說:「有書。」

「多少頁?」

「300多頁。」

鄒麗頓時頭大了,她的工作這麼忙,怎麼看那麼厚的書呢?

「我平時的書都是聽的,你有CD嗎?」她問。

「嗯,那附近第30街有個書店有賣的。」

「快!馬上去。」鄒麗看了一下日程表,離下一個會還有半小時時間。她拉著萬先生,到附近的書店,買了一套CD碟。

等到鄒麗把錄音都聽完了的時候,天已經朦朦亮了。
等到鄒麗把錄音都聽完了的時候,天已經朦朦亮了。(示意圖/以上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多少年後,每當鄒麗回想起那一天發生的事情,就像又回到了當時,一切都那麼清晰地出現在眼前。因為那一天,她的人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鄒麗記得,那天下班後,她把買來的碟片放進了車子的播放器中開始聽。她們家信奉基督教,可給他們家打工的都信佛,所以她對佛不陌生。但是她從來也沒有想到過,法輪功會讓她篤信基督教的人這麼信服。她那顆如乾涸的土地一般的心靈像擁抱渴望已久的甘露,一下子就明白了她從小到大在教堂中、在人生中所有解不開的難題。

一小時後,她到達了新澤西的家。她把車子開進車道停下,靜靜地坐在那裡,忘記了下車。她記得很小的時候,她就對死亡充滿恐懼,不知怎樣做好人進天堂,如果死後下地獄怎麼辦……今天才知道,原來是這麼回事啊。人從哪裡來,人到哪裡去,一切都明白了。

等到鄒麗把錄音都聽完了的時候,天已經朦朦亮了。她在車裡坐了一夜,她奇怪自己怎麼一點也不感覺累?不但不感覺累,她完全被一種震驚的情緒控制著。

鄒麗激動地下了車,走進了家門,洗了把臉。這麼多年,她第一次忘記了東尼和他的第三者。和她今天的所得比起來,那些事情變得渺小而又遙遠,遙遠得她真的都忘記了。那些深埋在她心頭的怨恨、恐懼和擔憂一下子全都消失了。更奇怪的是,她在車上坐了一夜,腰竟然沒有疼,她高興得想要飛起來。

她首先想到了她的大女兒,那時她已經離開家到波士頓上大學去了,她打電話把喜訊告訴了她;然後是她的父母;上班後又告訴了她的同事,她問她碰到的每一個人「你知道法輪功嗎?你聽說過法輪功嗎?」第二天,她就把萬先生給她的小冊子貼到她經過的公共場合去了。

後來的某一天,鄒麗想起了朱迪的話,她拿出了那些錄音帶,果真如朱迪所說,兩個男人給她帶來了大好事。(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