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人吃起咸菜來 一點也不比中國人腦洞小(組圖)


【看中國2020年1月16日訊】中國人有句俗話:「何以解憂,唯有稀粥,咸菜配粥,憂愁無蹤」。在中國,無論是南方人還是北方人,餐桌上都少不了咸菜:小米粥就大頭菜、熱乾麵配蘿蔔乾、榨菜肉絲面等等……離了這些小咸菜,吃饅頭喝粥還真就少了內味兒。那麼,咸菜是不是只有中國的家庭才特有的呢?當然不是了,例如歐洲人也喜歡吃小咸菜,而且歐洲人吃起咸菜來,也不比我們中國人腦洞小。下面就簡單介紹一下歐洲人常吃的小咸菜。

1、德國酸菜(Sauerkraut)

德國酸菜可稱得上我們中國東北酸菜的遠房表親。

德國酸菜不同於東北酸菜整顆大白菜醃製、現吃現切,德國酸菜大多由圓白菜製成,先切絲後發酵。醃製前還要加鹽先「焯」掉一部分水分,然後再轉移到密封罐中發酵。發酵時間從3天到2週不等,相較於東北酸菜1個月以上的醃製時間短了許多。

德國酸菜成品味道不及東北酸菜的酸爽,可以直接上桌,不需要像東北酸菜那樣,先用水沖洗去除過多的鹽分,再進行下一步加工。

歐洲人怎麼吃德國酸菜?

歐洲人吃起咸菜來 不比中國人腦洞小
烤豬肘配酸菜是德國酸菜的經典之作。(圖片來源:Pixabay)

歐洲人一般用德國酸菜配大魚大肉,什麼「烤豬肘配酸菜(Schweinhaxe)」、「烤香腸配酸菜」、「豬排配酸菜」等等,這些都是德國酸菜的經典,酸菜的生脆口感和發酵風味可以很好地給大魚大肉解解膩。

另外,不配大魚大肉也可以,「土豆酸菜湯」也是德國人喜歡的一道菜。

德國酸菜
德國酸菜(圖片來源:Pixabay)

早期前往美國的德國移民,還將德國酸菜和美國飲食融合,發明瞭魯賓三明治(Reuben sandwich),黑麥麵包夾粗鹽醃牛肉、德國酸菜和瑞士乳酪等等,最近,還有人推出「德國酸菜獼猴桃果昔」這種奇妙組合,不由得感嘆歐洲人民的想像力啊。

2、油橄欖

油橄欖
油橄欖(圖片來源:Pixabay)

另一個我們比較熟悉的歐洲咸菜是油橄欖,既能加入馬提尼一杯解愁緒,又能撒在披薩上增色提香。

常見的油橄欖有綠色、黑色兩種,顏色的不同主要取決於採摘時間:在果實未成熟時便採摘加工的是綠色,等到果實成熟、顏色發青再進行採摘加工的則是黑色。

不同風味的呈現可以通過添加各式各樣的香料來實現:喜歡南法風味就加點薰衣草和百裡香;偏好希臘風味可以來點月桂葉和牛至;想嘗試意式風味就整點迷迭香;如果喜歡麻辣風味請出門右拐找川渝地區的阿姨在線教你做人。

至於油橄欖的吃法,就更是千姿百態啦,整顆油橄欖和乳酪串在一起就是一道下酒好菜。

油橄欖內部塞進奶油乳酪、西班牙甜椒、醃鳳尾魚、堅果等等就能演化出更為豐富的口感和風味。

義大利人會把雞肉、油橄欖、甜椒、番茄燉在一起製成獵人燴雞(Chicken Cacciatore),一想到這種酸甜中夾帶著咸香的燉菜就忍不住流口水哇。

3、刺山柑(Caper)

德國小酸豆
刺山柑(圖片來源:Pixabay)

刺山柑是一種和油橄欖風味相近的小咸菜,食用部分主要是它的花蕾和果實。新鮮的刺山柑花蕾富含硫化物,味道辛辣,所以需要用醋或鹽來醃漬,挫一挫它的銳氣。

醋醃過的刺山柑也被稱為「小酸豆」,聽起來是不是有種呆萌的感覺?整粒的刺山柑和煙熏三文魚是絕配,它倆拌在一起就是一道絕妙的開胃菜。


刺山柑煙熏三文魚三文治(圖片來源:Pixabay)

下次去法式餐廳,可以點一道刺山柑煙熏三文魚沙拉(Saumon fuméaux câpres)嚐嚐喲。

除了直接開吃,刺山柑在更多情況下會和其他食材混合,做成各種風味的醬料。比如我們比較熟悉的塔塔醬(Tartar Sauce),其中的酸味就來自於切碎的刺山柑。

其實歐洲人民對於佐餐小咸菜的感情還是很深厚的,除了以上詳細介紹的德國酸菜、油橄欖、小酸豆外,還有甜菜根、蕪菁、胡蘿蔔、紫甘藍、小黃瓜等等,都會被歐洲人做成各種小咸菜。

當然這些小咸菜,很多都能在北美的各大超市買到。吃多了中國的熱乾麵配蘿蔔乾、榨菜肉絲面的華人朋友們,不妨試試老外的油橄欖、小酸豆哦。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