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東尼專欄】學藝須先立德——潘天壽(圖)

2020-03-07 09:00 作者: 戴東尼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潘天壽 小龍湫一截 1960年作 260 cm x 162.3 cm (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潘天壽紀念館)

中國繪畫,在像形文字的基礎上一直沿用線條並得到發展,不斷對線條的概括與提煉,再融入作者的個性,展現時代的特徵。中國近代著名國畫大師潘天壽的繪畫幾乎全部用筆線的方式來表達,而且深信「畫筆能從書筆來」。因為用線條來表達物像,比較明豁,用中國毛筆所畫的線條,能較好地展示潘天壽先生的個性。潘先生胸懷博大,氣質剛直,他的筆線也剛強、雄健。因而臨摹潘先生的畫,要認識線條在傳統繪畫中的發展與變化就顯得十分重要。

潘天壽(1897—1971),原名天授,字大頤,號阿壽、雷婆頭壽者等。浙江臺州寧海縣人,曾任上海美專、新華藝專教授。1928年到國立藝術院任國畫主任、教授。1959年任浙江美術學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他擅長寫意花鳥和山水畫,遠師明代徐渭、清代朱耷、石濤、高其佩等畫家,近受海派畫家吳昌碩影響,布局善於「造險」、「破險」,筆墨有金石氣,樸厚勁挺,氣勢雄闊,題識跌宕疏斜,能融詩、書、畫、印於一爐,風格獨特。在二十世紀中西繪畫交匯的特定時刻,潘天壽先生矢志站在傳統繪畫的基點上加以開拓、奮進,做出了劃時代的貢獻。


潘天壽像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維基百科)

詩、書、畫、印合一是中國畫的悠久傳統,凡是有成就的中國畫家,幾乎都有詩、書、畫、印「四全」的特色,雖然不一定完全平衡,而潘天壽就發揚了這方面的優秀傳統。潘天壽也說:「畫事不須三絕,而須四全」;意思是作為一個畫家不一定能做到詩、書、畫登峰造極,但必須詩、書、畫、印四樣皆會。潘天壽不僅對四者有全面的修養,也做到畫面上的「四全」;更可貴的是,他把這四者的結合,在形式上做到了文人畫中前所未有的統一和極盡完美的程度,從而使傳統繪畫這種特有的完美法則得到最高的體現。

潘天壽的書法功力也很深,早年學漢代鍾繇、唐代顏真卿,後又擷取魏、晉碑中精華以及古篆漢隸,還能詩、善治印。平時作畫,對詩文、題跋、用印方面,非常認真、講究,絕不馬虎。他對畫史、畫理也研究有素,著有《中國繪畫史》、《顧愷之》,《聽天閣詩存》、《治印絲談》。並緝有《聽天閣畫談隨筆》等。

潘天壽善於以書畫之法入印,另具一格。他的篆刻,有書法中凝重蒼勁的筆調,有繪畫中奇倔壯闊。最能代表他治印造詣的,是那方他常用的白文"潘天壽印",這是正宗的漢印風格,運刀全用中鋒,剛中有柔,巧中藏拙,拙中藏巧,以挺細取勝。潘天壽追求畫面的「明豁」,因而他特別注意了畫中空白的運用,而且他把落款也作為畫面構成的重要因素,運用得得心應手。


潘天壽常用印章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維基百科)

潘天壽的藝術成就最突出的部分就是指墨畫。所謂指墨畫,也稱指畫,是中國傳統繪畫中的一種特殊的畫法。即以畫家的手指代替傳統工具中的毛筆蘸墨作畫。他不僅留下了大量精品指畫,還有十分全面而精闢的指畫論述。他的指畫作品數量多、氣魄大,用心出手,指力扛鼎,獨步畫壇,稱雄於世。他說:「余一生只作大幅指畫,每潑墨汁,四指並下,隨墨汁塗抹。然要使墨如使指,使指如使意,則造化在手,元氣淋漓矣。」

德藝雙馨是具有中國傳統文人風骨的藝術大師的共同特徵。潘天壽常說,「荒山亂石,幽草閑花,雖無特殊平凡之同,慧心妙手者得之盡成極品。」一次,學生朱培均畫了一幅《蘭石圖》,拿到潘天壽家,想請潘天壽指導。潘天壽看了以後,大加讚賞,只是覺得缺了些什麼,於是欣然提筆,在畫中空白處題了一首詩:」最愛湘江水蔚蘭,幽香無奈月初三,楚騷已是傷心史,何況當年鄭所南。」此時,正直抗日戰爭前夕,潘天壽見了蘭石,不禁憂國憂民之心,溢於言表。雖然是寫蘭花,但潘天壽的感情卻沉鬱深遠,蘊含著一種高尚的品德和中國士人應有的情操氣節。使朱培均深深懂得了學藝須先立德的道理。

風雲變幻無常,誰又能料到,曾經對中國畫壇做出傑出貢獻的潘天壽竟然在文革剛開始便慘遭人禍。潘天壽成了浙江美院第一批被揪鬥的對象。他被關牛棚的時間最長,吃的苦頭也最多。這期間,他被誣為「反動學術權威」、「文化特務」以及「國民黨特別黨員」,從文革開始直到他去世,「革命干將們」從未停止過對他的折磨。

1968年夏秋,浙江美院的「打潘戰役」達到了高潮。《浙江日報》以「浙江美院大批判辦公室」名義,整版發表了《文化特務潘天壽為甚麼能長期獨霸浙江美術界》、《禿鷲是特務的化身》等五、六篇文章,一下子將潘天壽推上了受刑臺。

隨後,報紙、廣播、大字報、大標語、漫畫以及各式各樣的小報、刊物,鋪天蓋地而來。潘天壽在杭州的家被抄得底朝天,革命干將們拉走的珍貴書畫文稿達六、七車之多,連筆墨紙硯也抄了去。他的作品被列入黑畫名單,被人毫不留情地在上面打上各種標記,踩上一個個鞋印……在沒日沒夜的折磨下,這位體質強健的老藝術家漸漸垮了下去。

1969年,潘天壽被押往家鄉寧海縣等地批鬥,回杭州途中在一張香菸殼紙背面寫下最後一首詩:「莫此籠縶狹,心如天地寬。是非在羅織,自古有沉冤。」表明最後的心志。4月,他在重病中被押往工廠勞動,但由心力衰竭引起昏迷,送醫院搶救,此後即臥床不起。1970年,74歲的老畫家兩次被送醫院搶救,但未能得到認真的治療。1971年5月,在聽了向他宣讀的「定案結論」後,潘天壽由於憤慨疲乏,又大量血尿,再度被送進醫院搶救,終于于9月5日在冷寂中逝世。

潘天壽現在存世的精品,浙江潘天壽紀念館所收藏的數量為最多,共有120件作品,是後來由家屬捐贈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