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智盛:對北京放任的國家反而疫情嚴重(視頻)

2020-03-11 14:51 作者: 張明天、劉世民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兩岸政策協會秘書長王智盛接受《看中國》採訪,對於中共肺炎肆虐全球,為何在幾個主要的國家出現了無預警的大爆發,以及北京的整個全球佈局挫敗,表達了他的看法。
兩岸政策協會秘書長王智盛接受《看中國》採訪,對於中共肺炎肆虐全球,為何在幾個主要的國家出現了無預警的大爆發,以及北京的整個全球佈局挫敗,表達了他的看法。(圖片來源:youtube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3月11日訊】(看中國記者張明天、劉世民採訪報道)中央警察大學國境警察學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秘書長王智盛接受《看中國》採訪,對於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為何在幾個主要的國家出現了無預警的大爆發,以及北京的整個全球佈局挫敗,表達了他的看法。

王智盛表示,韓國在二月下旬的時候,因為新天地教會的這個集會而產生的群聚性的感染,到現在已經成為中國以外全世界第二大的中共肺炎的一個感染國;在義大利北部倫巴底跟米蘭這個區域,是義大利重要的工業城鎮,也在二月下旬的時候大規模的這種群聚感染,導致義大利現在是全世界第三大的感染地,同時擴散到整個全歐洲境內都有零星的個案發生。

與北京緊密互動 反而中共肺炎疫情嚴重?

王智盛說,伊朗更讓人感到詫異,不僅是民間出現了中共肺炎爆發,包括他的副總統,到衛生部的副部長,乃至於超過三十名的國會官員,通通都感染中共肺炎。大家也開始發現,韓國大邱突然間變成韓國的武漢;義大利呢變成了歐洲的武漢;伊朗變成中東的武漢;武漢這個名詞好像突然間在全世界蔓延開。

王智盛稱,在中共肺炎這個疫情剛出現的時候,台灣被認為將會是除了中國以外全世界災情第二嚴重的地區,結果沒想到現在反而被全世界認為是這個中共肺炎疫情防治的模範生。但是同樣和中國之間都有緊密的互動關係,為什麽韓國、伊朗、義大利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王智盛認為,第一層大家可能會認為說是不是台灣的境外隔絕措施成功,而這些國家都不採取有效的境外管制措施?事實上不完全是。特別是義大利我們都知道,他其實在第一時間就禁止了中國的班機飛往義大利,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似乎沒辦法完全的解釋。第二層,韓國也好、義大利也好、伊朗也好,跟中國之間其實都有非常緊密的經濟依賴關係,或者在主觀上面跟中國之間有相對深厚,政治上的這種親近性。

王智盛舉例,韓國的文在寅總統其實是所謂的親北親中派,相對而言對中國一直以來就是友善友好的一個政權,韓國也積極的在這個跟中國在簽訂這個中韓FTA之後,更積極的想要跟中國之間建立更緊密的經濟佈局關係,也影響了韓國在這個對於中國疫情以及這個境外人員管制的一個重要的判準。

王智盛再舉義大利例子,原來義大利北部是這個他的輕工業區,但是來源卻是來自於中國的溫州商人,皮件商以及大量的移工到義大利去製造這些所謂的義大利名牌,緊密程度恐怕超乎外界一般人的認知。甚至因為太多的中國人在義大利北部了,甚至還有派中國的警察到義大利去協助維持治安。

王智盛談到伊朗,它是中國在中東和在一帶一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據點,一方面用以牽制美國,二方面用以牽制俄羅斯,三方面作為一帶一路除了巴基斯坦以外另外一個在中東的重要的樞紐,所以中伊之間關係緊密。

王智盛認為,從這些角度才能解釋說為什麽是這些國家。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就進一步要去思考,其實這些用廣義的一帶一路是可以去做一個連結跟思考。一帶一路英文叫“One belt one road”,那現在中國的說法叫做「帶路」,因為事實上已經不止是一帶一路,已經蔓延到全球,是由中國來帶路這樣子的一個說法。

王智盛說,「帶路」導致的債務式陷阱引誘或者是勒索一些東南亞或者是南泰的小國跟中國綁架在一起之外,其實更大的問題在於經濟式的掠奪。在經濟上面透過觀光旅遊的人,來對於這個國家形成一個在經濟上的壓力,形成對中國一個傾斜式的依賴,剛剛提到在韓國、在義大利都看到這樣的現象。

王智盛舉例,韓國人喜歡吃泡菜,結果這幾年是大量的山東泡菜到韓國去,跟傳統的泡菜味道、口味不一樣,可是敢怒不敢言,因為大量的韓國經濟的收入、旅遊觀光的收益來自於中國,特別是最有名的濟州島;義大利或者是歐洲其它國家難道不知道經濟式的掠奪嗎?心在淌血,可是沒有辦法。在世界各國其實民眾心知肚明,可是忍氣吞聲,因爲最起碼經濟的生活獲得一定程度的滿足,即便可能生活品質下降,即便國內的文化可能受到衝擊,即便就如同孔子學院可能會影響到當地的言論自由以及一些思想上的這種交流。

王智盛認為,這樣的過程其實不斷的在所謂中國帶路的過程當中發生,讓中國和這些國家的聯結越來越深厚,民眾也只能越來越無奈的接受這個現實。韓國、義大利、伊朗都有這樣子的一個現象。甚至包括前幾年的澳洲其實都有這樣子的一個狀況。澳洲在這幾年透過立法的方式或者透過內部的反思已經開始有一些調整跟變化。可是剛剛講的這一系列些帶路上面的國家似乎還來不及去做調整,在這次中共肺炎疫情爆發的同時,這些國家也就嘗試到了苦果。

王智盛說,民眾感受到更大的恐慌,而這個恐慌的結果和過去經濟式的不一樣,以前經濟式的掠奪好歹享受到一些經濟的成果,勉為其難地忍氣吞聲,但是這次中共肺炎影響到的是所有的生命健康,這是人命關天。全世界原來被這些經濟式掠奪的國家,除了陷入一種恐慌之外,也開始凸顯出過去對於中國這種忍氣吞聲的這種反思。最激進的表現就是這種反中(共)或排華情緒的出現,在世界各國已經開始有零星的這樣子的狀況出現了。

多國開始反思北京問題

王智盛表示,我們也看到有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反思,究竟追隨中國的崛起、認同所謂中國模式,這種威權建構的一個競逐到底合不合適?也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去想中國有沒有這個能力,去擔任這樣子所謂的世界的領導者?在這個部分出現的反思有兩個區塊。

王智盛認為,第一個區塊是,近期開始對於中國這種過去主導或者是影響國際組織的一個反思。從這次WHO對中國的支持可以看得出來,已經讓大家充滿黑人問號、匪夷所思,怎麽WHO從頭到尾都在讚揚中國的防疫做得好,可是卻忘了這一場中共肺炎的發生基本上就來自於中國的資訊的不透明、來自於中國對於人命的漠視、只注重所謂官場文化或重上不重下的中國模式,這才是根源結果。WHO到底是聯合國的WHO還是中國的WHO?

王智盛說,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跟ICAO國際民航組織。在疫情爆發的初期呢,國際民航組織現在的秘書長叫柳芳她也是中國籍的,那她當時第一個反應是什麽?不願意提供給台灣任何防疫的資訊,很簡單,因為對中國而言,台灣只是一部分。

王智盛還說,如果再更往前一點點,2018年,INTERPOL國際刑警組織當時的秘書長叫孟宏偉,是原來中國公安部的副部長,他人在法國過年回到中國去就再也沒回來了,那當然後來被說因為是貪腐等等被抓了,到現在也沒有消息。可是讓全世界嘩然的是,他是該組織的秘書長,不是中國的這個秘書長。那到底是中國的INTERPOL還是世界的INTERPOL?

王智盛強調,中國佈建到可以伸手到全世界各個組織讓大家開始警覺,但大家敢怒不敢言,甚至這些第三世界國家也都認為無所謂,直到這次中共肺炎的時候各個國家的反應不一樣了。因為這回是人命關天的問題了。所以3月4號改選了聯合國WIPO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本來被認為是中國籍王穎斌要去競選,可是這是抓鬼拿藥單。果不其然,最後是由新加坡籍的人當選。

王智盛以為,第二個區塊是,大家也開始去思考中國過去這幾年的經濟掠奪、文化掠奪,是不是因為每個國家過渡的漠視或者是過度的冷漠而嘗受苦果?其實影響的是當地的這種人權、自由。比如說孔子學院、迫害維吾爾、迫害新疆人、甚至到去年香港議題這樣子的一個赤裸裸的鎮壓過程。可是為什麽中國可以這樣為所欲為?因為過去沒有人敢出聲去反對他,讓中國更認為威權統治、不公開資訊、以維穩為名控制人民是理所當然的。

王智盛相信,在這樣子的經歷過這場中共肺炎之後,不同的國家要開始去重新思索,我們是不是應該坐視中國任意的還是採取剛剛講的操作?是不是應該任意的放任中國對於人權、資訊透明、文化侵略或者是所謂的滲透?還是恣意的放任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王智盛強調,因為再來影響的已經不是經濟掠奪了,而是每個國家自己的人身安全跟健康安全。我想在這樣子的情況之下其實要好好的去思索,中國未來在國際社會的這種地位,這個會是未來中國真正面臨到的最大的一個挑戰。

非常感謝各位《看中國》的朋友們的觀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