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殘害華人婦女 中共政府的表態讓人心驚(圖)


1998年5月14日在印尼首都雅加達,暴徒燒毀商品。
1998年5月14日在印尼首都雅加達,暴徒燒毀商品。(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至十五日,南亞島國印度尼西亞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大規模有組織的極其殘暴的排華暴亂,也稱黑色五月暴動,首都雅加達市內有27個地區發生暴亂。暴徒們慘絕人寰的獸行令人髮指,令人窒息。整個雅加達恰如人間地獄。不到三天內,據不完全統計,僅印尼首都雅加達就有5000多家華人的工廠店舖、房屋住宅被燒毀,2000多名華人被屠殺。更令人髮指的是,印尼暴徒還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極其殘忍的手段喪心病狂地強暴了數百名華人婦女,其中有20多名華人婦女因此而重傷死亡,包括一個9歲和一個11歲女童。同時發生在梭羅、巨港、楠榜、泗水、棉蘭等地的類似暴亂所造成的華人生命財產損失更是無法估量。然而,更令人震驚和難以置信的是,中國政府對該事件的反應和表態。

一九九八年五月印尼排華暴亂事件經過

五月十三日下午三時,暴徒開始燒車及進行連續破壞活動;翌日,雅加達陷入瘋狂狀態,到晚上,暴亂達到頂峰。據目擊者和受害人描述,暴徒們非常有組織,他們分成數組,每組4到7人,由公交車和軍用卡車載到現場,先行搶掠。暴徒把商店財物搶掠一空後,便把數以百計的婦女集中起來,然後強行脫光她們的衣服,進行集體輪姦,有些不幸虛脫而死,更有些婦女被姦後遭拋進火坑燒死,慘不忍睹。

歹徒通常向年輕的婦女下手。十八歲的薇薇安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絕望的、求救無門的時刻,她悲痛欲絕地哭訴道:我的名字叫薇薇安,今年十八歲。我們一家住在雅加達華人社區的一座大廈裡。五月十四日早上九時十五分左右。我們聽到外面吵成一片,幾百名印尼人突然衝進大樓,他們高喊:「把華人都殺死!」

我家住在7樓,在一片混亂當中,我們跑到15層一個朋友家躲起來。不久,我們聽到門口有吵鬧的聲音,聽到有婦女和小孩的哭聲,我們嚇得要死。同一層樓有年輕的女孩在尖叫。

後來我們一家人決定分散開,我和朋友往下跑到10層,聽到許多人在大喊救命,我親眼看到一個20歲左右的女孩被4個男人強暴。這時,這些男人看到了我妹妹芬妮,他們抓住了他,我爸爸和叔叔想把她拉回來,可是擠上來的人越來越多,差不多有60個人抓著我妹妹和我們一家人。

這一群人把我們拎進一個房間,我叔叔多迪問他們要幹什麼,他們不回答,只是露出冷酷凶狠的表情。一個男人抓著芬妮,把她摔在沙發上,媽媽當場昏倒了。另一個男人抓起一根木棍把我爸爸打倒在地。

我閉起眼睛哭了。不願再看下去。至少有5個男人輪姦芬妮。不久後,有9個男人跑進房間,把我和我嬸嬸維洛抓住,我高聲大喊,最後就昏了過去。

那天下午5點多,我醒過來,頭痛得像要裂開,我已意識到自己也被強暴了。我們全家都在房子裡,除了芬妮。

第二天早晨,我醒來時已在一家醫院裡,全身疼痛,而爸媽正站在我身旁。那時我問他們,芬妮的情況怎樣。媽媽就掉淚了。爸爸對我微笑,可是,他的表情卻比哭還難看。我從他的眼睛裡,看到了掩藏不住的痛苦。

我住院4天後,感覺好了。爸爸這時才說了我昏倒後發生的事,他的目光直視著前方,好像是在說別人的事。爸爸說,我昏倒後被7個男人強姦,他們還用力抓著我往牆上撞,這就是我清醒後特別累、滿身是傷的原因。我一直問:「芬妮怎麼樣?」但爸爸卻不回答,他只叫我好好休息,然後一邊掉淚一邊走出了房間。

又過了一個星期,父母才告訴我芬妮的遭遇。芬妮被強姦後,用盡力氣反抗,他們就不斷毆打她,芬妮還對其中一個男人吐口水,這個動作激怒了那個人,他抽出刀子,在芬妮身上猛刺,芬妮滿身是血,死在刀下。爸爸說,多迪叔叔也被殺死了。

我驚駭得說不出話來,整個人似乎都麻木了。我在心中反覆地問上蒼:怎麼能容許這種事發生在我們身上,怎麼能夠?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絕望的、求助無門的時刻。

一名印尼華裔讀者向海外傳真,細訴雅加達一名16歲華裔少女在五月中旬的暴亂中被暴徒強姦並遺下孽種的悲慘遭遇:「我是醫院醫生,我從未想到會遇上強姦案受害病人。求診的是一名叫麗娜(化名)的年約16歲華裔少女,相貌清秀、美麗,家住西雅加達的排屋,我不知到底有多少個人強姦過她。麗娜常在深夜夢囈嘶喊:『饒了我吧!饒了我吧!』其實,因強姦所留下的傷痕都已痊癒,但她父母堅持要她留在醫院,免她在家觸景生悲,並讓我為她驗孕,怕她因姦成孕。不幸地,驗孕結果證實麗娜已有身孕,但作為守法的醫生,我在法律及宗教上都不能隨意為病人打胎。當麗娜知道後她全身發抖痛哭:『媽……爸……麗娜不要懷孕,求求你們救我。』我們都搖起頭來,她發抖的手拉緊著我:『醫生……救我……醫生……救……』我視線開始模糊,一位小女孩如此的無助,是否該讓她繼續懷胎、讓肚裡的胎兒每刻都讓她想起那天怒人怨的暴行呢?」

在發生一幕幕慘絕人寰的事件後,大多數受害華裔婦女至今仍在暗處哭泣,生怕被人發現,毀了自己、毀了家庭。受害者大多躲在雅加達市內不知名的角落,有些人則遠離雅城逃到香港、新加坡等地。直到現在,受害華裔婦女因有許多苦處,仍不能挺身揭發這些暴徒的醜行。許多目擊者說,其它倖免於難的婦女因為華裔婦女被辱,自身也陷於恐懼之中。一名目擊者說,她妹妹親睹一名華裔女孩被幾名暴徒輪暴後,整個人處於惶惶不安狀態。每當有人靠近她,便全身打顫,說話也變得語無論次,兩週後每況愈下,只得送醫院治療。這名目擊者懷疑,她妹妹不可能只是看到強暴的情景,很可能本身受辱,否則反應不會如此強烈。許多目擊者在驚悸之餘,已經無法分辨「親眼目睹」和「親身經歷」之間的差別,她們目擊那一幕後身心產生的反應彷彿自己是受害人,因而接受身心治療者不在少數。

儘管騷亂越來越嚴重,在整個雅加達地區卻見不到任何警察或軍隊。

到五月十五日傍晚,暴亂已經進行了一個晝夜。一處華人商店被點燃,就像得到了統一指揮一樣,在雅加達四面八方都冒出滾滾濃煙。雅加達市區的五座購物中心和一些商店被暴徒縱火,儘管下了傾盆大雨,但大火還是狂燒一天後才熄滅,急救人員僅在檢查雅加達西區斯利達購物中心一幢4層大廈時,就發現了118具燒焦的屍體。整個雅加達市共找到500具燒得焦炭一般的屍體。

華人最集中的喜地酒店,大火焚燒了兩天兩夜才熄滅。喜地酒店的老闆林先生說,該三星級酒店已開業25年,擁有二百間房,酒店低層商場有一千多間華商店舖,到雅加達旅遊的華人較喜歡落腳,方便購物,現今已蕩然無存。雅加達一家有120年歷史的老字號咖啡加工廠,遭上千名暴徒破門搶劫,華裔老闆一家不得不爬過屋頂到印尼人鄰居家裡避難,才免遭毒打。不過,家裡的6輛車全被燒毀,價值幾十萬印尼盾的珠寳首飾,以及無法估價的其它財物,都被洗劫一空,連銅鑰匙都不放過。

雅加達的大火不斷蔓延,幾近失去控制。血腥暴行肆虐了30個小時之後,軍隊和警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維持秩序。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哈托和政府官員開始在電視和廣播中呼籲保持和平與秩序。可是,魔鬼們仍繼續在各處作案,雅加達變成了恐怖和罪惡的地獄。

根據印尼政府機構國家團結發展局七月十日公布的資料,發生在五月中旬以華人為主要攻擊目標的大暴亂,468位華裔婦女被強暴,最年長的55歲,最小的年僅9歲。

中國政府表態暴動是他國內政

印尼5月暴亂期間,中國大多數的報紙和電視臺都沒有進行相關報導,直至6月上旬強暴案件被揭露後,雖然事件受到國際社會和各國媒體關注,但中國大陸傳媒的反應依舊滯後。

7月6日,收到國際壓力的有中共政府官員首次表示關注對印尼五月暴亂,但同時也表態保護印尼華人屬於印尼政府責任,暴動是他國内政,北京官方沒有提出抗議。

8月17日,有約200名北京大學學生組織遊行抗議行動,但被校方和警方勸阻制止。

更令人震驚的是,8月起中國雖然有要求印尼政府徹查暴亂,但同時也對印尼保持了緊密的雙邊經濟聯繫。根據印尼官方《安達拉新聞社》報導,在8月6日,中國政府同意向印尼出售5萬噸大米。8月15日,中國為印尼提供300萬美元的醫藥援助,同時繼續向印尼提供此前承諾的2億美元經濟貸款。

11月17日,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在吉隆坡出席亞太經合組織第六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於香格里拉酒店會見了印尼總統。期間,江澤民表示印尼是中國的友好近鄰。11月26日,中國經貿代表團訪問雅加達,探討中國在印尼的投資項目。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