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大爆發 醫院爆滿 哈爾濱淪為第二個武漢(組圖/視頻)


黑龍江省面臨大量中共肺炎病例自俄國「倒灌」入境的威脅,大多數確診者都是從綏芬河公路口岸返回中國大陸。
黑龍江省面臨大量中共肺炎病例自俄國「倒灌」入境的威脅,大多數確診者從綏芬河口岸返回中國大陸。(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看中國2020年4月20日訊】黑龍江省會哈爾濱市近期爆發小區群聚感染後,疫情宣告失控,不但已傳播到遼寧省,哈爾濱官方昨晚還公告急尋與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儼然淪為第二個武漢市。黑龍江則被認為是第二個湖北。

家在哈爾濱的異議作家「老燈」在推特表示:二次疫情大爆發,黑龍江已經成為第二個湖北。哈爾濱市衛健委主任丁鳳姝透露消息,哈市日增病例真實數字在50例以上,牡丹江綏芬河皆已淪陷,目前省內疫情與當初湖北疫情布局相似,都是省會城市連帶中小城市,毗鄰地區的吉林遼寧實際感染病例都在增加。

黑龍江疫情嚴重,除省會哈爾濱以外,齊齊哈爾牡丹江等大中城市均爆發大規模疫情。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17日談到黑龍江綏芬河疫情時表示:「刺耳的警報」已經被拉響,但「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疾控中心已經派了一個團隊,去綏芬河建立一個日檢測能力能達到1000份的移動「P3」實驗室。他說,我們會召集省外醫護人員去到黑龍江,就像我們為武漢所做的那樣。我們必須要做好支援東北的準備,這是應對可能的第二波疫情準備工作的一部分。

高福這番話被認為實際上中國大陸二次疫情已經爆發,中共官方已將黑龍江視為下一個湖北。這波疫情發生在東北,有民眾認為與中國疫情走出國門再輸入有直接關係,早前傳俄羅斯大批驅趕華人出境,而中共當局對此表態曖昧。

北京居民:「現在從俄羅斯那邊回來很多華人。其實俄羅斯是往回趕人,它(中共)不敢得罪俄羅斯,說老百姓是自己回來的。其實不是那麼回事,後來我瞭解了一情況,因為我那邊有親戚,說是俄羅斯給趕回來的。俄羅斯也很嚴重,那兩天還2千(感染的),昨天一下就翻到3萬2了,莫斯科醫院也爆滿了。官方報導,綏芬河有15家醫院都改成方艙醫院,結果還不夠用,又在牡丹江市又建方艙醫院。反正賓館也沒事幹,(改醫院)還能掙倆錢。有傳說在俄羅斯是150萬、有的說是30萬,反正肯定少不了。就是趕回來的。」

「小城市才7萬人,(容不下150萬),現在是綏芬河和滿洲里兩個口岸往回趕。還防備有的加入蘇聯克格勃的。」他說。

黑龍江附近縣居民:「哈爾濱影響比較大,又重新修的護欄,把小區給緊閉起來了。從俄羅斯回來到綏芬河比較嚴重,也有了本土病例了。入境這些人給綏芬河帶來了嚴重的損失,它才幾萬人的小城市,承受不了那麼大的壓力,就送到南江那邊去了,綏芬河又建了一個方艙醫院。是中國國籍的不能趕回去,建立了通道。有的通道關閉了,不讓進了,因為他們已經超載了,這個小城承受不了。原來是能承受900,第一批回來的就450多,後期又回來的,那邊已經擱不下了。有傳染、有恐慌,患者去過的地方已經封閉了,飯店、城市都封閉了,接觸的人也在觀察了、隔離了。」

哈爾濱 疫情
哈爾濱疫情出現跨省傳播。(網路圖片)

不過,也有民眾認為本來當地的疫情就沒控制住。此前哈爾濱市民俞先生4月9日曾對大紀元記者說,即便是本土感染的病例,中共官方也會說是境外輸入,否則就等於是承認疫情沒有控制住,境外輸入正好是個藉口。

俞先生說:「整個黑龍江來看的話不容樂觀,還是很嚴重的,牡丹江和綏芬河又實行小區戒嚴,據說是齊齊哈爾又發生了好幾起病例,齊齊哈爾當地一直隱瞞沒有報。」

在黑龍江省武漢肺炎疫情近日明顯失控後,內蒙古自治區根河市昨天成為首個禁黑龍江省人員進入的城市。這是中國大陸防疫再度封鎖省界的動向。

責任編輯:徐雲楓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